德国疫情迎来拐点 中国口罩引发巴符州内讧 总理府施压各州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潇 潇)从德国12月16日开启强管制措施至今,已经过去22天的时间了,德国疫情好转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这是不是预示着,第二波新冠浪潮的拐点已经来了?!
 
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截至1月7日(周四)零点,德国24小时之内的新增感染人数为26391人,比上周四12月31日新年假期期间的新增感染数据减少了6161人,总感染人数已经超过17万。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数据。截至1月5日零点,德国新冠感染总人数为1835038人,新增感染人数为26391人,总死亡人数为37607人,新增死亡人数为1070人,死亡率约为2.0%;治愈人数约为1474000人,新增治愈人数约为23100人,仍在治疗中的人数约为323600人,与前一天相比,仍在治疗中的病患增加了2200人。

这周以来,德国每日新增感染人数与上一周相比都在下降,难道是强管制措施终于有效果了?第二波疫情的拐点已经来了?
 
根据第一波疫情的经验,3月23日开启停摆措施后,过了19天的时间,德国疫情开始好转。如今第二次停摆政策也实施22天的时间了,按理说,拐点也应该到了。
同时,德国每10万人口中,连续7天之内的新增感染人数为122,此前,这个数据曾逼近200人。由此也可以看出,德国疫情正在好转。
不过,截至1月7日,新增死亡人数第三次破千,达到1070人,由于每日新增感染人数仍然居高不下,所以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德国死亡人数仍然还会继续升高。
 

中国劣质口罩引发巴符州内讧
近日,巴符州政府因为口罩的事情引发强烈争执,原因是,上周政府发给学校老师的口罩被指是劣质产品。
 
1月5日,巴符州文化部长Susanne Eisenmann给卫生和社会部长Manfred Lucha(来自绿党)写了一封信,在信中Eisenmann控诉卫生和社会部门在“劣质口罩事件”上不作为,也没有给出合理解释。Einsenmann来自基民盟(CDU),也是即将在3月举行的巴符州大选候选人之一。
 
据了解,在圣诞节前,该州文化部将社会部分发的、超过8百万的口罩分发给仍在开课的学校,预防老师在学校讲课、工作过程中感染病毒。这些包装上标记着KN95标准的口罩(相当于德国FFP2标准),据称都来自北京瑞德医药。
 
学校在领到口罩后,对口罩的质量和保护功效提出了质疑。根据《明镜周刊》的报道,一名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部分口罩的外包装上印刷的斯图加特DEKRA检验公司的标志被认为是错误的,是“仿制品”,包装内的口罩进而也被认为是无法使用的。
 
Eisenmann在信中写道,就像您(指卫生和社会部长Manfred Lucha)所知道的,舆论对分发给学校的口罩质量问题的批评一直都没有消退。在去年12月份就已经协商过,社会部要尽快并全面地对这批口罩的保护作用表态,然而至今没有音讯。
 
Eisenmann曾要求学校尽快开学,但是现在发给教师的口罩出了问题,如果学校一旦开学,老师则会因为口罩问题而无法得到很好的保护,为此,Eisenmann不得不承受着舆论的压力。
 
据了解,该州负责高中毕业考试的语言协会Philologenverband协会曾将这批口罩,送到巴符州海德堡市的口罩生产公司进行检测,发现巴符州社会部分发的这批口罩在氯化钠气溶胶测试中,阻隔率只有85%,远远低于德国FFP2的标准(94%)和中国KN95的标准(95%)。巴符州政府宣布,这批口罩明显比FFP2标准的口罩感染风险要大。
 
该协会主席Ralf Scholl表示,我们建议老师们,如果想要真正得到保护,最好自己去购买FFP2的口罩,不要使用政府分发的口罩。并希望州政府可以尽快召回已经分发的口罩。同时,DEKRA检测公司的老板Jörg-Timm Kilisch也对Philologenverband协会的测试结果表示认同。
 
不过,巴符州政府发言人却表示,不会召回已经分发的口罩,政府坚持认为分发的口罩标准与德国FFP2标准是一样的。Philologenverband协会的检测结果并没有提交到社会部,所以改协会对口罩测试的结果是不被认同的。此外,社会部还出示了2020年4月,DEKRA对这批口罩的检测报告。
 
但是,《明镜周刊》表示,巴符州社会部分发的口罩是2020年夏天生产的,所以可以证实,DEKRA没有对这批口罩进行检测。
 
然而,Eisenmann 在信中并没有提到找回口罩的事情,而是要求社会部重新分发口罩。
总理府负责人给各州施压
在1月5日的新冠峰会上,总理默克尔与16个联邦州的州长制定出了新的管制措施,并宣布从1月11日开始实施。然而,其中有关热点地区限制活动范围和学校是否开放的事宜,各州仍自有打算。
1月6日,部分联邦州认为新冠峰会制定的管制政策太严格,还有不少联邦州计划18日之后就逐渐开学上课,比如巴符州、下萨克森州等。
 
对此,联邦总理府负责人Helge Braun提出警告,如果各联邦州不能统一执行新冠峰会制定的政策,那么感染数据很难在1月底明显下降,进而大大延长停摆的时间。
 
Helge Braun还说,如果各州不统一行动,英国变异病毒就会在德国快速传播,疫情进而就会失控。
 
Helge Braun还提到,去年,德国原本应该在10月中旬开启管制措施,但是在10月14日的联邦州州长会议上,各州州长都不愿意实施总理默克尔提出的更严格的管制措施,后来到11月才正式开启轻停摆政策,以至于实施的效果并不明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