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青少年大群架袭警 汉莎亏损67亿 对难民攻击依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青少年约群架   
(段逊)在小编的印象中,青少年约着打群架在中国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而如今在德国首都柏林,几十个年轻人约好了打架,让我也觉得稀罕。这难道是新冠管制的“副产品”?
周二(3月2号)下午2时30分左右,柏林警察在迪克森大街(Dircksenstrasse)的亚历山大广场(Alexanderplatz)附近就青少年打群架事件进行干预。警方在星期三称,在那里大约有30名儿童和青少年互相斗殴。
到现场的警察抓住了年龄在11岁到16岁之间的14名女孩和1名男孩,其他人则得以逃脱。警察在一名14岁的孩子那里发现了一支恐吓用枪支并将其没收。据说,一个不知名的参与者曾用此威胁过其他人。
涉嫌的年轻人被带到了警察局。一个13岁的男孩试图袭击一名警察,但没得逞。
除一个女孩外,所有青少年都移交给了其父母,或在与他们协商后被释放。只有一个女孩,因其母亲拒绝接人并照顾她而被移交给青年紧急服务处。
警方正在以特别严重的破坏社会治安与对执法人员进行攻击做调查。
 
广告
 
2020年汉莎航空亏损67亿欧元
(段逊)由于发生新冠危机,空中交通受到巨大限制,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去年损失达到公司历史上最高水平。该航空公司宣布,尽管成本大幅降低,但2020年的净亏损仍达67亿欧元。一时之间公司濒临破产。而在2019年,汉莎航空曾实现利润12亿欧元。
去年年中,德国、比利时、奥地利和瑞士以90亿欧元拯救因新冠限制而遭受重创的汉莎航空公司。籍此联邦政府成为最大的股东。
由于大流行期间需求下降,去年的乘客数量仅为上一年的四分之一,为3640万。机队的很大一部分都在地面上,飞行的航班数量是前一年飞行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销售额下降了63%,至136亿欧元。客运航班的主要业务处于亏损状态。只有汉莎货运公司的货运部门能够从价格上涨和运力不足中受益,获得了7.72亿欧元的营业利润,这是其历史上的最高水平。
汉莎航空的老板斯波尔(Spohr)预计今年将实现复苏,他呼吁取消旅行禁令和检疫义务。
 
对难民的攻击不减

(段逊)因新冠管制,公众生活停滞了数周。但对于在德国的难民来说,2020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遭受的敌对和暴力攻击程度几乎与2019年相同。右翼极端势力比前一年更壮。

根据《新奥斯纳布吕克》援引联邦内政部的数据,去年,在德国至少有1606起针对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袭击,这还不包括没有上报的案件数量。袭击中有201人受伤。

与2019年相比,登记的攻击数量略有下降; 2019年,当局的统计数据是1620起。但是,2020年的数字还只是初步的,估计这个数字会上调。

种族歧视是不因管制而存在的。这些数字表明,德国右翼极端主义暴力活动已得到巩固。

统计的攻击数据中包括侮辱、煽动叛乱、损坏财务和暴力行为。此外,据报告,到2020年,共发生了67次对援助组织和志愿者的袭击。

据统计,在新冠时期右翼极端分子游行的数量有所增加:在2019年举行了124次此类集会之后,到2020年有133次此类游行。但参加游行的人数从19,800多人减少到14,000人。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