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制造的死路:商家的无奈吐槽,不敌中国制造

广告

 

(综合报道:韦 云)大家都说“德国制造”就是高信誉、优质量的代名词。谁能料到在新冠疫情使口罩成为生活必须品的时候,“德国制造”竟然会成了仓库积压产品,生产商面临倒闭。
拜仁州必须戴FFP2口罩
尽管德国从软封锁升级为硬封锁,甚至是二战以来最为严厉的管制措施了,但是病毒依旧四处乱窜,每人感染人数居高不下,死亡人数还在上升。
 
因为各州政府可自行根据情况制定防疫规则,所以拜仁州政府内阁宣布从1月18日开始,该州15岁以上的民众在乘坐公共交通或者进入超市购物时,必须佩戴FFP2标准的口罩。而且州长Markus Söder 还表示,如果到1月25日有人违反规定的话就要罚款。
相关阅读:
德国死亡数再破千,拜仁强推FFP2口罩 到秋初才有足够疫苗
虽然这只是一州内的规定,但是难保其他州不会跟进效仿。
 
本来德国只是要求遮住口鼻,哪怕是用围巾都行,现在却索性升级到防护最高类别的FFP2型号口罩。是不是有点极端了? 
倒霉的外科口罩制造商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北威州)Hamminkeln(哈明克尔市)的Bülent Topkaya(比伦·托普卡亚,41岁)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是失望和痛苦。在他租用的200平方米大厅里堆积着装满了外科手术用口罩的箱子。
 
Bülent Topkaya生产的有CE认证的外口手术用口罩卖不出去了,他感到自己被政府抛弃了,他们只推销FFP2口罩。(图源:bild.de)
 
难怪Topkaya会有这种想法。去年德国政府就发布命令,从12月15日开始,全德60岁以上的人以及有基础病的人都可以带着身份证和重病证明,自己或者委托他人到附近的药店免费领取FFP2标准的口罩
 
如今拜仁州又强制规定出门必须戴FFP2型口罩Topkaya认为自己生产了错的口罩。
 
对于他这个刚开始生产外科手术口罩的MIG(Made in Germany,德国制造)公司就意味着要倒闭了吗?Topkaya说:“如果我在2022年之前关闭公司,我将不得不向BafA(联邦经济与出口监管局)偿还1.2万欧元的资金。”
 
转行生产口罩
 
在新冠疫情中德国政府好不容易下决心号召大家戴口罩,但是当时根本就买不到口罩,大家只好找块布捂上口鼻就行了。
 
原是风力涡轮机维修技术员的Topkaya,他觉着生产口罩是个不错的商机,而且他认为自己从事的技术工作,懂得机器,生产口罩根本就没问题,于是在2020年5月在家人的支持下开了公司。
 
这个有三个儿子(17岁、13岁、8岁)的父亲一共凑了20万欧元(3万本金加上银行信贷和国家补贴),从土耳其订制了生产口罩的特别机器花了6万欧,仅为证书和实验室报告就支付了1.2万欧元。随后于2020年9月开始正式生产外科手术用口罩。
 
但是这位帅哥的销售却不怎么样:自开业以来,他只卖出了5700个口罩,其中有5,000个卖给了Hamminkeln市政府。至今已经积压了120万个口罩。
 
至于这个销售量,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对我来说是个谜。我的定价应该是合理的,50个口罩,售价14.90欧元,包括运费。但是我给药房、医生、医院和消防队的信都没有得到答复。”很多人还是喜欢订购中国的产品。
 
Bülent Topkaya的日产量约为25,000个口罩的计划失败了。他的财务状况能坚持到今年5月份,但之后就必须有奇迹发生才行了。
 
跟风而上的何止一家
记得在去年1月,小编去德国普通药房买一盒50只装的医用外科口罩,价格16.5欧元。如果Topkaya生产售价要14.9欧,对于药房来说,这点利润太低了。
 
新冠疫情导致口罩成为全球共同的必须品,相应地成就了整个口罩产业链,机器设备、原料的价格都在猛涨。有转产做口罩的,有转产生产口罩机器的,有转产原料加工的,瞬间上百万人涌入这个行业。
 
不单是中国这个口罩生产大国如此,就连欧美国家也一样。
 
2020年2月新冠疫情在海外流传开后,各国的口罩都成了稀缺物品。各种各样的利用短裤袜子做口罩的视频在网络上纷纷转发,德国Essen市政府也推出一个用缝纫机自己制作口罩的指南。
 
甚至国际服装大牌都纷纷伸出援手以解当时之需。
 
总部设在米兰的意大利知名品牌普拉达(Prada)、法国Dior,还有香奈儿(Chanel),古奇(Gucci),巴黎世家(Balenciaga),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等都开始生产口罩和防护服,补充医疗资源。
Trigema和Eterna生产口罩 (图源:absatzwirtschaft.de)
享有德国纺织业之王称谓的德国服装企业Trigema也开始生产医用口罩和防护服,每周产量高至10万个口罩。
 
下巴伐利亚州帕绍市的衬衫制造商Eterna也停止了衬衫的生产转为生产口罩。位于斯洛伐克的Eterna工厂每天可产2.5万个口罩。这样不仅维持了工厂的运作,还保障了工人的岗位。 
 
服装厂生产的口罩,虽然是名牌还好看但是价格不菲,不过可以洗后重复使用,长远看可能还是便宜的。但是这些口罩并不能和FFP级的口罩相提并论,保护能力有限。
宝马(BMW)的产品不是汽车而是每天10万个口罩(图源:bimmertoday.de)
 
除了服装行业改行,就连汽车工业,德国的宝马汽车也开辟新生产线制造口罩和防护产品,特斯拉也加入生产呼吸机的行列。
 
而且当德国政府终于意识到口罩的重要性后,大量地采购口罩,还闹出不少丑闻。现在德国市场上的口罩价格已经都下来了。
在去年3月份德国第一波疫情进入最严峻阶段之时,德国急需口罩、防护服等医护产品。但是,德国自己境内的几乎没有生产这类产品的厂家了,只能从中国进口。世界上半数以上的口罩来自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还亲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要求中国提供口罩支援,并开通了专门运输医护产品的“空中桥梁”航线。
不过,也有一些德国政客看到这种情况,提出了“不能过分依赖中国”的说法,要在德国境内生产口罩等医护产品。为此,还为有意在德国设厂生产口罩的商家提供经费支持。于是,就有少数企业仓促上马,开始生产口罩。但是后来人们发现,“德国制造”的口罩成本远高于来自中国的口罩,产品卖不出去,企业活不下去。所以,就出现了本文上面的故事。
看来,这方面的经验也说明,中德脱钩是行不通,只能互补共赢。
信息来源:bild.de//absatzwirtschaft.de//bimmertoday.de//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