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华人分享接种疫苗的经历 汉堡2月疫情恶化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张 丽)现在已经开始给相关行业的工作人员打疫苗了,比如医护人员,老人院的护理人员、警察、教师等职业,不包括海员。可是海运公司也请求给出海的船员先打疫苗,因为他们出海后如果感染不容易得到及时救治。
想提前打疫苗去“插队”的人也有,汉堡疫苗中心每天平均有十人是不符合条件,可是确想“插队”的。发现“插队”的人是不给打的,不要说“我来都来了,队也排了,表也填了,下不为例。”至2月底还没有处罚只是把“插队”的清除出去,已经有建议要加以处罚,否则蒙过去就赚着了,蒙不过去也没有损失。(相关报道:疫情下德国官场腐败:议员收65万欧口罩中介费,市长插队打疫苗

一方面是许多行业和个人想尽早打疫苗,可是够条件打疫苗的人并不都想打,我接触的人里就有年过80岁,可以打疫苗还有免费接送但是也不打的。挺纠结的, 造成大量疫苗在冰箱里存着。特别是对AstraZeneca疫苗的信任度比较差,尽管专家们都出来说,不能把疫苗分等级,AstraZeneca并不是二等疫苗。
 
AstraZeneca在德国目前使用的三种疫苗中是最后获准的,价格又最便宜,而且不能给65岁以上的人使用,坊间关于该疫苗负面的传言也比较多。《汉堡晚报》上还登了一幅漫画,一艘船体写着AstraZeneca的轮船想去救荒岛上的人,可是此人说,“我要等Biontech(另一种疫苗的名字)的船来救我。”
德国疫苗接种排在第22位介于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之间。数一数二的是塞浦路斯和奥地利,法国第九名,摩洛哥都超过德国了。(信息来自2月26日heute show)德国抗疫优等生的光环已不在。
 
我在好几个微信群里询问打疫苗的事,有几位热心的同胞分享了自己或者子女朋友打疫苗的经历。我转述如下:
 
一位女士分享她学医的女儿和六个同学打了AstraZeneca都有程度不同的反应,但是两天以后反应就过去了。还有一位先生分享他大儿子打AstraZeneca的反应,当天下午还没有事,转天腿疼,头疼并且疲劳,二天后也完全恢复了。另一位女士说她的朋友60岁上下打了疫苗(不知道是那种疫苗),之后反应比较大,血压升高到200,还住院了。这是我听过的唯一一例反应严重的(我的直接信息获取量毕竟有限)。
 
我认识一位83岁老人打了Biontech疫苗反应并不大,他说和平时打流感疫苗反应差不多。还有两位在老人院工作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也打的是Biontech疫苗,她们说第一针反应不大,第二针反应稍大些,也都能承受。
 
我也在几个群里问了大家对打疫苗的意愿,我们自己不能选择疫苗,只能选择打与不打,回答的大多是轮到就去打,摘录一位华人医生的话:
 
“我也是该我打我就去,我的一个男病人,已82岁且有基础病,这周三上午打的Biontech疫苗,周四下午我打电话询问(因他们夫妻每周一都来我诊所,所以也有些担心,但女的还不到80岁,故没打疫苗),是否有反应,他夫人说一切都好,没什么反应,但打之前医生就告诉了他们,准备了一盒Paracetamol,怕出现发烧等症状,并且说此疫苗多数是第二针反应强些。但正如我所说:我女儿她们一共六人打了AstraZeneca,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应,但一两天就过去了;另一医生打了Biontech的疫苗,第二针却出现了发烧,所以副作用因人而异,打与不打都存在风险,但要看看风险哪个更大了。”
 
汉堡2月疫情堪忧,相对于1月硬封锁后逐渐见好的趋势,2月前半个多月是徘徊不前,后一星期出现倒退趋势。汉堡在德国也从优等生宝座跌下,第二波疫情开始时,汉堡的情况好于柏林和不来梅,可是现在确落后了。见下图,红色曲线是汉堡7天10万人感染系数,黄色是不来梅,黑色虚线是全德国。
 
从2月6日汉堡的7天10万人感染系数(Inzidenz)降到69.4,这是自去年10月23日之后首次降到70以下,从2月6日-24日,Inzidenz数就一直在70上下徘徊,26日上升到81.5.
 
在圣诞节前的轻停摆时也出现同样的情况,开始情况变好,后来就又上升,只好实行“硬封锁”虽然现在并没有放松管制,可是经历2月前20多天的徘徊,后面上升趋势又来了,现在已经是硬封锁了,还能再采取什么措施呢?
 
汉堡真成了Sorgenkind(问题儿童),现在又要求白天在阿尔斯特湖边或易北河边都要求戴口罩,就是跑步也要戴。
 

 

汉堡这些地方现在都要戴口罩

下面是汉堡一月疫情数据以做对照,1月前十天的平均日增是370.4,中间十天是292.7,最后11天是253.5,是逐渐大幅度下降的趋势。
 

 

2020年大家都过得比较艰难,如果非要从中找出些好事来也有,比如,2020年假钞减少、交通事故减少,2020年汉堡死于交通事故15人(2019年28人,2018年29人),溜门撬锁的案件也大量减少。
 
汉堡和石河州将禁止新冠死者裹着尸体袋入葬,特别是土葬,因为一次性的尸体袋是不能降解的。即使在特殊时期也不能忽视环保,口罩、防护服和消毒液等的大量使用,已经给环境造成负担。
 
至发稿日3月2日,汉堡日增183人,感染总数52232人,死亡1278人,7天10万人系数81.5,已经连续六天在80上下徘徊,趋势不好。可是2月15日《汉堡晚报》登出的经济学家Kari-Werner Hansmann先生用模型预测的结果还比较乐观(如下图),说是第二波疫情将于4-6月结束,4月底或5月初最高值将过去,现在刚三月初,离高峰值过去还有两个月呢?经济学家预测疫情也不知道是否靠谱。还是提请大家注意防护,不要松懈。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