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周五罢课为未来”学生运动陷入困境,德国首次向旷课者开出罚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019年2月曼海姆市上千名学生罢课参与“星期五为未来”的示威游行

 

位于巴登符腾堡州的曼海姆市的城市管理部分门,给当地参与“星期五为未来”罢课行动的六名学生开出了88.5欧元的罚款单,因为他们在5月24日参加示威行动而少上两节课。这在德国是第一次对参与此类行动的学生进行罚款。

处罚通告内容:
罚款:88.50欧元,其中60欧元罚款,25欧元手续费,3.50欧元其他手续费。

证据:班级记录。

证人:女校长Silke Herr。

 

这一活跃的全国性组织的曼海姆小组的发言人表示,对于管理当局想要“通过罚款来阻止这合法行为”的做法是“不可理解的”。

前北威州警察曾表示要退逃课学生进行罚款,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快讯】购物看仔细:一包燕麦片价格差3倍   大批学生罢课游行一周警察处以罚款 德国洗钱案件再创新高

https://mp.weixin.qq.com/s/4Keo5Vqmk0YFQDGwNsijMg

建立法律援助账户

 

“星期五为未来”向全国呼吁,希望能建立一个法律援助账户,统计接到罚款的人并给与帮助。必须向全社会公开这些受罚案例。这些气候保护运动者认为:我们支持义务教育,这是我们享有的特权。但是气候危机,直接影响到我们未来的生活,我们不得不参与抗议活动。

曼海姆的学生抗议游行

这些活动人士得到了巴符州议会内左翼政党的支持。7月18日,负责曼海姆地区事务的议员Gökay Akbulut认为当局的行为“过分了”。他们限制了学生参与“星期五为未来”的政治活动。

Akbulut说,这些来自Sophie-Scholl-Gymnasium的学生因“无故缺课”而收到了罚款单。

她批评道:“我们也许不知道全世界花了多少,但现在我们知道为了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的代价就是,交给卡尔斯鲁厄地区政府管理部门的88.5欧元。”

运动起源

污染加剧、全球暖化,为了抗议人类发展导致气候变迁,瑞典女学生图恩伯格去年开始发起“星期五为未来”运动,每个星期五都罢课前往国会门口静坐,敦促政府着手解决气候问题。这样的举措,除了让图恩伯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全球各地的青年也纷纷响应,让这个保护环境的运动遍地开花。

■ ■■■■

 

在德国的年轻人们也是蜂拥而上,各地罢课不断。孩子们选用这种方式参与政治活动,是认为只有罢课,才能让全社会重视他们的言论、观点。

本公众号曾经的报道:

一个瑞典女孩搅乱学校:德国学生周五都不上课了,他们要干一件惊天大事

https://mp.weixin.qq.com/s/aUaHvlmg5qgod5taAy-tqQ

【德国快讯】学生周五罢课游行为环保,席卷德国,家长还大力支持?

https://mp.weixin.qq.com/s/J_mCc-oc8G30FT_Yi7Zb5Q

批评浪潮不断

 

德国实行的是义务教育,孩子们从小学到大学都是享受免费教育。公立学校的经费都是由当地政府发放。未满十八岁的学龄儿童(青少年)两天以上的缺课就要有家长的书面证明材料。学校也有义务监督该校的学生出勤情况。如果多日不见学生,也没有家长通知,学校有责任联系警方。警察自会上门找家长。

■ ■■■■

 

从去年年底开始的这项学生运动,被很多大人或是批评者称为是“逃学借口”、没有实质内容的情绪性运动。

自民党(FDP)主席Christian Lindner也表示,气候政策是“专家事务”。

前柏林Neukölln区区长Heinz Buschkowsky曾在《明镜》周刊上发表的一篇评论中称,多数示威青少年有意曲解“未来星期五”,将其作为“旷课许可”。

而且,和Buschkowsky有相同认知的人还有很多。

 

校长检举

 

Sophie-Scholl-Gymnasium的女校长Silke Herr给政府部门的报告称这些孩子们不上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还总有一大堆的理由。她还说自己担任校长,就要对学生负责,学校本就该保持政治中立。不必问他们为什么逃学,事实就是:他们逃学了。

“请教条”网上范本

 

如果这些参加运动的学生们给老师一封家长的请假条,估计处罚就不会发生了。不过支持孩子不上学去游行的家长应该不会很多。

受罚的其中一名9年级的学生,给《曼海姆早报》发了消息称“我们不是全天缺课,只是最后两节课。”

曼海姆的学生抗议游行

 

巴符州文化部长Susanne Eisenmann(54岁,基民盟)认同对于这套学者的罚款措施。她告诉《西南电台》“义务教育就是义务教育,公民不服从就要承担后果。”而且她没有理由怀疑曼海姆学校的决定。

梅前州Rostock的学生游行

 

文化部长会议主席、黑森州教育部长亚历山大·洛兹(基民盟CDU)最近也表示,他预计暑假后会开始处罚。他告诉《时代》周刊,抗议活动已经达到他们的目的了,并没有改变什么,只是让学生们更远离学校,那些参与者必须要承担后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