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德国男童推向死亡的非洲难民是什么人?悲伤震惊之后的悼念和反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7月29日,发生在法兰克福火车站7号站台的惨案,成为很多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相关链接:【德国快讯】非洲难民推母女撞击进站火车一死一伤,银行存款要倒付钱 军人将免费乘火车

https://mp.weixin.qq.com/s/aGIak2XnhuK4A34MDNapRg

当天,年仅8岁的小男孩跟随母亲一起站在站台前等待火车进站,就在火车缓缓驶入站台时,男孩和母亲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男子一把推下站台。。

警方封锁案发现场

好在母亲反应及时,瞬间从轨道滚到两条铁轨之间的安全区,年幼的男孩则不幸丧生,火车直接从他身上压了过去!
 
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可以让一个人这么不择手段、心狠手辣?难道这是恐怖分子的新型恐袭策略?因为在7月20日,北威州小城Voerde刚刚发生了一件“恶霸推人撞击火车当场压死”的事情。
相关链接:德国恶霸推人撞击火车当场压死,横行一村无人敢惹 德国急需“扫黑除恶”

https://mp.weixin.qq.com/s/6rUFq_mNjWInt8ovNcjkhg

 

经过警方的调查,凶手的神秘身份才被一一揭开,案件的信息才逐渐明朗。
 
凶手名叫Habte Araya,来自非洲东部的厄立特里亚,已婚,有三个孩子,分别是1岁、3岁和4岁。2006年Araya偷渡到瑞士,申请难民。2008年Araya成功拿到难民居留,居住在苏黎世附近的韦登斯维尔(Wädenswil)。

Habte Araya

 
2011年,来瑞士5年后,Araya拿到了瑞士的长期居留身份。此后,他就可以凭借“C类外来居住证”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到申根地区任何一个国家旅行。

Habte Araya一家生活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Araya在瑞士被当作外国人融入当地社会的模范先锋。在获得居留后,他就苦学德语并参加工作,先是在瑞士阿劳做了六年建筑钳工。
 
之后参加了瑞士工人救助组织(SAH)的一个项目,在苏黎世交通企业的车间获得了一个职位。2017年,他在参加SAH年度报告的一次采访时,曾表示他喜欢瑞士的一切。

一份宣传折页上,Habte Araya被当作优秀融入当地社会的模范 

“刚开始因为语言不通、交流不畅,生活相对比较困难。但是现在已经不会了。我很喜欢这里,因为无论贫穷或是富有,人们都可以在这里获得帮助。”在谈到3个孩子时,他还表示:“他们的生活条件都比我要好很多、轻松很多。”
另外,上司和同事对他的印象则是比较拘谨和害羞,不过整体印象很好,都表示他很积极、很可靠、很勤奋,没有发现他有什么暴力、激进的倾向。
Habte Araya的工作照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Araya逐渐对自己的生活状态不满,厌烦了在交通企业的工作,变得越来越沮丧。
 
为了改变现状,今年年初,他不再工作,而是请了个长病假,去接受精神治疗。到底情况有多严重,现在还不清楚。

急救人员和警察在案发现场

直到7月25日,他的妻子打电话向警察求助,说她的丈夫将她和孩子都关了起来,还用刀威胁一名女邻居并把女邻居锁起来。
 
Araya显然是完全失控了,他的妻子说,从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当警察来到他家后,发现Araya早就跑了。
 
于是,警方在瑞士境内下达了通缉令,不过并不是国际通缉令,所以其他邻国并不知情。出乎瑞士警察意料的是,Araya竟然逃出境,并从巴塞尔一路逃到德国法兰克福。
至于他在瑞士有没有遇到巡警,又是如何逃脱的?在案发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激怒了他?他在德国住在哪里、见了什么人?警方还在调查当中。
 
据了解,在案发之前,他还试图将一名78岁老太太推下站台,好在老太太有所防备,只是摔倒在地受了些轻伤。
案件被曝光后,7月30日晚,当地民众在法兰克福总火车站广场自行发起了一场悼念活动,汇集了400人,法兰克福市市长Peter Feldmann还在人群面前发表演讲,呼吁大家要团结、要有人道主义精神。案发地7号站台也一时间变成鲜花和蜡烛的海洋。
一名31岁的哈瑙市民表示,他很同情这位失去孩子的母亲,她一定有严重的负罪感,所以,现在慰问和关心对于她来说是最重要的。
一对来自塞尔维亚的夫妇在追悼活动上表示,我们把德国当成了第二故乡,我们在法兰克福已经生活了4年。这件事情让我们感觉到非常伤心。
不过,在悼念活动中还有一些愤怒的声音,一位妇女手持画报,上面写着“是政策害死了人民”;还有一名男子对着悼念团体中的左翼人士大喊,怎么没把你推到火车前面呢!
 
此外,为了帮助这位不幸的母亲,法兰克福一位62岁的机械工程师Michael Kötter在 “gofundme.com”网站上发起了一个捐助活动。他说,我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死去是非常残忍的。没有人能把儿子再带回她的身边,这对她来说是非常大的考验。我们很希望帮助她,所以我想到了为她筹款,用经济上的帮助缓解他内心的伤痛。

截稿前的捐款数额

目标捐款数额是1万欧元,Kötter也把他的捐助活动也告诉了警察,一旦达到目标数额,gofundme会自动将钱转交给这位母亲。截至目前,捐款已经达到13161欧元。
 
8岁男童意外死亡的事情,也引起德国上下的辩论,一部分人因为凶手的难民身份,将责任推给政府,并对难民移民发动语言攻势,极右翼人士则趁机向执政党施压,大肆宣扬其种族主义思想。

案发地点的鲜花和蜡烛

另一部分人则变得恐慌,对社会和国家的不安全感越来越严重。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尽可能的保持冷静,一面希望安抚惊慌的人们,另一面则希望社会和政府可以找出一个合适的方法,尽可能消除本国人与外国人之间文化和心理差距。
 
面对这样特殊的案例,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外来难民移民问题,如何正确对待身边的环境和人,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