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退休贫困老人增加 柏林又现大搜查 住​院半年见不到家人

退休贫困老人增加
(段逊)德国退休老人贫困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在过去的一年里,必须靠微薄养老金度日的老年人数量已经上升到创纪录的水平!

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 2020年,约有564,000名退休老人领取基本保障金。这比前一年增加了1.3%,比十年前增加了36%!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很多:一方面,老年人的数量正在增加,同时贫困老人的数量也在上升。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在工作时由于失业或小时工资较低等因素,获得的养老金不足。
对此专家提出建议:

►提高Hartz IV(救济金)金额
领取社会抚恤金者联合会(VdK)主席Verena Bentele表示,以现在的救济金标准,除房租和暖气费用外,可以支配的金额为446欧元,这让老人无法维持生计。以医疗健康支出为例:在一个养老金领取者的家庭中,平均每月需要107欧元。而预算只有17欧元!Bentele认为:“迫切需要改进。”

►提高最低工资!
顶级经济学家塞巴斯蒂安·杜利安(Sebastian Dullien)呼吁提高低薪阶层的工资。最低工资(目前为9.50欧元/小时)必须“迅速”提高到12欧元。同时,劳资协定工资标准对低收入工资也应提高,这也能提升养老金待遇。

►公司养老金!
基民盟社会专家凯·惠特克(Kai Whittaker)希望对低收入者实行强制性的公司养老金计划。用人单位应承担“相当大的份额”,然后由国家接管雇员的份额。
广告

 

柏林又现大搜查

(段逊)柏林现在成了德国突袭大搜查的大都市!隔三差五就爆出,柏林又在哪里进行了突击大搜查。

这周二和周三,柏林连续两天打击有组织犯罪活动!在星期二的一次大搜查中,警察对首都一个可能是国际运作的贩毒集团采取了行动,星期三巴伐利亚海关人员进入柏林对另一个地点进行了搜查。

这次行动发生在柏林的利希滕贝格(Lichtenberg)区,600多名官员、两个州的刑事警察局、巴伐利亚海关、特种部队(SEK)和多处检察院参与了行动。

在柏林,200名警察突击搜查的同时,来自“北巴伐利亚麻醉品”调查组的海关人员也进入首都搜寻30套可疑公寓。行动重点涉及位于利希滕贝格区赫尔茨贝格街(Herzbergstrasse)的房屋和营业场所。

海关调查办公室发言人克里斯蒂安·舒滕科普夫(Christian Schüttenkopf)表示,“我们正在调查一群越南裔犯罪者,他们涉嫌将麻醉品和毒品从荷兰偷运到德国,并通过柏林将其分发到整个德国。”

该团伙自2018年以来就受到调查,他们主要贩卖可卡因和結晶甲安(Christal Meth)毒品。发言人没有透露,他们是否因2020年破获的服务器“ Encro Chat”而露出踪迹。

在此次突击检查中,已有14名嫌疑犯被捕。

住院半年见不到家人
  

(段逊)自新冠疫情蔓延以来,医院的管理措施变得严格起来,没有特别原因,住院病人不能接待探视者。因此导致了许多人文关怀的减少和遗憾。近日《图片报》就报道了这样一个特例。

在德累斯顿(Dresden),64岁的女性Steffi Jäkel因骨折于去年11月住进大学医院,独自度过了圣诞节、复活节、生日,六个月内不允许她的家人来探望她!

她的84岁高龄的父亲霍斯特·赫尔比格(Horst Helbig)认为:“个人家庭联系对于康复很重要”。

Steffi患有糖尿病,做过肾移植。受伤后,伤口仍未愈合。主治医生同意探望之后,Steffi的 63岁的弟弟冈特·赫尔比格(Gunter Helbig)于三月底从巴登-符腾堡州来到德累斯顿。

但是尽管有新冠阴性检查证明,弟弟还是不允许见姐姐。病房的护士对探视之事一无所知。

医院发言人表示,因新冠疫情大学医院实施全面访问的禁令。只有在分娩或“某患者即将死亡”的情况下才能特许!

大学医院没有透露Steffi Jäkel的身体状况——尽管患者已解除了医生保密的义务,但所填表格是“太笼统和不完整”。

还好,终于柳暗花明。经过长大六个月的时间,弟弟冈特突然接到通知,被允许去看望他的妹妹:“我给她带来了她最爱吃的Hackepeter小面包和杂志。”他的妹妹高兴得哭了:“终于有人来看我了!”

一场疫情让人间的温情少了许多。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