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两州大选落幕:重创基民盟!默克尔孤寂的政坛末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韦云)今年是德国的“超级选举年”,9月份的德国联邦大选,将终结默克尔16年的执政之路。另外还有6个州将举行议会大选。选战早已经开打!
 
3月14日,德国巴登-符腾堡州(巴符州)和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莱法州)进行了州议会选举。两州原本就颇受欢迎的州长:巴符州现任绿党籍州长Winfried Kretschmann(温弗里德·克雷奇曼)和莱法州现任社民党籍州长Malu Dreyer(马鲁·德莱尔全都获胜。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在两州都以惨败收场。

 

莱法州现任社民党籍州长Malu Dreyer赢得大选

巴符州绿党籍州长Winfried Kretschmann远超基民盟。他是德国首位绿党州长

 
德国的大选年

德国在2021年开年就进入了所谓的大选年。
 
1月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进行的党主席选举,结果是默克尔的忠实追随者北威州州长拉舍特当选为新一任党主席,自然这个党的未来和默克尔时代的理念差不多了,不会有什么突破。
随后是14日在巴符州、莱法州举行的州议会选举,以及黑森州的地方(各城市、县)地方代表选举。

 
随后还有四个州要举行换届选举,多个党主席也到期要换人了。9月当然还有最大的联邦议会和联邦政府的改选。
选举不同往年

今年,两州选民投票率大约都占65%。但受新冠疫情的影响,选民大都采用了邮政投票的方式,而且在两州占了半数或半数以上。所以即便还有部分选票尚未统计完毕,不过根据目前的结果来看,结局也就是这样了。
 
两位州长不会有什么变化,巴符州由绿党领导的绿黑联盟和莱法州由社民党领导的红绿黄联盟全都可以继续执政。当然,在巴符州也有可能出现绿党与社民党乃至联合自民党的执政联盟。
 
此外在黑森州422个市镇和21个县举行的市议会(或地方议会)和县议会的选举,也是邮寄选票为主。结果尚未完整出炉。
 
今年在黑森州是第一次在地方选举的同时还举行了外国人参事会的选举。
基民盟的惨败

此次两州的选举,惨败的都是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和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项党(AfD)。在巴符州,基民盟甚至打破1950年以来最低得票记录。基民盟秘书长Paul Ziemiak当晚承认了基民盟的失败。

 

莱法州的基民盟首席候选人Christian Baldauf的支持率跌进了30%之内,只有27.7%,比之前最低的Julia Klöckner(2016年31.8%)还要惨。Julia Klöckner在两次代表基民盟竞选莱法州州长失利后,被默克尔任命为联邦农业消费部长。

基民盟在去年全德国的支持率一路上升到40%。但是,今年以来缺走上了下坡路。其主要原因有两个:
一是作为执政党在防疫中出现了很多错误决策。比如没有及早购置口罩和疫苗等防疫物资。当然也不能排除,新冠大流行至今一年,封锁、解封、再封锁,也没控制住疫情,也让民众对执政党感到失望。
二是今日出现三起政商勾结的丑闻。先是爆出的一位基社盟和一位基民盟联邦议员的在口罩交易中的以权谋私案,随后就是基民盟议员的金钱游说丑闻,还牵出了台湾在德国的政商界的宣传布局。这些丑闻使得基民盟的声望大跌,选民纷纷倒戈其他党派。
媒体评论

国际媒体也对刚上任的基民盟党魁 Armin Laschet 表示怀疑,他是否还有可能问鼎总理府。而联盟党的总理候选人问题,也被一再延后讨论。目前,雄心勃勃要争取联盟党总理候选人资格的有两人:基民盟党魁和北威州州长 Armin Laschet 与基社盟党魁和巴伐利亚州州长Markus Söder。
 
比如奥地利媒体《Die Presse》表示:如果Laschet手里还有好牌,保持冷静;如果巴伐利亚州州长Söder安静不发难,如果没有新的丑闻,如果9月德国完成大规模接种,如果……。基民盟的老总好弱啊!
 
瑞士《新苏黎世报》预计选举将给联邦政府带来政治后果:“基民盟的双重下降趋势会延伸至柏林,并增加政府的离心力。至今Laschet都还没想好要如何领导一个不安全的政党。
 
英国《Times》也看到Laschet承受着压力:“自从大流行开始以来,基民盟所享有的主导地位可能因贿赂丑闻和对新冠危机处理方式的不满情绪而减弱。Laschet饱受政治压力,可能会敌不过他的最大竞争对手巴伐利亚州长Markus Söder(马库斯·索德)。”
 
瑞士的《Tagesanzeiger》认为现在是基民盟历来的最糟表现。甚至认为德国政府会成为一个没有基民盟的,由绿党、社民党和自由民主党或者和左党联盟的红绿灯联盟。
 
比利时的《De Standard》认为Laschet和Söder都有责任:“直到最近,基民盟和基社联党一直希望能够在9月底的星期日大选中获胜。但是,缓慢的疫苗接种以及口罩丑闻和可疑的游说活动使这一希望破灭了。Laschet和Söder还在相互角力,相要竞争联邦总理的职位。现在,两个人都必须在解决对立的同时为摇摆不定的党指明道路。”
 
《南德意志报》不相信这两个州的选举结果会拷贝到联邦选举中:“联邦议会选举会有所不同。在州选举中,如果人们对他们实际上不喜欢的党的工作人员更加满意,那么人们就将基本信念放在一边。但是,谈到联邦政府,根深蒂固的基本信念仍然占主导地位。”
 
其他的德国媒体也表示,两州选举的结果清楚地表明基民盟在后默克尔时代后继无人。
右翼民粹支持率下滑

除了基民盟的惨状外,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项党(AfD)在两州都有下滑,但在两州都有望保持第三大党的地位。
 
AfD因怀疑欧洲一体化,并反对欧盟单一货币政策而成立,后因反对默克尔政府的难民政策而壮大起来,8年的时间已经成为德国的第三大党。根据2018年9月的民意调查显示,大约有15%-18%的受访者支持该党。
 
但是随着难民危机的逐步化解,AfD已没有什么新的见解。趁着新冠疫情,该党人员又开始反对政府的防疫措施,甚至否认新冠大流行,也有个别成员参加了“横向思维”的反政府防疫游行。
图片
相关阅读令人震惊:德国新冠爆发有重大人为因素,示威者是祸首

不过对于此次的情况,AfD的联邦议会党团主席Alice Weidel(爱丽丝·韦德尔)认为是由于新冠疫情而导致的缺乏竞选活动的机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德国国家安全机关——联邦宪法保卫局将他们归为“极右派嫌疑案件”,认为他们可能威胁德国民主制度,并对这个政党的党员实施监听。这些都仿佛是卡住了他们的脖子,不让他们活了。
 
巴符州的选举中,ARD从2016年的15.1%,暴跌至11.8%。在莱法州的选举,ARD从五年前的12.6%跌倒了8.3%。如果这个趋势持续下去,估计今年的德国大选中,选项党可能过不了5%的门槛了。
德国下届总理会是谁?

如果想从州议会选举看到9月德国国会大选的走向,现在还为时过早,但是一年前德国还是欧洲抗议的标兵,现在却同样处于第三波疫情,每天上升的感染数字和疫苗问题让百姓对政府的抗疫政策失望,基民盟在不断的失去民心。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德国需要有改革能力的、有远见的新生力量来拯救这个官僚保守的政府。
 

图片

图文信息来源与:tagesschau.de//rtl.de//weit.de//rfi.fr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