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耻:豪华包机遣返难民,纳税人的巨款付之遣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德国最近传出很多关于遣送难民回国的惊人内幕消息,而最令人震惊的是德国官方用纳税人的钱,租用私人飞机送难民回国,还要配备保安、医生、翻译等人员。这哪里是遣返难民,简直就是富豪专机旅行的派头。这一次遣送两个非洲难民就要花费16.5万欧元,相当于130万人民币。惊人乎?

相关链接:

在德国自愿回家的难民越来越少,尽管强制遣送与金钱奖励双管齐下

遣送难民的一个场景:慕尼黑机场,很多难民潜逃了,预订的座位空空如也

 

下面听小编八一八难民遣送的内幕,让你听起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近日,德国一个专家委员会评出了2018年的“恶词”(Unwort):Anti-Abschiebe-Industrie。翻译成汉语就是“反抗遣返产业”。这个词最初由德国基社盟联邦议会负责人Alexander Dobrindt提出,他的意思是在德国存在一个依靠阻止遣返难民的而存活的产业,一些人靠这个产业发财,比如:医生给难民开生病无法乘坐飞机的证明、律师帮助难民打官司、翻译协助难民制造遣返危险的证件等等。这个新造的词在500个候选词汇中脱颖而出,也可见人们对难民遣返问题的关注。

而Alexander Dobrindt对于他发明的这个词获得恶词冠军,也不认为难堪。他说,要引起德国人对这个问题的重视,必须用一个猛词才行。

相关链接:

德国2018年度“恶词”出炉 你认识吗?

 

2015年和2016年,德国人讨论最多的是难民潮涌入德国的问题。而最近两年,人们更多关注如何遣返难民和将难民融入德国社会。

德国政府认为,他们已经很努力地将申请被拒绝的难民遣返了。比如就在前几天,德国汉诺威警方负责将两名被德国驱逐出境的西非象牙海岸的难民送回去。两名难民是26岁的Ivorer和他的29岁的同乡。Ivorer 2015年进入德国申请难民被拒绝。

2018年5月,德国当局决定遣返他回国。首次要遣返他时,他狂暴怒号、打砸东西、撕扯警察,警察不得不将他带回来。从9月开始将他关押在一个看守所里,并再次试图将他通过民航航班飞机遣返,结果也是劳而无功。他在被遣送的路上暴烈无常、拳打脚踢,德国警方害怕他伤及飞机上的其他乘客而作罢。为此,德国警方不得不租用一架小型私人飞机,请多位警察以及医生和翻译陪同他回国。这一次就花费了纳税人的钱16.5万欧元,相当于130万人民币。

2019年1月16日,早上7点24分,私人飞机起飞,将两位象牙海岸的难民遣返回国

被遣送的象牙海岸的难民从2018年9月一直被关押在这个看守所里

汉诺威管理法院确认26岁的象牙海岸难民Ivorer符合遣返条件

 

想想前不久德国总理默克尔乘坐专机要去阿根廷参加G20峰会,结果因为飞机事故而不得不改为乘坐民航前去,迟到一天。德国政府的专机是用汉莎公司淘汰下来的旧飞机改装的。此后还出现了两起部长专机在出访时出现故障的实例。现在,难民遣返用私人豪华飞机,超过了德国总理的待遇?看看这里本公众号的报道:

【德国快讯】德国政府穷得买不起专机 难民性侵到男人身上

而Ivorer号称他已经融入德国了,他的女朋友已经身怀六甲,但他“融入”的这个女人不是德国人,而也是一个申请中的难民。如果他因为女友和孩子的原因重返德国,要承担为遣返他而支出的费用。

最近还有一件奇葩事。一位名叫 Mortaza D. 的阿富汗难民被德国政府驱逐出境,并送回到了阿富汗。但阿富汗边检人员怀疑这名阿富汗难民的身份,所以拒绝他入境,即不接收他回国!无奈之下,护送这名阿富汗难民回国的两名德国警察,又不得不再护送他回到德国!

巴伐利亚州内政部发言人Steve Alter 对记者表示,这名阿富汗难民的身份早已经确定,他本人也亲自到阿富汗驻德国大使馆去面谈过,而且阿富汗驻德国大使馆也为他出具了回国的旅行证件,这怎么又怀疑起他的身份拒绝他入境呢?

估计阿富汗边检人员以怀疑身份为由不让他入境只是个借口,可能还有其它的原因,比如这名难民的身体的确有病,先让他在德国治好病再回来吧!最重要的是,这名阿富汗难民是一名有累累前科的刑事犯罪的惯犯。这样的人,让他回来也是个祸害,所以,还是让他继续祸害德国吧。

2010年,这名阿富汗难民通过偷渡的方式进入德国并申报难民。他的难民申请在当年就被德国政府拒绝了,但是由于无法确定他的身份,只能给他容忍居留让他暂时留在德国。

可惜他没有珍惜德国政府给他的容忍居留的机会,以便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勤奋来改变自己在德国的命运,而是频繁地触犯法律,前后共有23次被警察叔叔“请进”了看守所,所涉及的刑事犯罪有人身伤害、抢劫、偷窃、倒卖毒品和胁迫等。

现在,他又“合法”地回到了德国!德国政府除了继续确定他的身份之外,还要给他治病,还要像以前一样为他提供衣食住行和零花钱,直到阿富汗政府同意接收他为止。而作为当事人,重新回到德国的这名阿富汗难民也肯定闲不住,偷鸡摸狗的计划也肯定会马上提到议事议程上来的!

这一折腾的费用现在已经产生共计2.5万欧元!据报道,护送这名难民返回德国的这个费用是因为德国政府租用了公务机(Businessjet)而产生的高昂开销。别看这名阿富汗难民在德国已有23起犯罪记录,他一样可以享受贵宾般的待遇,由德国警察护送,乘坐公务机回到德国!

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遣返阿富汗难民的花费2.5万欧元

 

遣送难民的开销巨大。比如:德国一次遣返54名阿富汗难民,支付的飞机费用为29.9万欧元,还有1.55万美金的战争保险费和其他费用。去年遣返本拉登的前保镖的费用3.5万欧元。

对比一下:德国下萨克森州州政府官员一年国外出访的飞机开销为4.65万欧元。这还不到遣送一个难民花费的三分之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8年7月的一个报道说,难民遣返问题一直是德国社会关注的焦点,而进展一直不顺利。据媒体报道,很多难民为躲避遣返而玩“人间蒸发”,造成遣返无法进行。

2018年截至5月底,原计划遣返23900人,实际只送走了大约11100人,剩下的约12800人中,约11500人没有出现在指定地点、或者根本就找不到人了。另外约1300人,则出于不同原因而无法遣返–有大约150起是因为飞行员拒飞;有500起是因为主动或者被动的抵抗而不得不中止遣返–这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倍还多。

据该报称,相比去年,2018年上半年成功遣返的数字明显下降。尽管当局曾宣布将遣返17%的难民,但实际遣返率下降了4%。

据说,德国内政部长Seehofer已经有了一个法律草案,给将被遣返的难民带上电子脚镣,随时知道他们在哪个地方,不让他们突然消失。但是这个方案受到绿党的强烈反对,认为这是对人权的侵犯。到底这个法律是否能获得通过,还不得而知。

德国内政部长Seehofer

 

遣返难民困难的一个直接原因是德国国内有许多飞行员拒绝执行被拒难民返乡的飞行任务。

德国联邦政府表示,2017年有222次遣返难民的任务因飞行员拒绝飞行而搁浅。飞行员称,不参与有争议的遣返阿富汗被拒难民的飞行。2017年1月至9月间,有大约85次搁浅的遣返难民的飞行发生在汉莎航空公司以及子公司欧洲之翼航空公司,40次发生在杜塞尔夫机场。杜塞机场也是伴随遣返抗议最频繁的地方。但取消此类航班最多的机场则是法兰克福机场,大约取消了140次。

对于飞行员拒绝执行遣返难民的飞行任务,汉莎发言人兰伯提(Michael Lamberty)为飞行员们辩护,称这有时是出于安全考量。他对《西德意志汇报》称:“飞行员们作出载乘或者不载乘一名乘客的决定,是基于每个单独案例的。如果这名飞行员感觉,这趟班机的安全可能受到威胁,飞行员必须拒绝载乘这名乘客。”

到德国避难的难民,很多没有合法的身份证件,他们大多是将护照等证件销毁了,或者没有带出来。而在申报难民时,他们往往用假名和假的地址以及假出生日期。所以,要遣返这些人首先要搞清楚他们的真实身份,德国要求他们母国驻德使领馆的配合,给出回乡证件。而大部分难民不会配合德国当局的要求主动办理自己的身份证件。

为此,德国政府也采取“金钱诱惑”的方式,让被拒绝的难民自愿返回自己的故乡。比如:给每一位愿意回国的难民发放3000欧元的奖励金。但是,这个方法到目前为止收效甚微。

从去年开始,德国政府在考虑移民法时,提出了“并轨”的设想:让他们积极融入德国的难民,学习好德语,参加各种培训。以“移民”的身份而不是难民的身份留在德国,将难民并轨到移民中。目前,大约有30万难民找到了工作。德国联邦劳工部长、社民党的海尔(Hubertus Heil)曾经对一些联邦州提出批评,越来越多把一些已经很好融入德国社会的难民遣返。他说,“我确实有这种感觉,错误的人群离开了德国”,并对这些社会融入以及雇佣难民的企业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提出警告。

海尔还表示,社民党在上届政府期间,做到了“让年轻的难民可以在德国接受完(三年)培训,然后有机会在德国逗留两年”。

甚至连基民盟的人也认为,与其这么困难和花费这么多费用遣返他们,不如让他们好好学习德语、融入社会,进入德国紧缺的劳动力市场。德国目前缺少150万熟练的员工。

就在小编结束本文时,传来一个消息:德国联邦议会再次通过决议,将马格里布国家如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以及东欧的格鲁吉亚列为“安全第三国”,意思是在这些国家不存在政治迫害,因此来自这些国家的难民将被立即驱逐回去,而不进入德国的难民申请的程序。

去年,这个决议也在联邦议会通过了。但是,在提交给联邦参议院(上院,Bundesrat)表决时,由于绿党的反对而没有通过。没有联邦参议员的同意这个法律就不会生效。不知今年这个决议会不会也因为绿党的反对而功亏一篑?我们拭目以待。

延伸阅读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时间:2019年1月6日

德国遣返法规 你知道多少?

在安贝格(Amberg)发生庇护申请者袭击路人事件后,德国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要求制订更严格的遣返规定。相关规定巨细无遗。

(德国之声中文网)泽霍费尔部长(基社盟)表示,一旦在德国有违法行为,庇护申请人就必须立即被遣送,为此,他将很快向联邦政府呈送相关法律修改议案。这不是泽霍费尔的首个动议。现在的这一要求与上周在巴伐利亚城市安贝格发生的袭击事件有关。去年12月29日,4名年龄在17至19岁之间的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酒醉庇护申请者辱骂、殴打行人,有12人受伤。

没有数据显示,有多少人因在德国刑事犯罪被驱逐。不过,去年,被驱逐出境的总人数减少。2018年上半年,约有12300人被遣送出德国,与2017年同期相比减少约2%。

泽霍费尔部长(基社盟)表示,一旦在德国有违法行为,庇护申请人就必须立即被遣送

 

如果被遣返人在来源国有可能被处死或受酷刑;或者,因种族、宗教、国籍、政治观点或隶属于某个社会团体,其生命或自由受到威胁,德国法律原则上禁止将其遣返。当事人将在德国被”容忍”居留,直到客观条件改变,不再构成遣送的障碍。

 

谁可以被遣送出德国?

 

由于外国人必须有居住许可方能在德国居留,难民和庇护申请者在其申请被处理期间获得短期居住许可证。只要其庇护申请遭拒,当事人就不再有在德国居留的权利,并有责任在确定期限(不长于6个月)内离境。一旦超期,当事人就可以被强制遣送回其来源国。

 

犯了罪的外国人会受何处置?

 

理论上,其庇护审理程序尚未完结、获刑至少3年者,必须被遣返。因犯罪程度较轻而获刑较轻、或只是被确认为是对公共秩序与安全构成威胁者,是否应被遣返,则由有关当局决定。

相关决定基于两大考量:犯罪事实有多严重,以及作案人的保护需要有多大?一个仅违反了公共秩序、在其来源国受到酷刑以致死亡威胁的人,不会被遣送。有德国家庭、或有稳定工作的外国人,只要未犯重罪,被遣送的可能性也同样较低。

根据通行做法,被判至少2年监禁的外国人”可以”被驱逐。而要是所涉及的犯罪行为类似于2016科隆除夕夜袭击行为,则获刑一年的当事人也可以被驱逐。在那次袭击事件中,主要由来自北非和阿拉伯地区的男子组成的一个大型团伙袭击、性侵、抢劫了妇女。

2016科隆除夕夜袭击案发生后 德国在全国范围内加强了遣返的实施

 

谁被遣送,由谁决定?

有权指令递解出境的是两个不同的机构:由各州政府领导的外国人局和联邦移民及难民署。

一般情况下,外国人局负责送达及实施驱逐命令。但是,在庇护程序中,联邦移民及难民署也有权在拒绝申请后下令遣送。在这种情况下,遣送事宜亦由当事人所在州的外国人局负责。

鉴于很多应被遣送者不愿主动离境,则外国人局可要求警方协助。由于遣送的实际行为是边检的任务,因此,遣送一般由联邦警察实施。联邦警察的使命是保障德国边界的安全。

如果存在应被驱逐者有意隐遁的证据,则有关当局也可向法院申请,作出实施最长为18个月的”遣送拘留”决定。

 

当事人是否有权对当局裁定提出上诉?

 

有的。比如,庇护申请遭拒的当事人可向某个行政法院提出上诉,相关法院须对联邦移民及难民署的裁定作审议。不过,其申请因”明显无理”而遭拒的当事人只有一周时间提出上诉,其他人有两周时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