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政坛风云突变,默克尔时代走向终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29日一大早,德国媒体便掀起轮番“头条轰炸”——默克尔决定放弃参加12月底基民盟党主席的竞选!也就是说,在执掌基民盟18年之后,默克尔将在2019年结束她的党主席“政治生涯”。记得在巴伐利亚州大选之后,默克尔曾公开强调,一定会参加党主席竞选。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向强调“党主席和总理职务必须集于一身”的默克尔选择退让?

德国总理默克尔

想必这也是默克尔被迫做出的决定,毕竟从巴伐利亚州大选到刚刚结束的黑森州大选,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组成)选民支持率均遭遇滑铁卢。有关巴伐利亚州大选的情况,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没死刑?但这周末黑森州要公投决定!大选预测结果令人震惊!

 

绿党和选择党成最大赢家

根据最新数据,在10月28日的黑森州议会选举当中,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支持率下降了11.3%,目前仅为27%;德国历史最悠久的政党——社民党(SPD)支持率下降了10.9%,仅为19.8%,竟然跟1980年才正式成立的绿党选票持平,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各党派支持率一览

紧随其后的是,近期甚嚣尘上的德国右翼民粹党派——选项党(AfD),支持率为13.1,这主要还是归功于“难民问题后遗症”所造成的影响。自民党(FDP)的支持率为7.5%,左翼党的支持率为6.3%。绿党和选择党成为这次大选的最大赢家。

各党派支持率变化一览

 

黑森州政府组阁有3种可能性

 

按照如今的选票以及议会席位的分配情况,未来黑森州的政府组成将有以下几种可能:

❂ 1、黑绿联盟:
“黑”代表基民盟,“绿”代表绿党。据统计,黑森州议会共有137个席位,其中基民盟占40席,没有超过总席位的一半,不能单独执政,只能跟其他党派联合执政。假如与占有29席位的绿党联盟,恰好达到69席位超过半数。而且,现在的黑森州也是基民盟和绿党联合执政的;

❂ 2、黑红联盟:
“黑”代表基民盟,“红”代表社民党。两党相加也是69个席位,超过半数。目前两党联盟执掌德国大权,不知道有没有可能继续合作。根据基民盟和社民党现在的支持率,选民们似乎对他们意见很大,两党如果选择再次结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当地选民的反感;

黑森州议会席位分配

❂ 3、牙买加联盟:

即基民盟、绿党、自民党联合执政。三党LOGO的颜色组合恰好与牙买加国旗颜色相符,所以称为“牙买加联盟”;

牙买加国旗

 

 4、红绿灯联盟:
即社民党、绿党、自民党联合执政。三党LOGO的颜色恰好与交通信号灯相符,所以称为“红绿灯联盟”。

政府组阁的可能性

 

反正,不管以上哪种可能性最终胜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所有党派都不会跟选项党结成联盟。虽然选项党最近的支持率一直稳步上升,此前的全国民调中还差点儿超过社民党。但是,各政党对该党的极右民粹观点并不认同。

 

黑森州各地选民意见不一

 

此外,黑森州内部各个城市、地区支持的党派也有差异。比如势头强劲的绿党,在奥芬巴赫地区的支持率最高,达到31.3%。绿党的候选人Tarek Al-Wazir的个人支持率(支持率为27.5%)更是超过社民党候选人、黑森州社会和融合部部长Stefan Grüttner5个百分点。在达姆施塔特、卡塞尔、吉森地区,绿党也十分受欢迎。

Tarek Al-Wazir

而支持社民党的选民主要集中在Wahlsburg地区,支持率达到40.2%;左翼党的支持者主要集中在马尔堡地区,支持率为14.4%;选项党的支持者主要在Wetterau县区的Hirzenhain地区,支持率为18.3%,富尔达第二选区选项党的支持率也不低,达到24.4%;自民党的支持率在Steinbach最高,达到15.2%;基民盟支持率最高的地区在陶努斯山区的Königstein,支持率为38.1%。

默克尔要将党主席拱手他人?

 

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大选结束后,大联合政府(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联合执政)支持率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甚至有人直接断言“默克尔一统江湖”的局面即将结束。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莱茵夜话】 巴伐利亚大选结果震惊德国,默克尔步入黄昏时分?

如今,默克尔在29日宣布不再竞选基民盟党主席,愿意将18年来攥着不放的权力拱手让人,着实令人震惊。

回顾2017年的联邦议院选举,那剧情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啊,默克尔差点儿就丢了总理之位。即便后来经过十二分的努力终于留住坐了13年的位置。但是,从即位开始,默克尔和大联合就没过过一天安心的日子,尤其是与内政部长之间的“内斗”更是让众多选民大失所望。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摊上大事:默克尔被逼宫,联盟党内为难民问题大打出手,泽大哥炮打默小妹

默克尔与内政部长Seehofer

虽然后来,双方还是为了利益做出了妥协,但却让原本不被看好的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更加让选民讨厌。再后来,又出现默克尔的左膀右臂、连任13年党团主席的Volker Kauder在议会党团选举中意外落选,被称为”默克尔权力体系崩溃的开始“,“默克尔还能在总理之位呆多久?”成为当时热议的话题,默克尔也终于“获得”选民和党内成员的双重否定。幸好当时新当选的议会党团主席Ralph Brinkhaus在危急关头选择跟默克尔站在统一战线,暂且堵住了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的嘴。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默克尔权力体系崩溃的开始 ?!”默氏亲信“ 意外落选 总理之位“危在旦夕”!

 

左为Volker Kauder、右为Ralph Brinkhaus

然而,谁知接连两次联邦州大选,联盟党都一副“大势已去”的状态,默克尔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既然选民们现在对默克尔和联盟党都这么反感,默克尔毅然决然走出“以退为进”这步险棋,放弃竞选党主席职位。到底这步棋会将基民盟和默克尔推向“悬崖”,还是可以帮助默克尔重新挽回局面,就要看12月底的基民盟大选结果如何了。

据了解,即将参加12月底竞选、意图接替默克尔出席党主席的候选人包括:基民盟秘书长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联邦卫生部长Jens Spahn、北威州现任州长Armin Laschet,以及联盟党议会党团前主席Friedrich Merz。

左起:Armin Laschet、Jens Spahn、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这四位候选人一经爆出,德国华商报作者编者群里瞬间“炸开了锅”。尤其是提到Friedrich Merz,有作者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磨一剑”来形容这位曾在2003年被默克尔“赶下台”的前党团主席,在经历了14年的“卧薪尝胆”终于迎来了“一雪前耻”、“东山再起”的机会。另外,据说,Friedrich Merz是选项党最怕的人,到底为什么,本公众号会在后续的报道中进行详细解释。

Friedrich Merz

默克尔虽然退出竞选,但不代表“放弃抗争”。在党主席竞选中,有“小默克尔”之称的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将代表“师傅”出战,这位被戏称为“灭绝师太”默克尔嫡传徒弟的基民盟秘书长究竟能否完成使命,这场被德国华商报作者们称为“华山论剑”的“江湖战役”究竟结果如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