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险无比的复合变异病毒浮现!德国变异病毒感染潮爆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近日,德国多地在检测中发现,英国变异病毒引起的感染潮席卷南北,给已经缓解的疫情再度蒙上了巨大的阴影,让人不寒而栗。而且,更加让人闻风丧胆的噩耗再次从英国传出:一个复合变异病毒(一个新的变种病毒结合了两种不同变异病毒特性)已经出现!
 

2月1日,英国发现了首例英国变异毒株B1.1.7的变种——名为“E484K”的复合变异病毒。这个变体结合了两个不利于人类的特性:不仅有着更强的传染性,还能阻止疫苗对新冠病毒的防御作用。

 

伦敦街头,人们等待接受病毒检测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新冠病毒的原始毒株开始变异:

英国变异毒株B1.1.7,相比原毒株,具有更强的传染性和更高的致死性;

南非变异毒株B.1.351,最令人担心,因为携带的突变基因能抑制新冠疫苗的疗效;

巴西变异毒株P.1,相比原毒株增加了二次感染的概率。

这些变异毒株的出现,给曙光初现的人类抗击新冠病毒战役笼罩上一层阴影,不但要抗击新冠病毒,还要同时对抗新冠病毒的好几个加强版的兄弟。

病毒变异正在与人类防疫赛跑,似乎下定决心要让疫苗失效。这个“变异”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之后,似乎就再也关不上了。

或许正如病毒学家陆蒙吉教授所说,新冠病毒将成为第五种与人类共存冠状病毒,而接种新冠疫苗将成为每年必做的事。

 

E484K复合变异病毒
英国政府新型与新兴呼吸道病毒威胁咨询小组(Nervtag)报告称,从1月26日开始截至目前,他们在大约214000个经过基因测序的变种样本中鉴定出11例“E484K”的突变。

只有11例,似乎并不多。

但报告还表明,部分样本可能是独立完成这种突变的,而并非由单个病例传播的

换句话说,这11个案例仅仅是个开始。

研究人员预计,新冠病毒将继续突变

据悉,突变是发生在病毒RNA上一个叫做E484K的位点。这个突变体除了出现在英国变异毒株中外,也在南非和巴西变异毒株中出现。

E484K突变实际上并不新鲜:自从新冠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它已经在基因组序列中出现过多次,因为这很可能是逃逸突变,当很高的感染率或相应的疫苗接种率导致所谓的群体免疫时,就会发生这种逃逸突变。

英国变异毒株显然正在发生这种情况,这些英国病毒在人体内繁殖时由于随机复制错误而获得了现在的新突变。

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菲格·丁(Eric Feigl-Ding)推特(Twitter)上表示,这种突变会加强传染力,也可能对疫苗提供的免疫保护产生一定程度的抵抗力,或许还会有更多二次感染的概率。

 

德国绿党要求全德做变异毒株检测
1月28日,德国联邦政府相关的部位的国务秘书举行了紧急会议,协商边境管制的行政指令:对边境实施新的大规模的严厉限制,海陆空通道都被管控起来!《突发要闻:德国宣布大规模严厉管制边境,游客回不了家?》(点击阅读)。

德国政府之所以要严格管制边境,就是为了遏制新冠变异病毒在德国境内的传播。

但事实证明,封锁太晚,变异病毒已在全德传播。

1月20日,巴伐利亚州的蒂申罗伊特地区(Landkreis Tirschenreuth)在多家养老院中爆发了新冠病毒感染,而其罪魁祸首就是变异病毒。截至目前,该地区成为德国最后一个新冠热点地区,其感染率(每10万居民7天感染人数)高达322。

1月28日,科隆市政府报告称,在科隆市的4家幼儿园发生英国变异病毒感染事件,有四名幼教老师和两名孩子被确诊。

2月1日,索林根(Solingen)市政府报告称,几周前,该市开始在全面检测病毒,最终发现确诊的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中有15%是被英国变异病毒感染。

2月2日,科隆市政府再次报告称,变异病感染毒已经在一个难民营集中性爆发。

这所位于Herkulesstraße的难民营居住了108难民,其中41人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在检测病原体后发现,有31人是被南非或巴西变异病毒感染。

纽伦堡市政府也报告发现变异病毒……

面对来势汹汹的变异病毒,下萨克森州的绿党呼吁对变异病毒做广泛全面的测试。

“仅靠警告来对抗高传染力的变异病毒是不够的,”绿党卫生专家Meta Janssen-Kucz说。“如果我们要走出新冠防疫政策,现在必须将对抗变异病毒放在首位。”

尽管目前新冠感染发病率在下降,但Meta Janssen-Kucz认为,由于变异病毒存在,有可能会导致爆发第三波疫情。

因此,绿党建议,除了全面引入荧光核酸检测(Delta-PCR-Tests,可直接显示是否被变异病毒感染的)外,还要对废水做新冠检测,这样也有助于更早发现新冠病毒的传播。

眼下疫苗还是有效
科研人员目前已经在研究这些新出现的突变对现有的新冠疫苗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美国疫苗公司诺瓦瓦克斯(Novavax)公司针对南非的4400名测试人员进行的一项小规模新冠疫苗接种研究表明,如果E484K突变体大规模爆发,则将使新冠疫苗的有效性从90%下降至60%。

1月27日,德国Biontech和美国辉瑞(Pfizer)联合发布新闻稿,在实验室中使用人工产生的病毒检查了针对巴西和南非变种的疫苗的效果:

事实证明,有E484K突变体的变异毒株对病毒的中和作用减弱。但是,这“可能不会导致mRNA(信使核糖核酸) 疫苗效力的显着降低”。

结果还表明,无需开发针对新兴变体的新疫苗。

吉森大学病毒学研究所所长弗里德曼·韦伯(Friedemann Weber)说,人体形成各种抗体。因此,他可以想象免疫反应会稍微减弱,“但是仍然有足够的其他抗体可以中和病毒。”这符合Biontech / Pfizer的实验室检查结果。

不过,Biontech和辉瑞公司希望继续监视新出现的变异毒株,并继续检查疫苗在接种疫苗人群中的有效性,以便在紧急情况下快速适应他们的疫苗。

此外,人体的免疫系统还能通过够杀死感染细胞的 T细胞与入侵者作斗争。

苏黎世大学病毒免疫生物学教授克里斯蒂安·蒙兹(Christian Münz)认为载体疫苗同样具有优势,如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合作研发的牛津疫苗在注射一剂后,即可大幅降低病毒传染力,具有高度防护力。

因为它们能更强烈地刺激T细胞。T细胞反应的三分之二不是由尖峰触发,而是由被感染细胞表面的蛋白质触发。

但牛津疫苗对65岁以上老年人的保护机制只有8%或不到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