刮目相看一惊叹!新冠疫情后德国人竟然变漂亮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韦 云)新冠病毒能养颜?这个说法可能被视为无稽之谈。但一个现象估计会让您惊叹:当疫情过后您再上班工作时,发现身边的女同事已经今非昔比,更加迷人。女别三月,要刮目相看了。
去年春天新冠疫情在德国爆发后,德国也采取了两个月的封锁管制,之后就有数据统计称管制期间,居家办公、视频聊天等都造成网络使用大大增加。IT行业的人肯定不会失业。但是谁又能想到,这样憋屈的生活方式竟然还促进了整容业的爆棚发展。
 
镜头里的面容惨不忍睹
 
坊间传说亚洲四大“邪术”:日本的化妆术,韩国人的整容术、泰国的人妖术,再有就是中国的PS术啦。
现在手机上都有各种P图软件,网上看到的照片甚至连小视频都能经过层层修饰,展现出完美容貌。前不久还看到一个60岁的华人女性把自己的照片修成年轻少妇,自称35岁单身找对象。所以说男女青年特别要注意,对于不愿意开视频见面的另一方要多留个心眼,光看照片是没用的。
 
一旦视频的话,那可基本就是真面目了(除非有高超的化妆技巧),而且大多数人在镜头前会显得略微偏胖。尽管有些聊天视频软件(比如Zoom)有美颜功能,不过区别不大。
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的,聊天、说话时的表情是不是奇怪等。当面对摄像头,更容易发现自己说话时,眼部的皱纹、耷拉的嘴角、晃动的下巴肉。有时会很不自在,甚至有点惨不忍睹了。
 
所以德国美容整形外科医师协会(VDÄPC)的长年主席Dennis von Heimburg说频繁的视频会议促进了美容业务的兴起。第一波疫情刚开始时,大家都紧闭在家,医美手术的咨询量开始下降。但是之后需求迅速上升,尤其是面部护理和吸脂的需求量很大。
 
很好理解吧:面部护理因为视频会议要看到脸,抽脂因为长期在家缺乏运动、只有吃,肥的。
 
口罩令是个好帮手
 
在东方人眼里,西方人大都是双眼皮、大眼睛、长睫毛、高鼻梁,我们要动刀子的那几个部位,他们都不需要。而且日常生活中化妆出门的德国女人并不多,他们还需要整什么呢?
德国女人也喜欢苹果肌、厚嘴唇
 
德国南部Lindau的博登湖医院(Bodenseeklinik)的Werner Mang博士教授(71)是德国最著名的美容医生之一,他对《图片报》说:“在新冠时期,很流行小型美容手术”。也就是我们说的微整容。
教授说原因在于:
顾客现在比过去更有时间和钱(不能逛街血拼了);

由于居家办公,同事们不会发现手术后恢复期的视觉后遗症;
现在又没法度假,就算出门戴上口罩就能遮住嘴部肿胀了。

案例一
 
“由于新冠,我只是在家工作,没有约会,没有旅行。所以这是整容的最佳时机,没有人会注意到变化,也没有人会看到口罩下的肿胀或淤青。”来自瑞士苏黎世的护士Sabrina Wüthrich(23岁)说。她的唇部注射费用约800欧元,脸颊800欧元。
“这类微整形的需求趋势正在上升,”Mang教授说:“我们目前每天至少两个这样的小手术,一个月就是40多例。在新冠之前,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不过对于教授在博登湖医院的治疗中,三分之二还是医疗和重建性的。
 
案例二
 
与亚洲人相比,德国人普遍显老,有饮食的原因也有生活习惯的原因。德国人喜欢晒啊!旅德华人都懂的。
“因为现在哪里都关门了,没地方shopping,所以我把省下的钱,用来做了个面部提升。” Lindau本地的51岁的Diana Posmik这样介绍:这种治疗,就是抽取自己的血液并离心处理。再将纯血浆与透明质酸(玻尿酸)混合,然后分以约100针将其注射到面部皮肤下约三毫米处。费用:1500欧元起
 
案例三
大脚趾边上有个大鼓包,这在很多华人看来可能并不是问题,不影响走路就行了。在德国很多人也有这个毛病,也不是都去做手术的。
Andrea Comolli(56岁)患有足部大脚指畸形外翻已达16年之久。很长一段时间,这位杜塞尔多夫的女售货员都无法进行手术:“我不能长达六个星期不工作。”所以在新冠封锁期间,她决定做这个脚部手术。“我在年底做了手术,到新年后已经恢复得非常好了,并且正在做理疗。工作上,电话会议和在线约见就可以了。 因此,我的同事们几乎没有注意到我已经将近四个星期行动不便了。”费用:5000欧元
 
为Andrea Comolli做手术的足部外科医生Adrian Wiethoff解释说:“脚趾外翻是德国最常见的前脚畸形,1000万人有这样的问题,也是诊所最频繁的手术。
 
再小的手术也有风险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过是否要通过手术来让自己更漂亮,还是要考虑一下的。有风险啊!
 
VDÄPC的Danis von Heimburg教授警告说:“一个经过深思熟虑和始终如一的卫生概念至关重要。这包括对每个患者的定期检测。但是,即使概念正确,每个人都应仔细考虑是否确实需要做手术。”
 
他对《图片报》表示:“医美也是一种医疗程序。但是这种手术不是医学上必须的,而是选择性手术。所以医美手术总是对可能的并发症信息有更高的要求。认真、严肃的整形外科医生总是会在咨询中指出可能的风险。特定的风险取决于特定的手术。”
 
当然,疫情后您可能遇到的同事变成了杨贵妃。这也不能怪她,禁足在家,没有约会与运动,每天吃饱了就坐着不动。变胖也在所难免。
 

 


信息、图片来源于bild.de//网络

图片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