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做女人难,工作的女人更难!性别歧视收入低,性骚扰大面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近日,柏林一家民意调查机构Forsa在德国公务员联合会(DBB)的委托下做了一项民调,结果发现,德国超过四分之一的女性表示,自己在工作过程中受到过一次性骚扰或是遭遇性别歧视!

另外,德国职业女性在工作中,发现有女同事或女客户受到性骚扰的情况的比例甚至达到35%。相对于女性,男性在工作中受到性别歧视或性骚扰的比例只有6%。

据了解,这项调查没有将公务员与私企员工分开调查,只是按照不同年龄进行划分。其中最容易受到性骚扰的群体是14岁-29岁之间的女性和男性,紧随其后的是60岁以上的老人。

值得庆幸的是,面对骚扰和歧视,接近一半,也就是44%的人选择反抗或自助;还有一部分人则不敢采取任何措施,原因有很多,19%的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伤害,10%的人担心会给工作带来不利的影响,6%的人因受到上司或老板的骚扰,所以不敢出声。

最令人惊讶的是,在调查中,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女性感觉自己被骚扰或歧视,这一数据比前5年都要高。Forsa的老板Manfred Güllner认为,受到近期有关性骚扰的话题“Me Too”的影响,人们对类似事件的敏感度大大提升。DBB主席 Ulrich Silberbach提议,允许受到性骚扰的人进行“团体起诉”,这样对于受害者来说也是一种支持和鼓励。

“Me Too”(我也是)的话题最早是2017年10月发生的米拉麦克斯影业和韦恩斯坦电影公司联合创办人、电影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性侵的事件之后,被媒体广泛传播的一个社会话题,旨在声讨谴责性侵犯与性骚扰行为,鼓励女性勇敢维护自身权利。当时,美国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在推特上鼓励女性尽可能地传播“Me Too”这个词。随后,全球便刮起一阵猛烈的“Me Too运动”风潮。还有传言称,“Me Too”的受害者——意大利女演员阿基多同时还性侵过另一名男演员本内特,两人认识时,这名男演员只有7岁!不过,这个消息得到当事人的全盘否认。

在中国,“Me Too”也成为热议话题,尤其是曾经的中国佛教学会会长、北京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和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朱军被爆料后,更是在中国引发强烈风波。如今学诚法师被撤职,朱军据说也接受了处分,总归是给了那些受害者一个交代。

其实,从古至今,女性在社会上一直属于弱势群体,”Me Too”运动给了女性更多的勇气,鼓励女性勇敢反抗不公平待遇,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女性社会现状、重视维护女性权益。

参考链接:

https://www.n-tv.de/panorama/Jede-vierte-Frau-im-Job-sexuell-belaestigt-article20599434.html

本公众号其他相关链接:
德国女人怒了:同样是理发洗衣费用比男人高很多,不干了!
【德国一瞥】男女平等遥遥无期?全球性别歧视难题待解
延伸阅读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时间:2017年4月2日

 

德国高收入人群:高学历,性别男

调查报告的作者认为,妇女工资较低的原因是因为女性常常从事非全日制工作,以便有更多的时间照料孩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基金公司委托德国经济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德国学历越高,平均收入就越多。调查结果表明,在德国,一个人整个职业生涯的净收入因其学历的高低要比普通人的收入高出高出22%至64%。德国经济研究所调查报告的作者沃斯曼(Ludger Wößmann)周三(3月29日)在法兰克福表示,受教育水平高,失业风险也明显下降,”因此是最佳就业保障。”

根据调查报告,接受过职业培训者的一生净收入比未受过职业培训者的一生净收入平均高出14万3000欧元。获得技师或者技术员资格者的一生净收入通常可以平均增加12万9000欧元。大专毕业生一生净收入比一般人多26万7000欧元,大学毕业生多收入38万7000欧元。

此外,大学所学专业和性别的不同,也造成收入的巨大差距。例如男性医科大学毕业生一生的税后收入可比学徒工高出98万3000欧元,(女医生高61万2700多欧元)。而社会福利工作者平均只多收入2万欧元,但是该行业的妇女,其平均收入则高出79000欧元。

在艺术和艺术科学领域,高中和职业学校以外以及大学其它一些专业的教学领域,通常女教师的一生净收入也高于男性。不过,大多数专业对于男性来说,优势明显多于女性。

调查报告的作者认为,妇女工资较低的原因是因为女性常常从事非全日制工作,以便有更多的时间照料孩子。此外,具有优厚报酬的工作岗位常常被受教育良好的男性占据。

李京慧/乐然(德新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