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少女为爱而死:被绑石头活着沉河,求爱遇到地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因为缺乏父爱,也因为贫困的生活,少女安德烈娅试图在年长男性身上寻找父爱的感觉、不用为金钱忧心的生活,但她忘记了世界上很多东西可能都有着与爱相似的面目。
 

越是不幸,越是渴望各种“能弥补爱,能给予金钱”的机遇。一步错,步步错,安德烈娅最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希望在天堂里的安德烈娅能获得她向往已久的生活……

19岁的安德烈娅死了,被活活淹死在河里

19岁的安德烈娅(Andrea K.)生命中的最后时刻一定是难以形容的痛苦。

她赤身裸体地被扔进了位于下萨克森州威悉河(Die Wiese),双手双脚被捆住的同时还被绑上一块水泥板。

冰冷的河水慢慢地将努力求生的安德烈娅淹没。溺水而亡。2020年4月28日,一艘驳船在威悉河发现了安德烈娅的尸体。

消防队员联合德国救生协会,才能从威悉河中打捞出安德烈娅的尸体

2021年2月1日,费尔登地方法院(Landgericht Verden)开庭,对杀害安德烈娅的三位凶手进行审判。

检察官指控他们犯有“集体谋杀”罪。

“买”错就要杀?

2020年4月,40岁的斯蒂芬(Stefan K.)和53岁的斯蒂凡(Stephan K.)以2000欧元的价格“买下”了安德烈娅。

而买下这个女孩的目的就是想让她去卖淫。可当时的德国正处在第一波新冠疫情的封锁阶段,因此他们想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让安德烈娅卖淫。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卖安德烈娅的那个男人隐瞒了一件事情:安德烈娅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经常会无缘无故的大笑,随后又大哭。

这就是他们谋杀安德烈娅的原因吗?

据悉,当他们发现自己“买错货”后,就将安德烈娅关进车库,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而邻居凶案直到发生后才明白,为什么这户人家的车库中经常放那些个吵死人的音乐……

2020年4月9日晚上,他们将决定:安德烈娅必须离开。

检察官的起诉书上写到:安德烈娅的死,还有一位参与者——40岁的斯蒂芬的前妻萨布丽娜(Sabrina H.)。

首先,谋杀三人组给安德里亚灌了药。

然后又用胶布封住安德烈娅的嘴,这样就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尖叫声了。

根据起诉书,萨布丽娜是谋杀案的主要策划者。最初,她建议把安德烈娅放在铁轨上,但最后决定给她绑上一块重达21.2公斤的水泥板,再扔到河里。

斯蒂芬和斯蒂凡开车带着受害者来到威悉河边。据说,二人把安德烈娅从桥上扔进了河里。

那时被灌了药的安德烈娅死了吗?作案三人组以为她死了。然而法医的检查结果发现:安德烈娅被扔到河里时,她还活着……

悲剧人物安德烈娅

十年前的安德烈娅。深色卷发,戴着眼镜。一个看过去很随和的小女生。谁又能想到,十年后,她的尸体漂流在位于巴尔格(Balge)城附近的威悉河中:

赤身裸体,双手被绑在背后,脚上还被绑上一块水泥板。活活淹死在威悉河中。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安德烈短暂的一生充满了悲剧和撕裂。

她和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从小生活在黑尔姆施泰特(Helmstedt,下萨克森州)。母亲是波兰人,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抛弃了孩子回到波兰。

失业的父亲独自一人养四个孩子,生活很贫困,但也充满欢乐。

安德烈娅的哥哥格雷戈( Gregor):

“在我们家安德烈娅是我们家的阳光,我们三个男孩保护她。”

“但这种幸福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父亲生病了,患上了血癌。”

“父亲在她心中的大山,而现在大山即将倒下。她变得越来越叛逆,经常离家出走,和年长的男孩交往。”

“安德烈娅在16岁时怀孕了,生了一个女儿梅林达(Melinda),但孩子的父亲不要她们。”

“她又爱上下一个男人,接着就是又生了一个男孩雅诺施(Janosch),但雅诺施父亲也抛弃了安德烈娅。”

“她总是梦想着和丈夫、孩子,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过着更好的生活。”

患有血癌的父亲去世了,即没有成年,又没有经济收入的安德烈娅被社会服务机构剥夺了亲自抚养孩子的权利,孩子被送到寄养家庭。

“但他们允许安德烈娅去看望孩子,”格雷戈说。“她希望有一天能把他们接回来。但后来迭戈(Diego D.)来了”

迭戈,21岁,一个喜欢戴着金链子的自由搏击运动员,他经常吹嘘自己有多少钱。

或许安德烈娅选择和迭戈在一起是为了解决部分金钱问题。但他是一个无恶不作的魔鬼。

迭戈故意让安德烈娅染上毒瘾,后来强迫她卖淫。

格雷戈:“上次我和安德烈娅通电话时,她告诉我,迭戈虐待她。作为回报,她从他那里偷了本就应该属于她的钱”

据警方称,迭戈是谋杀安德烈娅的凶手之一,是迭戈把安德烈娅“卖”了。

迭戈和他的同谋已被警方拘捕。在有罪判决的情况下,他将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

一个有尊严的葬礼

2020年7月24日,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被埋葬在下萨克森州的黑尔姆施泰特。

格雷戈说:“安德烈娅死的如此没有尊严,我希望能为她举办一场有尊严的葬礼。墓碑上要有她的她的照片。这样每个人都能记住她的笑容。”

安德烈娅的三位兄弟,连同约40个亲戚和朋友在黑尔姆施泰特的圣斯蒂芬妮公墓向这位悲剧女性告别。

安德烈娅的两个孩子没有参加葬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