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出现一神奇的疫情避风带,感染率低于50人阈值!原因何在?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 云)在德国412个县市级区划里,有几个地方成为新冠病毒的“避风港”。在疫情之下,这些地方是最适合人们居住之地。这些县市克制新冠病毒有何法宝?还是受到了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的护佑?
 
德国爆发新冠一周年了,目前德国每10万人7天的新冠病毒感染数在98人,而德国政府一直在争取要把这个数值降到50以内(所谓的“阈值”),才能放松管制。不过有些城市和县的发病率长期低于50,甚至从未超过50。那么他们是否就不用再管制了呢?
 
也有专家认为,50人阈值都还太高了,最好能在25以下。像芬兰这个欧洲标杆国家的规定阈值只有8,也就是说,10万人口中7天感染的人数不能超过8人。而中国没有设立“阈值”,强调的绝对“清零”。
 
但是自从变异病毒在多国发现,并已经在德国造成极大影响,想要把疫情都控制在50阈值之下,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以下这些在对抗新冠瘟疫大流行病方面尤其成功的城市,不仅是靠运气或低人口密度,而且还因为他们有非常具体的措施!
Emden埃姆登市
下萨克森州的Emden市(大约5万居民)的感染率只有24,并且根据星期二(1月26日)发布的信息,没有任何新的感染!

 

埃姆登(Emden)是位于德国西北部埃姆斯河畔的港口城市,靠近荷兰边境
市长Tim Kruithoff(43岁,无党派)表示:“当然,由于市区面积小,社会控制和团结很好。”市政府可以快速做出决定,也因此受益!
 
►和州里要求的不同,当出现突发性、扩散感染的时候,该市就几乎完全关闭了一所学校,其他学校也分班上课。到目前为止,市政府还能因这些决定而受益。
 
卫生部门在十天后对测试结果呈阴性的接触者进行再测试,以防止感染病毒的无症状者传播。
Emden的地理位置当然也起着作用。“我们这里比较偏远,而且在河边。容易摆脱困境。”
 

Münster明斯特
 
这个北威州的有着31万居民的著名大学城,新冠疫情的感染率是35.8

 

明斯特(Münster)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北部的非县辖城市亦是明斯特行政区首府
这与明斯特居民的团结以及他们对城市的高度认同有关。近年来,当地居民在其他危机局势中已经有了很大的团结感。这也使得人们更容易渡过当前的危机。
 
但是该市还采取了非常具体的措施。在2020年4月的“第一波”疫情中就引入了公共场所戴口罩的要求,适用于商店、集市、公共汽车和火车。
 
►危机管理团队会根据当前情况动态调整会议频率。该市还通过社交媒体和电话热线向居民发布通知,并且还自己投资制作抗新冠海报。
 
►夏季对卫生部门的员工进行了培训和准备,以便即使在传染率较高的情况下也能够追踪感染链。
Landkreis Friesland弗里斯兰县

 

弗里斯兰县(Landkreis Friesland)是德国下萨克森州西北部的一个县,首府耶弗。
该县目前的感染率为36.5,根据县办公室的信息,自2020年3月以来的“总感染率”低于950,这是德国最低的发生率之一!
县长Sven Ambrosy(50,社民党):“我们依靠紧密的沟通和方法的透明性,快速、紧密的接触跟进以及严格的隔离,以迅速中断感染链并控制可能的感染群。”
 
为此,该县还从德国国防军、救生协会等机构那里获得支持。另外,警察的作用也很大。
在两个疗养院和一家残疾人工作坊发生新冠暴发之后,严格的隔离成功地打破了感染链,并从一开始就防止了“扩散感染”。
 
甚至在大流行开始时,该县还强制性要求在公共场所以及在医院和老人院进行检查时必须戴口罩,并且还规定了访问权限。
 
Oldenburg奥尔登堡

下萨克森州的奥尔登堡,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统计的最新感染率:36.7
市长尤尔根·克罗格曼(Jürgen Krogmann)称赞该市居民都能遵守新冠措施。他还说:“人民的自律与警察和公共秩序部门的针对性控制之间有着良好的互动。”

 

市长Jürgen Krogmann (57岁,社民党 SPD)
 
奥尔登堡成功的重要因素就是:市政卫生部门! 他们“几乎总是”成功地跟踪到感染链,即“非常重视”此一工作,而且也有“大量工作人员”参与。
►11月初,卫生部门有40多名员工在十名德国联邦国防军的支持下进行了密切的后续追踪工作。根据克罗格曼的说法,卫生部门艰苦工作,坚持对感染人员进行隔离。所以,为降低感染率奠定了基础。
 
他呼吁市民要继续努力,遵守防疫措施,以免前功尽弃。而且谨慎地表示:现在的低感染率还只是中间结果,仍有进步的空间。
 
当局的格言是:“未雨绸缪!”
 
并且:奥尔登堡比其他地方更早地为“第二波疫情”做好了准备,不仅有自己的新冠预警系统,而且在6月就为消防队购买了防护服和口罩,以便为高发感染做好准备。

 

Oldenburg大街上的戴口罩标记。
自10月以来,奥尔登堡市中心内和“繁忙区域”都要求戴口罩,违者罚款。自大流行开始以来,当局处理了1,400项行政犯罪诉讼程序。
 
该市政策的另一部分:给民众开通信息热线和多语种信息表
Kreis Plön普伦县

 

普伦县(Kreis Plön)是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人口最少的一个县,首府普伦。
卫生部门的传染病学家Josef Weigl博士在这里主导工作!
 
Weigl很快意识到必须采取措施,因此在新冠病例特别高发的地方(例如在疗养院和学校中),卫生部门会派出流动团队进行测试。然后直接送到实验室,优先出结果。对于接触过的人也是立即采取措施:记录和测试。
 
该地区有时会持续隔离数百人。 当前的感染率为38.1
 

 

该地区的地标性建筑:普伦宫殿
Rostock罗斯托克
 

 

汉萨城市罗斯托克(Hansestadt Rostock)位于德国北部,人口约20万,是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州最大的城市,海港城市
罗斯托克市,大约有209,000名居民。市长丹恩·克劳斯·鲁厄·马德森(Dane Claus Ruhe Madsen)是非党派人士,在第一波疫情中始终严格规定,目前的感染率为41.1
►在2020年3月只有四个病例时,该市就关闭了所有学校、游泳池和图书馆,并取消了音乐会和活动,比当时州政府的要求严格得多。至今卫生部门都能够追踪到感染链。 

 

Rostock市长Claus Ruhe Madsen (48岁,无党派人士)在市政府前
 
Madsen表示:“我说有一只失控的狮子在这里走来走去,那么罗斯托克人就不会愿意出门了。当一头拴着皮带的狮子在超市里来回走的时候,每个人都会与它保持距离。事实就是:这头狮子每天在德国出没,并“带走”上千人!”
Landkreis Rotenburg (Wümme)罗腾堡

 

维默河畔罗滕堡(Rotenburg (Wümme),是下萨克森州罗滕堡县的首府,依伴美丽的维默河(Wümme),毗邻不来梅。 
这里的居民很谨慎,卫生部门的重点是缩小新冠感染群。
除了下萨克森州的法令外,当地还额外发布规定,一旦老人院中有感染源,被感染者和健康居民将立即分离。
 
该县甚至在乡村地区发起了方言海报运动。刚出了第三版的“ nich schlapp moken 2021”。在整个海报宣传活动中,该地区赢得了2020年下萨克森州健康奖。
感染率:42.7
 
Tübingen图宾根

 

图宾根(Tübingen)是巴登-符腾堡州的城市
市长鲍里斯·帕尔默(有90,000多居民)被认为是绿党的“可怕儿童”。他反复多次说些不中听的话。 
 图宾根市长 Boris Palmer (48岁)
►图宾根早就开始施行针对对风险人群的保护,并在疗养院进行了频繁持续的测试。由政府补贴老年人出门搭乘出租车(普通车票价格),避免乘坐公共汽车和火车。卫生部门也早早免费分发了FFP2口罩。
 
此外:帕尔默(Palmer)为老年人创建了特殊的购物时间,让他们可以安全购物,并尽可能减少接触。尽管措施受到了很多批评和反对。
但是结果不言而喻:1月26日,图宾根的感染率为49.4,低于50的阈值。不过27日又略升至50.7。
 
卫生部门对传染链的跟踪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我们从上面的介绍能发现一个惊人现象:这里提到的德国疫情最好的8个县市,其中6个为德国北部,靠近北海和波罗的海。而另据报道,在世界上一些沿海地区,新冠病毒的传播都不很严重。

上面提到的德国北部的6个县市,是防疫标兵

另外两个疫情缓和的城市明斯特和图宾根,则都是德国著名的大学城。图宾根现在还是绿党执政,而明斯特的前任市长也是绿党人士。看来,大学城的人知识水平高,防疫意识高,感染就不严重。

信息、图片来源于bild.de//维基百科//谷歌地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