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狂欢节与春节相撞:对屏幕看美女也能喝嗨,今年终于不用买领带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往年在这个时候,正是德国狂欢节进入高潮的前夕。从前一年的11月11日11点11分开始,莱茵河流域的狂欢节就拉开了序幕。到2月的“玫瑰星期一”达到高潮,而在“灰烬星期三”画上句号。
德国的狂欢节(Karneval,也音意结合译为“嘉年华”)源于罗马天主教,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庆祝冬季的结束和春天的来临,是德国最重要的街头狂欢节日。科隆、杜塞尔多夫和美茵兹的狂欢节甚至被称为“第五季”。这些城市均在莱茵河沿岸,继承了罗马的狂欢遗风。

在德国南部的巴符州到瑞士巴塞尔一代,狂欢节称为“Fasching”,更多地保留了日耳曼人远古的丰产崇拜的习俗,其中以巴塞尔的狂欢节最具代表性。

去年2月24日“玫瑰星期一”,那时的中国武汉已爆发了新冠疫情,而且德国也有拜仁州也有14个新冠感染病例。但狂野的德国人却视新冠病毒为无物。

狂欢之后的代价就是德国新冠病毒感染大爆发。

 

马丁纳·尼耶帕根在“云”狂欢节工作室

 

今年的德国只能取消狂欢节,但是对于德国人来说,生活顿时变得如此无趣。于是他们开始自救——开启“云”狂欢节: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喝着香槟,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

其实每年的狂欢节有很多元素组成,最让男人们感到害怕就是“胡闹礼拜四/Unsinniger Donnerstag”。这一天也被称为“女人狂欢日”。

那一天,戴领带的男人们定会保不住自己的领带,因为这是专属女性的“剪领带日”。当然,被剪领带的男人们也不能生气。但凡有点情趣的男人还会多带几根领带在身上,剪一根换一根,让气氛更热烈。女人也可以随意亲吻路上的男士,男士们也只能来者不拒地接受香吻。

今年的“胡闹礼拜四”,正逢中国农历除夕。本应是一个很热闹非凡的日子也因为新冠疫情,变得乏味无趣。不过呢,男人们也省了买新领带的钱。

科隆米尔海姆-凯利希Mülheim-Kärlich)的米尔海姆狂欢节俱乐部(Möhnen-Club 1950 Mühlheim E.V.)的婕珂(Jecken)为了能让会员们能在疫情中也过狂欢节,特别召集俱乐部的会员们开启“云”狂欢节

21岁的朱莉娅·斯蒂尼根斯(Julia Steinigans)从四岁起就在狂欢节扮演海鸥。

这名法律系的学生说:“这对我们来说真是太难了!想念曾今的舞蹈训练和锦标赛。”

“现在的我们只能视频见面。虽然一切都很顺利,但总有一丝不满足。”

“希望新冠疫情快点结束,我们可以再次见面拥抱跳舞。”

1963年,雷西·马特伦纳(Resi Mattlener)从波兰来到德国。

1970年,她在俱乐部找到了毕生的挚爱。2020年马特伦纳成为米尔海姆狂欢节俱乐部的董事会成员:“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然后,该死的新冠瘟疫大流行来了。”

“30年来,我一直在俱乐部照顾新来的朋友们。”

“每年的11月11日是我们的重头戏。但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康妮·庞斯坦 (Konny Punstein)是米尔海姆狂欢节俱乐部的第一任主席。

每年狂欢节开始时,她会几天不着家。“我真得很难过!很想念过去忙碌的俱乐部工作。”

“那时我会在狂欢节游行现场时刻准备为人服务。没有狂欢节的日子,让我无法适从。幸好有‘云’狂欢。”

马丁纳·尼耶帕根(Martina Niepagen)是俱乐部中最老资格的会员之一。

身为幼儿园院长的她说:“我们尽一切努力确保我们的协会的会员能度过这个狂欢节。”

“我们设计了别针,健身包甚至杂志。”

“我们想念狂欢节的早晨化妆。今年我们也不会忘记,我们坐在这里,让彼此可以看见对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