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5天再杀人,德国成伊斯兰恐怖分子天堂,司法大漏洞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就在欧洲被新冠病毒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另外一种“政治病毒”——伊斯兰恐怖暴力袭击也让人震惊不已,在法国和德国均有人死在这些暴徒的刀下。
在被媒体称为“恐怖分子天堂”的德国,伊斯兰恐怖袭击的危险有多大?

仲秋时光,能在新冠疫情下来一场轻松的城市游,算是2020难得的美好时光。

10月4日,托马斯L.和他的同性伴侣在开启德雷斯顿城市游时,在享用美味的晚餐时,估计从未想过会有一别生死两茫茫的事情发生。

随着德雷斯顿凶杀案的进一步调查,行凶者的身份确认和公开,使得有一个问题萦绕在德国大众心头,挥之不去,也让各国关注者非常困惑:

德国已经成为恐怖危险人物的乐园了吗?成为第二个法国?

这名持刀行凶的恐怖分子,名叫阿卜杜拉·阿尔·哈吉·哈桑(Abdullah Al Haj Hasan),2015年10月作为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抵达德国,并在2016年5月获得难民身份。

据说,他在难民收容所生活时,就开始为ISIS招募追随者,还威胁一同居住在难民收容所,但属于不同信仰的人我今天要屠杀你。基督徒,你张大嘴巴,我会割断你的舌头。”这是他写给一位信仰基督教难民的威胁信。

为什么德国政府会允许如此一名极端恐怖分子获得难民身份?

而且,在2018年,他就因为策划恐怖袭击而被捕入狱,为什么不将他驱逐回叙利亚?

9月29日,哈桑从Regis-Breitingen的青少年监狱释放。在将他释放之前,今年7月专家们再次评估哈桑再犯罪风险,结果是“高”。

重点是,德国当局为什么不监控这样一个对社会而言高度危险的人?让他自由的行走在德雷斯顿的街头,最终让他被释放后的第5天,当街执行了这起恐怖袭击案,一死一伤。

狂热的ISIS恐怖分子用这把厨房刀杀死了德累斯顿的游客托马斯,刺伤他的伴侣

阿卜杜拉·阿尔·哈吉·哈桑案,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

德国刑事警察局的数据,目前有600多名极端伊斯兰主义者威胁着德国民众的生命安全。

只有600人?来自德媒推断,应该至少有18.7万名应该离开德国的外国人,还居住在德国。而这些人本应该全部被驱逐出境的,但却因种种原因不能使其离开德国。而在其中有众多伊斯兰恐怖分子。

按照德国当局的说法,因为存在各种理由,所以暂停驱逐。这些原因包括还在司法过程中、文件丢失、健康原因和人道主义等等。至于2020年,则因为新冠疫情,当局放宽了驱逐条件,有些甚至给了居留许可。

德国警方也说了,我们识别他们的安全风险,我们会对他们进行监控,确保民众的安全。

问题是,真的做到了吗?

2016年12月19日,德国柏林的卡车冲撞圣诞集市事件,导致12死48伤…..。这是发生在德国的最大的伊斯兰恐怖袭击事件。

这起恐怖袭击事件的制造者,突尼斯人阿尼斯·阿姆里(Anis Amri)一直在就德国警方的视线内,属于被监控的极端伊斯兰主义者,属于要被德国当局驱逐的人员。

阿姆里就在警方的眼皮底下,执行了他的疯狂的恐袭计划!

2015年6月,德国难民局接到了一个青年的难民身份申请。阿尼斯·阿姆里,21岁,从意大利来到德国,希望能在德国寻找就业机会。

其实,当德国难民局看到阿姆里的档案时,已经发现这是一名有前科的极端伊斯兰主义者。阿姆里在意大利时,在学校纵火,被判刑5年……

对于这类前科分子,德国难民局拒绝了阿姆里的难民申请。

却又不知是何原因,最终给了阿姆里一个容忍居留(“容忍居留”是德国政府颁发给那些难民申请被拒,又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被遣返的难民申请者的一份暂时居留证明)。

不过,在此同时,当时政府也将阿姆里化为“危险人物”一档。

危险人物,德国警方必须定期监控。据悉,在柏林卡车冲撞圣诞市场的恐怖袭击前,有人前往警局报案,阿姆里将策划一起恐怖袭击事件。

但是,根据当时警方的调查,认为这是无稽之谈。

什么都没有发生!

相反,这名阿姆里在德国期间,还从德国社会福利系统中获益匪浅:阿姆里用14个不同的化名,3种国籍在申请难民,并获得了社会福利。

直到恐怖袭击案发生后,德国当局才正视之前的一切蛛丝马迹,但逝者以归去。关于德国警方在该案件中失误,至今还没有澄清。

在德国阿尼斯·阿姆和阿卜杜拉·阿勒哈吉·哈桑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

本·拉登的保镖萨米(Sami A.)

 

本·拉登的保镖,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竟在德国每月拿着超过1100欧元的救济金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

2018年7月,经过多年的法律拉锯战,萨米终于被驱逐到突尼斯。

1997年,萨米从突尼斯抵达德国,根据调查,他在阿富汗恐怖主义营地接受过培训。原本当时就应该将他驱逐出境。

不过,北威州明斯特的最高行政法院考虑到如果把他遣送回国,Sami A.可能会受到非人道的酷刑,于是法院做出判决让他留在北威州波鸿市,但是每天都要到波鸿警察局备案。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2000年和2001年,萨米在一家德国安全公司工作!

冯克媒体集团(Funke Mediengruppe)的报告显示,萨米在安全公司Klüh Security GmbH工作。这家安全公司主要负责保护名人或大型活动,以及机场、银行、医院、德国联邦国防军设施的安全。

冯克媒体集团的要求Klüh Security GmbH提供萨米的资料。该公司表示,由于时间太长,个人资料不再可核实。

 

拉希德·K(Raschid K.)

2004年,萨拉菲恐怖危险人物拉希德从车臣来到德国。

但在2005年,他的难民申请就被拒绝了。然而,根据俄罗斯当局的说法,查无此人,导致他无法被驱逐出境。

然后,拉希德获得了容忍居留,然后的然后就是他一共将此容忍居留前前后后的延了30次!直到2019年被媒体曝光后,在德国社会引起轰动。

重点是,在这14年的容忍居留期间,他还多次犯罪,包括入室盗窃罪等,并三次被捕。

据说,拉希德的家中还有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并配用大量子弹!

调查人员证实,拉希德与34岁的土耳其裔德国人,ISIS恐怖分子Ugur S.是好朋友。在今年3月,北威州警方挫败了一起恐怖袭击案件,Ugur 是主犯。

2020年9月,拉希德终于被驱逐回俄罗斯。

艾曼(Ayman N.)

 

叙利亚人艾曼。2015年,14岁,尚未成年的艾曼独自一人从叙利亚来到德国,成为一名难民。

2017年初在互联网上与恐怖组织ISIS的支持者建立了联系。不过,他与潜伏在ISIS支持者中的德国警察聊天时,写道:“我并不想在德国生活,我只想在这里做事。不过拿刀只能杀一两个人,爆炸才是最好的方式。”

2017年8月,哈雷地区法院开始对艾曼进行“准备严重危害国家的暴力行为”的审判。但是,当证人指控艾曼只是ISIS“潜伏者”。

在2017年9月第三次听证会结束后,哈雷地方法院宣布不再负责艾曼的案子,并将此案移交给柏林邦最高法院,据悉原因是:关于外国恐怖组织成员的新指控。

但分庭法院暂停了诉讼程序,因为“重新调查”,艾曼获释。

自2017年12月以来,他一直住在萨安州的Friedersdorf的一个难民收容所,他戴着脚镣,12名警察全天候监视艾曼。

监视成本为5000欧元每天。

都是德国纳税人的血汗钱。

贾伯·巴克(Jaber al-Bakr )

 

2015年2月,叙利亚人贾贝尔·巴克尔(Jaber al-Bakr)进入德国,并于6月获得了三年的居住权。

仅仅一年多之后,德国警方就注意到了这位22岁的年轻人:巴克在网上研究了爆炸装置,并购买了基本材料。根据警方的说法,他准备代表ISIS,计划袭击火车或柏林机场。

美国情报局曾多次监听到这位22岁的叙利亚人与IS恐怖组织成员通话讨论炸药制作问题以及计划爆炸事件。

但是当德国警方准备拘捕巴克时,巴克却逃脱,但在巴克的房间内找到大量的自制炸药。在全德范围内进行搜捕后, 警方于2016年10月在莱比锡的一间合租房内将巴克逮捕。

根据监狱法官的说法,这名男子有自杀风险,被捕后被转移到莱比锡重刑犯监狱单独关押。10月12日,巴克在监狱中自杀。

当时有很多人怀疑,是德国官方下令将其杀害的。

德国恐怖主义专家如是说 

 

恐怖主义专家彼得·诺伊曼(Peter Neumann)表示:“由于德国很多机构自个为战,奉行自己的战略,只在绝对必要时才共享数据。”

几乎不可能完全监控。而且,德国警方还严重缺员。

德雷斯顿的哈桑案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他没有被驱逐出境,也没有被永久监视。我们国家的法律在应该保护我们公民的地方,严重失职。

萨克森州州长迈克尔·克雷奇默(Michael Kretschmer):“德国必须以此为契机,将能驱逐出境的极端危险人物全部驱逐出境。

面对德国现在成为恐怖分子乐园的局面,德国人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一方认为是,警方办事不力,无能。

另一方认为,难民来的太多了,警方资源有限,不能强求。

其实这一切的源头是什么?

默婶当年名句“我们能做到”,真的做到了吗?

因为这些伊斯兰主义者。德国社会被撕裂了!

其实,就不应该放他们进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