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一家人感染新冠的惨痛经历:父亲靠人工肺逃过死亡 女儿住院 母亲咳嗽…这仅是刚开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德国黑森州的达姆施塔特(Darmstadt)有一户家庭,一家五口,其中父母和大女儿都被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感染后的遭遇却截然不同。
肺病学医生奇汉·塞利克(Cihan Celik)是其主治医生,他报道了这个令人惊奇的新冠感染案例。(本文由主治医生塞利克以第一人称来叙述关于这个家庭成员感染新冠前后的状态。)
今年33岁的塞利克医生是达姆施塔特医院的内科兼肺病学科医生,也是这案例报告的撰写者
我发现了新冠病毒在这个5口之家中如此特别的一切:最初的误诊、非典型的新冠感染患者、不可预测的感染病程、痊愈后遗留下无法预测的后遗症。
最重要的是,这个家庭成员的感染后出现了令出人意料的各种的症状,我们以为会发展成重症的基础病患者却很快就出院了,而原本以为应该很快出院的人却因感染新冠病毒导致身体迅速崩溃,而有人则仅仅是咳嗽几声。
这个5口之家居住在达姆施塔特公寓楼中:父亲和母亲的年龄都在五十岁左右,三个孩子,分别是20多岁的大女儿和两个未成年的儿子。
母亲是家庭主妇,父亲在建筑业行业工作。因此,他没有办法居家工作,在新冠瘟疫大流行期间,因为工作需要,他还是照常上班。
健康的父亲感染后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四月中旬,这个家庭的父亲发烧了。
他感到喉咙有些不舒服。最初是类似于痒的感觉,喝点水,咳嗽一下就恢复正常,但很快,他就感到喉咙痛,发烧。但他没有选择看医生,而是在家服用了布洛芬(Nurofen ,一种治疗感冒的非类固醇消炎药)后继续上班。
一周半后,他的病情迅速恶化。被救护车送往达姆施塔特医院救治。
我和我的同事立刻对他进行了鼻咽拭子与口咽拭子的新冠核酸检测。但最初的测试结果为阴性——可能是因为病毒已经进一步向肺部转移。
尽管检测结果是阴性,但我们确定已经被新冠病毒感染
因为最重要的证据是X射线成像显示,他的肺部有炎症。这种炎症的体现的数值很显然不是普通的细菌感染造成的。
所以我们再一次从他的深部呼吸道取出分泌物,然后再次测试。结果:阳性。
刚刚入院时病人,看上去的样子并没有那么的糟糕,但他的血氧饱和度数据是如此之低,按照他的血氧饱和度数据,他应该处于呼吸窘迫状态,但他没有。
这是新冠感染患者典型特征: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血氧饱和度与临床外观不符的患者。
那些看起来强壮和健康的新冠感染患者,有时候会在很短的时间突然进入重症监护室。
这也是新冠病毒患者病程最难以预测的原因。
这个家庭的父亲,他的血氧饱和度很快低迷到必须在重症监护室进行治疗。
在那里,我们采取高流量氧疗法——加温湿化高流量鼻导管吸氧治疗他。这种治疗方式最初是来自早产儿治疗医学:氧气与压缩空气和呼吸加湿一起供应给患者,从而使得更多的氧气进入血液。
母亲感染后仅咳嗽一天
与此同时,我们还对他的家庭成员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
两个未成年儿的检测结果显示,他们显然没有被感染。
病人的妻子,这个家庭的母亲其检测结果呈阳性。但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有生病。
直到几次谈话之后,她终于意识到,也告诉我,她曾经咳嗽了一天。仅此而已。
有基础病的大女儿感染住院二周出院
家庭中的大女儿被感染了。
当她发烧和干咳时,她没有选择在家,而是来医院接受检查。她的检测结果显示她也感染了新冠病毒。
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极其令人担忧的事情——由于自身免疫性疾病,她不得不服用抑制免疫系统的药物。她是基础病患者。
顺便说一句,巧合的是,她服用的抑制免疫系统的药物还包括羟氯喹
与她的父亲不同,在她体内除了病毒,细菌也在她体内传播。
这并不令人惊讶:当免疫系统减弱时,病原体很容易在体内定居。
因此,我们认为她的病程发展会和她的父亲一致,或者会更严重,很快就需要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因为就身体状况而言,她的情况会更加糟糕。
但,我们以为会发生的状况并没有发生,二周后,这个家庭的大女儿出院。
 
差一点就“完了”的父亲
这个家庭的父亲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但治疗效果并不佳。
很快,他的肺部出现了一种致命的超级病菌感染。这种感染更常见,特别是在新冠感染重症患者身上。
为了能更好的对他进行治疗,我们使用药物引导他昏迷。
然而,即使这样,我们也无法改善他的病情,因此,我们被迫将他转移到法兰克福大学医院试图使用体外膜肺氧合(ECMO)来抢救他的生命。
ECMO是一种高级生命支持技术,可以被认为是人工肺。能提高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患者的氧合,并可降低呼吸机相关肺损伤风险。
这种疗法是新冠危重症患者最后的希望,当所有其他治疗方式全部尝试都失败时,我们将诉诸于此。但我们并不想使用这一治疗方式,因为ECMO涉及风险,死亡率高得惊人。
一个家庭三个人感染,三种病程
这个家庭的父亲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现了如此最严重的病程,这是我和我的同事没有想到的。
因为这名男子实际上并不属于高风险群体。虽然他有高血压,以及轻度超重,但这在德国非常普遍。许多人甚至不知道他们超重了。
实际上,我原本以为女儿的病程会比她父亲的严重,毕竟她有自身免疫性疾病。
但与预期的相反,她只是接受了二周的抗生素和氧疗,然后就出院回家。
该案例表明评估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病程有多困难。从仅一天的咳嗽到发展成危重型患者。这个家庭的新冠感染成员为我们进行了全方位的演示。
从新冠病毒肆虐至今,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病得如此严重而另一些人甚至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被感染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依赖于各种推测:
病毒载量是否在感染中起关键作用?
是否取决于病原体在体内的传播方式?
还是全部取决于免疫系统在不过度反应的情况下可以抑制它的速度?
此外,其他器官的炎症似乎也很重要。因为,我们现在都知道,新冠病毒不仅只攻击肺部,而是一种可以攻击全身性的病毒,如侵袭心脏,大脑或肾脏。
感染痊愈不等于健康
一周后,大学医院的同事们完成了这个家庭中父亲的ECMO治疗。 
不久之后,他再次回到了我们的医院,我们将他从药物引导下的昏迷中醒过来。
但是,如果一个病人昏迷了这么长时间,他需要几天才能恢复谵妄、迷糊和错乱的神智。
于是从人工昏迷中醒来的他,接着在医院接受了九周的治疗才出院,但这只是漫长的身心恢复过程的开始。
出院并不等于回家。
他被直接送到康复诊所进行康复治疗和心理治疗:因为检疫规定,从他住院接受治疗以来,就没有与家人见面。而且又被人工昏迷近三周,经历生死考验,必须重视他的心理反应。
此外,新冠感染患者痊愈,不等于恢复健康。往往会有很多后遗症或反复的情况。
不幸的是,我们还不明白它们何时,以及为何会出现?
在这里,这个家庭似乎也适合作为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经典感染例子,可以在教科书中使用。
女儿出院后,经常突发虚弱。但我们找不到发病的有关原因。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也有待于观察。或者也正如其他新冠感染患者痊愈报告的后遗症,或许她得了慢性疲劳综合症。
穷人更容易感染病毒,是现实?
顺便说一下,仍然不清楚这个家庭的父亲在哪里被感染。有一件事可以肯定:该病毒在他的家庭中迅速传播。 
通常情况下,与被感染者住在一起的家庭中,约是15%的感染率。
但是,对于这个家庭,这个比率是50%。不排除,这可能是由于他们生活在相对狭窄的生活环境中造成。
不得不让我们想到了新冠病毒感染特性在这个家庭中崭露头角的最后一个点该病毒对于社会经济地位低的人特别危险因为必须使用公共交通;因为职业必须与他人密切接触;因为住在公寓楼中,空间有限,造成他们的高感染率。
但是,不仅仅是新冠病毒会造成这样的情况,新冠病毒也绝不是唯一影响穷人和弱者的疾病。
只是我认为作为社会的一员,我们必须问自己是否要再接受这一点!?
(全文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