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疫情下摧心裂肺的一幕:我97岁姑姑正在断食自尽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原标题:在解封前夕,97岁的姑姑决定断食轻生

 作者:   金子(德国)

2月19号(周五)傍晚,老曼突然告诉我:“艾温娜不想继续了。

“继续什么?”我莫名其妙。
“不想活下去了,已经开始断食,明天我去接她,满足她最后一个心愿——去她父母的墓地看看。”
“听说三月份就要陆续解封,理发馆和商店都可以开门营业了。也就是说,还有十天,希望的曙光就要照到德国乃至整个欧洲……”
一向温和的老曼也激动起来:“再这样下去,惹急了我就成立个政党,跟他们抗争去!人们一直抱怨老龄化,如今老天给了一个解决的办法,政府却用牺牲经济和孩子们未来的方法,把人们禁锢起来!美其名曰保护老人,可却没人问问,老人们是不是愿意这样让他们这样保护啊!”
然而,不管说什么,我们谁也阻止不了97岁的艾温娜姑姑自己头脑清醒的决定——离开这个已经不再美好的世界!尽管每次检查身体,医生都说她像少女一样健康,每次见面她都说要过了百岁生日再离开。 
只是每天会有人去她家里送液状营养和减轻肉体痛苦的药品,按照她的安排满足她最后的心愿。

 

艾温娜姑姑跟我一样是个帽子控,发型不理想的时候就戴帽子
                     
我和老曼的半个媒人

艾温娜是老曼父亲四个姐姐中最小的一个。说起来,她还是我和老曼的半个媒人呢!

八年前,我和老曼在网上相识,第一次约会是在不莱梅港的气候博物馆。我说我闺蜜的老公是一位作家,他的新作在博物馆的纪念品商店里有卖。老曼立即买下一本回家拜读,第二天就喜出望外地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姑姑看到这本书,发现这位作家的妈妈正是她年轻时最好的闺蜜,当年她还常常帮忙照顾这个聪明的孩子呢!

 

本文作者与儿子第一次见面艾温娜89岁,居然是自己开车来的
一笑定终身
第一次见到这位著名的姑姑,是在老曼的农庄马场。89岁的老太太居然是自己开车来的!她兴冲冲大步流星走进门,见到我就亲切拥抱,告诉我老曼性情多么好,跟老曼在一起一定会幸福。

“那时候他躺着摇篮里,我探头看他,他就冲我笑了!”后来,这个场面她被描述过无数次,每次都幸福得像一位母亲描述自己的亲生儿子。

老曼说,他父母有个很大的农场,有干不完的活儿,把他放在婴儿车里,一天都看不见什么人,突然发现有人探头看他,还不赶紧冲人家笑?而这一笑,便注定了这娘儿俩一生的缘分。 

 

26年前,老曼的姑父突然病逝,无儿无女的姑姑就把他们的家族工厂传给了老曼。当时她只有一个要求:不准开除任何一位员工。老曼辞去了一家大公司高管的职位,接手了家族工厂。没有辜负姑姑的信任,直到去年退休,他一共干了25年,不仅没有开除任何一位员工,还把工厂壮大了好几倍。姑姑被老曼返聘到办公室,每天工作两个小时——开车到银行打印流水单,去邮局送公司的信件,跟年轻人学学电脑。直到89岁那年,老人才主动上缴了驾照,停止了工作。
按照公司惯例,每年圣诞节都宴请所有员工及配偶,包括退休人员,有些人从学徒到退休,一辈子的职业生涯都是在这个有75年历史的家族企业渡过,见到艾温娜都是充满了敬意。而她却没有一点儿以恩人自居的老板娘架子。
每年公司都在她家召开一次董事会,因为她还拥有公司15%的股份,老曼带给她分红的钱,她随手就给老曼一万欧,老曼回家就笑呵呵地对我说:“今年又要多交税了!”
亲情的力量
 
老太太一点儿也不缺钱。德国人配偶去世后,另一半可以终身领取对方退休金的80%,还有好几处房产,她的钱这辈子是怎么花不完的。       
艾温娜年轻时候非常漂亮,就是体弱多病,没有孩子,说是因为年轻时候得了一场病。16岁那年,独自住在离家百公里外的疗养院,等待她的是一场大手术,突然看见半年多未见的姐姐们来探望她,她兴奋得忘记病痛,拼命朝她们跑过去,还纵身跨越了一段不低的篱笆墙。
“我就那么一跳,所有人都吓坏了,说你不是病得要做手术了吗?可那之后医生给我检查身体,说不用手术了,我的病已经好了!因为见到亲人,我太开心了,从那时起我比谁都健康!”
 
爱憎分明
艾温娜常常提起年轻时候,赶上二战,很多同事见面都像军人一样行礼,口中高喊“嗨,希特勒!”她坚决不喊,还是照常用“早安”、“你好”等打招呼,同事还不错,没有告发她,只表示那就不再跟她打招呼了。
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英雄事迹,但在当年纳粹一手遮天大部分人都盲目追随的黑暗世界里,能有这样的举动,也是冒着获罪的危险,坚持内心的那一点微弱的人性光辉,令人肃然起敬。
        
“不孝”的“子孙”

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我以为老曼继承了那么大的产业,还不得像儿子一样孝敬这个姑姑啊?

可是,老人对老曼不但没有任何要求——德国人对自己的儿女都没什么要求,何况老曼仅仅是她的侄子。虽然住处仅离10分钟车程,我们却常常好几个月才去探访她一次,而她每次都欢天喜地,热情地拥抱,一遍遍地感谢,还给我儿子塞个50欧钞票。
艾温娜姑姑非常喜欢我儿子,每次我们接她出去吃饭,她都给我儿子钱,说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跟老曼结婚的第一年,我还在不莱梅上全职,十岁的儿子有时中午放学就从学校步行去艾温娜家,跟她一起玩“不要生气”的游戏。家庭的各种聚会上只要有小朋友,玩棋牌游戏,她都会参加,跟孩子们一起欢快地大笑。我们让儿子去她那里,其实是有意让儿子陪陪她。
家里所有的人都对老人直呼其名,包括我的外孙,老人从来也没有挑理一说
后来我辞去工作,多了一些时间陪家人,我们也常常接姑姑出来参加各种活动。
    
不甘寂寞,却坚持独居
艾温娜有一个跟了她半辈子的老保姆,她从来都不留她住在家里,只是每周固定几天过来打扫洗涮和采购,直到她决定断食离世的日子,她都坚持独居。然而她并不寂寞,四个姐姐一个弟弟,给她留下了好几十个外甥侄子,其中一个退休的外甥女,常陪伴她到处旅行,五星级酒店飞机头等舱,都是老太太出钱,跟她出去也是个美差啊!
老了飞不动了,她除了呼朋引伴地约几个老姐妹一起打牌聊天,还每月一千欧,雇外另一个外甥夫妻俩,每周一两次来陪她整个下午喝咖啡聊天。
前几年,有一次我们路过镇上的咖啡厅,看见她独自喝咖啡,旁边一桌坐着一位年龄相仿的绅士,心里盼望老人来个第二春,谁知两人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
“艾温娜是个以家庭为中心的传统女人,不会随便跟陌生人搭讪的。”老曼说。70岁就守寡,艾温娜家里一直都在最显著的位置摆放着丈夫的照片。
德国人非常重视生日,逢五逢十的大生日一定要开Party,姑姑当然不例外。这就是艾温娜,喜欢独居,也喜欢高朋满座。
2019年7月7日,我们为艾温娜张罗庆祝了95岁生日,亲朋好友来自德国各地。
比她还年长两岁的表姐在女儿的搀扶下,藏在艾温娜身旁的柱子后,高声唱《生日快乐》歌,然后俩人相视大笑,两位老人像两个超萌的孩子,场面温馨,非常可爱。
 

 

图片
图片
疫情和抑郁哪个更凶猛
图片
图片

听我谈起艾温娜决定离世的事,我的闺蜜便谈起了她的婆婆——艾温娜的年轻时最好的闺蜜。老人得了轻度痴呆,身边的人和事都转瞬即忘,甚至不知道陪她散步的儿媳妇的名字,可却记得年轻的朋友艾温娜。

“提到艾温娜,她温暖地笑着说:艾温娜啊,她可是个有意思的人!”闺蜜在微信里描述里她用轮椅推着婆婆散步时的情景,令我感慨万千:比起头脑清醒的艾温娜,这位闺蜜是多么幸福啊!
疫情以来,店铺关张,爱美的姑姑不能把头发染成咖啡色,没人打理,一定都白发披肩了吧?起初她还开玩笑地说:“艾温娜这辈子还能赶上这样的事儿啊!”渐渐地,她变得沉默寡言,闷闷不乐。
2020年圣诞节我们把她接过来过平安夜,她几乎没吃几口东西。不停地抹眼睛,我想她也许患了眼疾,或许是看到我们儿孙满堂,欢声笑语,感觉到了孤独吧?
是啊,近日频传因禁足抑郁成疾或因经济危机自杀的事件,有统计表明,美国一个严格封锁的城市,与相对宽松的城市感染的人数相差无几,那我们为什么要封锁禁足呢?谁能估量出人类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抑郁症和新冠哪一个会先杀死我们呢?
我突然好羡慕她那个得老年痴呆的闺蜜,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只记得生命里的快乐和美好。
直到这篇文章交给报社,艾温娜姑姑的离世计划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不敢去告别,只在心底里默默为她祷告。

愿艾温娜姑姑一路走好,天堂里没有口罩,你可以开心地说笑!天堂里没有封锁禁足,你可以开心地飞奔向那些爱你的和你爱的人们……

图片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