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头家:德国离异家庭孩子的新生活模式,是否会流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韦 云)不管在中国还是在德国,伴随社会的发展,离婚率越来越高。德国的离婚率已经高达四成以上,而且很多破碎的婚姻中还有了孩子。夫妻不合离婚,但​苦了孩子。很有可能在成长过程中造成心理、人格障碍。一个长期困扰人们的问题是:离婚后的孩子怎么办?也像分财产那样简单撕开一人一半?显然不可能!目前,在德国离婚家庭的孩子中兴起了新的生活模式:“两头家”、“不离巢”。
 
近十年来德国离婚/结婚数量统计(图源:www.unterhalt.net/scheidung)
德国的孩子怎么想? 
Luna(露娜)和Hanna(汉娜)是两个女孩,她们父母都离婚了,她们俩一星期在爸爸家住,一兴趣去妈妈家。
 
十岁的露娜说:“有时我羡慕班级里的同学,因为他们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我甚至一直希望我的父母能再次聚在一起。“
十二岁的汉娜说:“我有时很难过,我不能总是和妈妈以及和爸爸在一起,因为我喜欢他们两个。”
 
德国大约将近47%的家庭以离婚收场。而孩子往往是跟母亲,每两周跟父亲过一次周末。
 
根据单身母父亲协会的主席Miriam Hoheisel对《德国广播》表示像露娜和汉娜这样,在两家轮流住的交替模式大约只有5%。
露娜:你们为什么不能复合呢?
露娜住在德累斯顿。 她的父亲从她出生就开始照顾她,喂奶换尿布睡觉讲故事等等。当婚姻失败时,夫妻都要孩子,都认为露娜应该和他们两个一起长大。 

 

露娜总希望父母能复合 图源:spiegel.de
起初这并不容易。父亲承认:起初露娜不明白父母为什么不再在一起了。露娜经常会觉得和母亲在一起时,就没有爸爸;而和爸爸在一起时,就没有妈妈了。作为小孩很难理解。
 
露娜有一个普通的爸爸,不风趣。他在周末会带孩子吃冰淇淋、看电影,也会做饭,洗衣服,帮她做家庭作业。两边的家都有露娜一间卧室、书桌、书籍和玩具。父母各自承担自己一周的费用,但如果要给孩子买贵重东西会协商决定。

 

露娜和她的爸爸 图源:spiegel.de
露娜的父亲觉得这种模式很好。他和前妻都对孩子有很多期待。孩子也要适应这种交替生活模式。
 
所以每个星期天晚上露娜就要打包她的课本、衣物、学校用品。
妈妈已经有了新的丈夫还有个小弟弟了,她的猫也住在那里。小弟弟已经学了一个新单词,猫还好吗?她的妈妈也想知道上周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她和爸爸相处得好吗?她朋友的儿童节那天好笑吗?
 
露娜已经习惯了两个世界的生活。回忆过去,她妈妈说还是花了一些时间去谈话、流泪:“一开始我们说我们分手是因为我们不再相爱了。”但是露娜却认为:“如果父母不再相爱,也许他们最终会不再爱他们的女儿?”然后妈妈告诉她:“露娜,你是一个爱的孩子。 我们都想要你。”

 

露娜和妈妈 图源:spiegel.de
“我认为这对她来说很好。我们仍然是孩子的伙伴。如果我知道爸爸不想要什么,我就不会在他背后做。孩子看到:父母是和平相处的,而不是互相对抗。这就是为什么它有效。”
 
母亲“为了汉娜的缘故,我们应该坚持下去。”
 
十二岁的汉娜一开始也是经过了一番斗争。父亲再婚时,当时六岁的她一直都拒绝这个新女人。她大哭、抗议,不愿意和他生活。但父亲坚持改变模式,指责汉娜母亲怂恿汉娜反对他,还将她告上法庭。最后他是对的,汉娜母亲管得太多。汉娜顺从了。

 
汉哪回忆说:“爸爸一直都是我一个人的。”继母又带来了一个孩子,她适应不了。“爸爸对此感到悲伤和愤怒。如果我的父母为我难过或生气,那我也会难过,因为我害怕我伤害了他们。然后我不敢说什么。“
 
原来的婚姻是无可挽回的了,母亲就想:“为了汉娜的缘故,我们必须坚持下去。谁知道以后孩子会不会因为知道父母出了问题而不高兴。但是这种交替模式,至少让她有一个快乐的爸爸和一个快乐的妈妈。”
 
父亲“我想和孩子们亲近,陪伴他们长大”
 
还有一些家庭,不是孩子互换家庭,而是父母,比如来自汉堡的Patrick和Tanja。两人离婚后,不想让七岁的Joshua和五岁的Charlotte跑来跑去。所以Patrick每周二、四和每隔一个周末都回去他前妻和孩子一起住的公寓。这种称为“巢模式”。
 
很长一段时间,这对父母一直在考虑:“我们是因为孩子而待在一起,还是为了孩子而分开?”他们记得,他们一直想要最好的孩子。他们想告诉他们的孩子:“我们仍然是你的爸爸妈妈。我们虽然分开了,但我们仍然在这里和你们在一起。“

 

巢模式的生活,Patrick两头跑,而不是孩子们 图源:spiegel.de
巢模式迫使这对夫妻双方都留在汉堡。 在任何情况下,父亲都不会接受慕尼黑的梦想工作,他说:“我不属于那种把孩子们丢给母亲的。我想和孩子们亲近,陪伴他们长大,感知他们。”
 
即使是交替模式,也有的父母住得很近,有的则可能要孩子横穿整个国家。不过都是在孩子未上学前,去幼儿园阶段,两边各登记一个。
 
在Joshua的班上,还有很多离异家庭的孩子。Joshua认为自己比他们要好多了:“另外三个孩子要在他们的爸爸和妈妈之间来回跑,还要带个大袋子装衣服和玩具。我觉得这有点傻,也很累。”
 
母亲“这很累人,但我认为任何模式都不容易。”
 
母亲Tanja坐在地铁上,正在前往“巢”的路上,旁边是一个装满行李的旅行袋。她现在住在另一个社区。最初,她和前夫每周轮流,现在通常每天轮流。他们一致认为:“巢”式家庭之所以能奏效,只是因为她和前夫并没有不断争吵。
 
Tanja有点内疚地承认:“我们分手了。我们打包来去,而不是孩子们。 我有两间公寓,总是需要考虑一下,我要带什么?即便如此,孩子们不必来回穿梭。 虽然很累人,但任何模式都不简单。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因为我看到孩子们过得挺好。“
 
Patrick在交接前清理了起居室,洗了衣服,买了必须品。
 
现在唯一需要澄检查的是:牛奶够吗?家务做完了吗? 然后Patrick关门走人,Tanja来了。
宁可瓦全 不让玉碎
 
据中国民政部公布的大数据显示,2019年结婚登记947.1万对,离婚登记415.4万对。平均2.3对结婚的同时就有1对离婚,所以有人说中国的离婚率相当于44%。
再看看德国按照上面这种传统方法统计出的离婚率。下面的表格根据德国统计局的数据绘制而成。从中可以看到,2003年德国的离婚率到达了55.9%,是最高值,而2016年为39.6%,为最低值。呈逐年下降模式。

 

德国2000年到2016年的离婚率统计表
这是一种传统的计算方法。现在认为,“简单粗暴”的除法来统计一个国家的离婚率是不科学的,不过也还是说明了中国存在大量的离婚群体。 
现在流行的计算方法为:
某年的离婚率=某年离婚对数/某年的平均人口数×1000‰。
根据新浪财经新闻,人民日报曾报道中国连续15年离婚率增长。而且从1987到2017,30年的离婚率增长了6.53倍。

 
以前中国夫妻想要离婚的,不仅会考虑社会影响、周围议论,更多的是会考虑孩子怎么办。

 

夫妻吵架会吓到孩子的(网络图)
很多夫妻就算是没有共同语言了,甚至每天都在吵架,但是为了小孩能有个完整的家庭,就凑合着过了。所以有人称之为“宁可瓦全,不让玉碎”。其实这样的家庭,对孩子真的好吗?
 
德国的离婚家庭
 
根据新的离婚率计算方法得出的数据为:2017年俄罗斯离婚率约为4.5‰,美国约为3.6‰,德国约为2.19‰,英国约为2.05‰,中国离婚率为3.2‰。
 
德国的离婚率竟然比中国还低。
 
在西方国家,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和则聚,不和则散,相比中国人,不会把孩子当成拴住两人的绳索,当然不排除当成要抚养费的筹码。也有的称之为“宁可玉碎,不为瓦全”,而玉也未必会碎。 

 

2015年到2019年德国离婚家庭的孩子(18岁以下未成年)数量。图源:www.unterhalt.net/scheidung
 
根据上表,2015年以来有孩子(1-3个)的离婚家庭数量都高于没有孩子的家庭。
 
难道这些夫妻都不考虑孩子的感受吗?也不完全是,很多夫妻认为与其在家吵架(包括冷战)给孩子造成心理创伤,还不如分开,同时给孩子做好心理疏导。未必就会影响孩子的未来,说不定还更好。而且自己的日子也改变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