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感天动地的高龄谋杀案:91岁的老人为爱杀妻…

(综合报道:曹 晴)这是一个真实而悲哀的故事,梦寐以求的长寿居然成为犯罪的诱因。案件发生在2019年11月,一位91岁的老人将自己的妻子杀死——一个因为相爱而导致的谋杀案。
相濡以沫婚姻的最后好时光:买墓地

人,总会需要一个葬礼或一块墓地。

刚刚度过结婚60年庆(钻石婚/Diamanthochzeit)的玛格丽特(Margarethe,化名)和朱利叶斯·谢佛(Julius Schäfer,化名)决定,必须将身后事安排好。墓地,这件事情必须提上案头。

不能因死亡而给别人添麻烦。

他们来到位于巴伐利亚州里内克(Rieneck)市,这里有德国最大的混合落叶林,这里也提供树葬墓区(Friedwald)。按照林务员的说法,树葬遍布在各种山毛榉和冷杉、橡树和落叶松之间,通常这些树的树龄大多在140至200年之间。

一个小小的铭牌代表着一位亡者 

这里有一个礼拜场所,还有一座修女阿西西的圣嘉勒纪念碑。她是“安贫修女会”(ordo sanctae Clarae)的创始人。这也是谢佛夫妻最认同的圣徒,心怀梦想努力后定能成功。

走在森林的小径上,不远处的一棵山毛榉树映入谢弗夫妻的眼帘。他们很喜欢这棵很有眼缘的树,于是,谢佛夫妻决定不再看其他树,对林务员表示,将来他们的墓穴就安置在这棵编号为82号的山毛榉树下。

“树葬”是德国近年来越来越流行的一种殡葬方式。

墓地费用为770欧元,需另加铭牌和骨灰盒的费用。一个完全可以接受的价格。

最让他们感到满意的是这里的墓葬规定:墓地上不许放任何纪念品!来自自然归于自然,没有悲伤、没有离别。

 

结婚七十周年庆后杀死老妻

大约十年后,朱利叶斯·谢佛独自居住在距离维尔茨堡(Würzburg)市40公里处Gemünden镇。

客厅角落放着一个橡木橱柜,凳子上则放着电视遥控器和56个电视台的节目单。谢佛妻子玛格丽特则“生活”在相框中。相框被摆放在壁炉架上。从这个位置,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谢佛的一举一动。

壁炉的上方悬挂着一把燧发枪,一把经历过岁月风雨,现在只能作为装饰品的武器。

今年93岁的谢佛已记不清楚,妻子是何时拍的这张照片。或许是80岁那年?

谢佛的妻子玛格丽特

谢佛是这起谋杀案的唯一见证人。与妻子一起选择他们的墓地,是他们相濡以沫的婚姻生活的最后美好时光。

一年半前,他们的70周年结婚纪念日——恩典婚礼(Gnadenhochzeit)后的 2019年11月3日,91岁的朱利叶斯·谢弗杀死他的91岁妻子玛格丽特,然后报警自首

维尔茨堡地方法院的被告:谢佛从审判开始就认罪

2020年10月,维尔茨堡地区法院以过失杀人罪,判处谢弗两年九个月有期徒刑,缓刑两年和1万欧元的罚款。谢佛的律师在法庭上对检查官说:“谢佛承认他的杀妻行为,但他认为这一切是因为爱!

谢佛的律师说:谢佛爱她,无法看她受苦,所以一起寻求死亡

如今的谢弗就在他的家中,他和妻子玛格丽特曾经准备共度生死的家中服刑。妻子的照片陪着他一起服刑

求 婚

回到这个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结束三年了。

美国人把纳粹劳集中营变成了舞厅,夏日的雨水淹没了街道。谢弗却再也想不起初见玛格丽特那天,她穿的衣服。“时间过去太久了。我还可以感觉到它,却再也无法清晰看到。”

“我在椅子上做了一个倒立,有个女孩就那样看着我。”

“那年我们19岁,我们都出生在1928年6月。”

“平时,她给美国人做翻译,我去职业学校上学的同时还在邻近城镇的一家油漆店工作。”

“每隔三周,我们就会找一个周六去舞厅跳舞。”

“三年后,玛格丽特对我说:‘要么我们结婚,要么我们分手’。”

婚 礼

1951年6月7日,周四,一早。

21岁的玛格丽特和谢弗乘火车去维尔茨堡市。谢弗穿着灰色的双排扣西服戴着领带,玛格丽特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满心欢喜的他们甚至忘记了新娘花束。“我们结婚照上的花是塑料的。”

“在基姆湖(Chiemsee )度蜜月时,玛格丽特对我说:‘一个家庭要有5、6个孩子才是完整的’。”

婚后,他们搬进了一个小公寓:只有两个房间,厨房,浴室。那时的谢弗已从职业学校毕业,在一家涂料零售商店上班,每月200德国马克的薪水。

当这家涂料零售商店的老板去世时,谢弗接手这家商店成为老板。“当晚,玛格丽特宣布,她接管商店会计工作,并兼任营业员。

为了偿还买店的钱,他们白天努力工作,晚上则两人躺在一起畅想将来。“那时候的日子很普通,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是最美好的时光。”

结婚10年:玫瑰婚(Rosenhochzeit)

难道他们之间从不起争执?“当然不,”谢弗说。

十年的婚姻生活,一直只有他们两人,没有别人。“每当玛格丽特看到街上那些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她就会紧紧握住我的手。她一直没有怀孕。”

先是谢弗去看了医生,医生表示他一切正常。然后他们又开车去了一家诊所,一位教授对他们做了细致的检查。“教授对我们说,‘玛格丽特的输卵管是堵住的’,还说‘是战争的原因造成’。从诊所开车回家的路上,玛格丽特哭了。”

 

结婚25年:银婚(Silberne Hochzeit)

七十年代末,谢弗夫妻的商店雇了四名员工,除了涂料生意,还开始提供咖啡以及家居装饰品。“玛格丽特领导一切,我们都得听她指挥。”

快乐?“是满意,”谢弗说。最难忍受的是她的专制。“在很多事情上,都是我在妥协。”

玛格丽特生日那天,微醉的谢弗对玛格丽特说:“我们的生活不能分我和你,我们是一体。你看,我们都喜欢整齐,我们没有孩子。”

突然有一天,玛格丽特对我说:‘我害怕死亡。不能独自一人面对死亡。’她要求她必须死在我的前面或者我们一起死。我答应了。

1986年,56岁的谢弗夫妻选择退休。

他们卖掉了商店,拿着卖店的钱开始环游世界,在他们家的窗台上摆放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回忆:新西兰的石化蜗牛、澳大利亚的贝壳、圣海伦斯山的熔岩岩石……

结婚50年:金婚(Goldene Hochzeit)

谢弗知道,生活定会发生变化。但他没有预见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2010年的某一天,玛格丽特站在厨房问我,‘朱利叶斯,我们的锅在哪里?’”

“你知道的呀,”他回答道。 “在你身边的橱柜里。”几个月后,她站在花园里,问他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她经常问我,‘盐能做什么?’、‘炖锅在哪里?’、‘这些书写的是什么?’”

玛格丽特得了老年痴呆症。为了不让玛格丽特感受到生活的恶意,谢弗用自己的方式帮助玛格丽特去战斗。

他们一起报名参加老年人记忆训练课,每周一小时:哪只鸟没有喙,不能飞?记住10个字。

“玛格丽特,你觉得怎么样?简单吗?“

“我不停地祈祷,恳请上帝为我的妻子破例。”

生命走到今天,我们很多共同的朋友都已死去。只有我和她相依为命。

1951年,手捧塑料花的谢佛夫妻结婚照 

2019年6月,玛格丽特突然感到疼痛。“医院的诊断书有半页长——关节炎、直肠功能80%丧失……”

终于等到妻子出院,谢佛独自一人把妻子带回家,但她已成为另一个女人。

“这个玛格丽特叫我混蛋或傻瓜。她打电话给母亲:‘妈妈?妈妈?’还时不时喊‘西班牙!你现在怎么了?’……”

起初,谢佛试图争辩:“玛格丽特,你错了。”

一切都是徒劳。

“她就像一个三岁的孩子,把衣服弄脏,不停地捣乱,”谢佛说,他变老了,而她却成为一个小孩子。

其实,谢佛完全可以将玛格丽特送到养老院,但他不忍心。他们的结婚誓言是永远在一起,生老病死永远在一起

91岁的谢佛开始学习护理。同时,一位护士和一位清洁工上门,帮助他一起照顾生病的玛格丽特。

每天早上起床后,谢佛第一件事情就是帮助妻子玛格丽特服用吗啡。每天9片吗啡是为了减轻关节炎和泻药引起的疼痛。

谢佛将玛格丽特的马桶椅放在窗户边,让她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色……每晚20点,扶着玛格丽特上床…..午夜时分,定点起床给玛格丽特换尿布……

他们都被困在这所房子里,婚姻的誓言让他们成为各自的囚犯。

结婚70年:恩典婚礼(Gnadenhochzeit)

在德国结婚70年,被称为恩典婚(中国称为“白金婚”)。这意味着只有上帝的恩典才能让很少的一些人庆祝这一天的到来。“我想了很久,也考虑将她送到专收痴呆症患者的养老院。但只要想到,她每天都孤独一人无法接受。”

2019年9月,谢佛开始计划他们的死亡。

2019年11月3日,谢佛将一瓶安眠药搅碎,按同样的比例放在两个玻璃杯中后,再将酒倒满玻璃杯。走到客厅对妻子说:“玛格丽特,让我们来喝一杯。”

他和妻子一起坐在卧室的床边,还点燃了一支蜡烛。“干杯。”

不知多久,谢佛感到妻子玛格丽特睡着了。

他将她扶上床,还给妻子找了她最喜欢的睡觉姿势。看着熟睡的妻子,谢佛突然拿起他的枕头,压住了妻子的脸。“两三分钟,一切结束。”

从夏末开始,他一直在思考他们的死

谢佛走到床的左侧,躺在已经没有气息的妻子玛格丽特身边近一个小时后,他起床,开始整理文件

——墓地的合同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旁边是保险夹和侄女的遗书;将玛格丽特的首饰和一些贵重的硬币放入一个布袋中;将780欧元现金放在一个信封中,最后将门钥匙插入锁。

仔细回顾,没有遗忘,于是谢佛脱掉衣服,洗了个澡。随后拨了110说:“你好,我杀了我的妻子。我和吹风机在浴缸里,门钥匙在上,你们可以开门进来。请不要破坏我的家。”

挂断电话后,谢佛拿了玛格丽特的吹风机一起进入放满水的浴盆,“为什么只有一点刺痛感?”

谢佛试图淹死自己,但被警察救起。第一句话是,“为什么我没有死?”

等待独自一人的死亡

一年过去了,谢佛对自己说:“不要害怕,也不要尝试自杀。”

原本妻子玛格丽特睡的右侧床上铺着一块格子羊毛毯子,谢佛把妻子的枕头放在衣柜里。每天晚上十一点上床睡觉,七点起床。每隔几天刮胡子,然后开他的菲亚特车去购物…..

谢佛在家中:“你好,我杀了我的妻子,进门时请不要破坏我们的家”

谢佛从未想过没有妻子的生活,但现在就是这样,只能接受。

“杀死你的妻子是对的吗?”

“我夺走了她的尘世生活,但我给了她想要的安宁。”

“你的行为,是救赎的是你的妻子还是你自己?”

“日复一日,一夜又一夜地参与其中。是我救赎了他们。”

“玛格丽特是可以去养老院的。”

“我知道,但我不能。我们答应不再分手。生死,我们要在一起。”

“现在你还在这里。”

“对我来说,这是无奈的接受。或许是对我的惩罚。”

谢佛,每周都会开车去看那棵82号山毛榉树。

他在埋有妻子玛格丽特骨灰盒的地方放置了一块小石头——这是他们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旅行时带回来的纪念品。林中的苔藓长得很快,这块石头很快就会被掩盖。

“这实际上是被禁止的,不应该把任何东西放在坟墓上。”

“我在等待我的死亡。玛格丽特会理解我,也会原谅我做的一切。”

相关阅读:

德国“上海一家人”三姐弟,讲述首个新冠医院内情和养老院的生与死

 

新闻资讯来源:

www.spiegel.de:Kurz vor dem 70. Hochzeitstag  tötete er seine FrauBis der Tod uns scheidet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