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说德国最大性侵事件,女人性感穿着是“共罪”?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小丁

新年第一天,总部位于波恩的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发长文回忆五年前除夕之夜到元旦发生在科隆、汉堡等大城市震惊全欧的大规模性骚扰、性侵及偷窃事件极其延续至今的深远影响。《明镜周刊》报道光是科隆就有上千名受害者,其中一半遭到性侵。
当时科隆女市长Henriette Reker呼吁女性要和看起来像外来人口的男性保持“一臂距离”遭到群嘲,德语eine Armlänge也成登上热搜。德国之声一位女记者就此发表了一篇社论,提出了一个我当时闻所未闻,如今却遍布全网的观点:受害者有罪论。
社论说,性侵这种事情发生后,舆论总是聚焦在女性身上:短裙热裤不要穿啦,肩膀后背不要露啦,偏僻夜路不要走啦,平时作风不要骚啦,和女市长告诫女性的思路如出一辙。女性已经是受害者,再承受舆论压力实属不公平。这种指责受害者的风气应该喝止。
无独有偶,大洋彼岸的我们也正在见证性别之争的修罗场。去年底脱口秀演员杨笠的一句“男人无底线”成功将其送上热搜和举报。她在台上询问在座女性夜晚打车时是否害怕。台下一位女嘉宾发言说:“我真的非常不喜欢司机异样的眼神,但是我还是会坚持穿我自己想穿的衣服。”
是不是像极了一群羊开会讨论如何避免被狼叼去?猪说要集体行动、避免落单,牛说太阳落山后就不再觅食,松鼠说披上和周围环境类似的保护色,但都被羊一一否决:“我们已经沦为食物链的低端,还要被限制行动?为了避免成为恶狼的盘中餐,我们建议他们今后改吃素!”

 

事实上没有人指责甚至怪罪受害者。不要穿、不要露这些建议又不是行政指令,不遵守也不会罚款,顶多算“生活小窍门”,是在受害经历的基础上总结出的些许经验,带有主观色彩,未经双盲实验,按照去做也不一定保证安全无虞,不按照去做也不是必然导致灭顶之灾。
如同新冠当前,你突然体温异常,头痛脑热。医生告诫你要多喝热水少喝粥,不去人流密集区,勤洗手来不摸脸,出门在外戴口罩。你却说:“我想去哪、吃什么、穿什么是我的自由。我的身体我做主。我身体已经不舒服,你还要干涉我的生活习惯?况且戴了口罩也没见新增病患数下降,证明戴不戴和得不得病无关。”
回头想想,穿着暴露、走夜路这些行为真的和性侵无关吗?那些认为无关的人如果自己有未成年的女儿放心她们大晚上独自出行吗?有些地方已经是民众口中的No go area,连壮年男性都避免前往,为什么提醒女性少去就成了对女性的歧视?难道邀请妹妹你大胆往前走才算性别平等?
大疫当前,欧洲很多国家早已颁布宵禁令。西班牙从早前的午夜24点提前至23点,法国也宣布二十个受灾严重的大省从晚20点提前至18点。病毒传播不分早晚日夜,但为了减少人口流动也不得不出此下策。同样,研究走夜路和治安之间的关系,可以指导夜间巴士的投放量,并非要限制女性自由。
德国之声的社论援引数据,衣着保守国家和举止开放国家的强奸率并无明显区别,因此得出衣着和强奸无关结论。但是这两类国家对强奸的定义本就有所不同,对女性的社会约束更是有着天壤之别。还有人举例说有一场受害者遭性侵时所穿的衣服展览,里面的衣服都平平无奇,毫不出位,更不挑逗。
我们看惯了服装巨头的广告,这件商务休闲,那件红毯走秀。既然每件衣服都有自己的风格,必然有的衣服能吸引更多人目光,甚至勾起人的私欲。这其中当然有的人发乎情止乎礼,有的人则管不住自己。作为成年人,不是要求别人“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而是对自己可能吸引到什么样的人心里有数。
可能还是有女权不服气:为什么都是在提议、规劝、教育女性?正是因为觉得女性还有通情达理的可能性啊。性侵是重罪,犯事者锒铛入狱,甚至处以极刑,还有什么可教育的?难道希望对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提早出狱,回到社会吗?
新冠疫情总有一天会控制住。两性之间的矛盾却永远不会平息。也许只有发展到男不男女不女的社会两性之间的矛盾才会彻底消弭。你期待这一天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