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施罗德谈对华政策 新冠致​感冒药销量减少 司法人员严重短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新冠致感冒药销量减少
(段逊)保持距离,洗手,避免接触:新冠大流行中的规则产生了另一个积极作用——感冒传播范围缩小。相应地,在药店出售敢感冒药也减少了。而其他产品的需求增加。
由于人们在新冠晕时期保持距离,因此感冒传染减少,也使得德国非处方药的销量直线下降。拜耳的老板沃纳·鲍曼(Werner Baumann)表示,去年感冒药销售减少逾20%,这种发展状况也影响了其它的公司如宝洁,史达达和赛诺菲。他们生产以 “ Wick”,“Grippostad”,“Mucosolvan”和“Alka-Seltzer Plus”等而闻名。
德国的药房也感受到了这些需求下降的影响。药剂师协会(ABDA)宣布,到2020年前三个季度,用于感冒、腹泻和虱子药物的非处方药的销售大幅下降。该协会援引了市场研究机构Insight Health的数据。
根据数据,在2019年的前九个月中,大约有1500万包腹泻药的需求-2020年则降至1200万,即减少了五分之一。感冒药的数量也有所下降:虽然药房客户通常在前三个季度要用近1.5亿种药物,但到2020年,这一数字不到1.3亿。就治虱子的要,销售额也从大约200万减少了一半,降至120万。这些数字包括本地药房业务和邮购业务。
维生素片需求旺盛
目前还没有完整的药房销售情况和过去一年的销售数字。2019年,德国的药房营业额超过540亿欧元,其中大部分为处方药。多年来,药店数量一直在大幅下降。到2020年底为18,753。
但是,从经济角度来看,新冠限制不仅对药品制造商造成负面影响,而且也带来积极影响。因为对食品补充剂的需求增加了——例如维生素片可增强免疫系统。拜耳老板鲍曼说,这项业务从新冠情况中“受益匪浅”。宝洁公司还发现人们对膳食补充剂的兴趣日益浓厚。
 
 
司法人员严重短缺
(段逊)柏林首席检察官拉尔夫·肯尼斯佩尔(Ralph Knispel)在他的著作《法治国家的终结》(„Rechtsstaat am Ende“)中对柏林的司法现状非常担忧。因为人手不够,一些案件不能及时审理,导致追溯时效过期,而使被告从中受益。
他警告到:这一领域清楚地表明“法治正在走向危险的道路”。
司法部门常常由于不能遵守规定的最后期限,使得可疑的嫌疑人不得不从拘留所释放或免于起诉。此外,定罪也变得有“处罚折扣”。
比如那件对儿童的性侵案。在主犯Jens H.(46)在2020年6月因在68个案例中对儿童的严重性虐待和提供儿童色情制品只被判处三年半的监禁,而在他被逮捕后本因定罪八年!
这个案件在2012年成为众所周知的事件,Jens H.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但直到2017年初才提出指控。到正式审判又过去了多年。
在498个被起诉的案件中,大多数案件在审判开始之时就被撤销了——因为时效已过。
肯尼斯佩尔认为,原因不在于“检察院或法院的人无能,也不在于他们采取的行动。而是庞大的工作量正日益使刑事司法系统陷于瘫痪”。他认为,国家必须确保司法人员配备充足。但是:“现实是不同的。”
柏林司法局的发言人Dirk Behrendt(格林斯)表示,最近在蒂尔加滕地方法院进行的刑事诉讼的平均时间只有四个月,而全国平均水平为4.3个月。已为法官和检察官增加了226个职位。
 
道德化的对华政策注定失败
(段逊)3月4日德国《商报》和《每日镜报》刊发了德国前总理、社民党(SPD)前主席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的署名文章“道德化的对华政策注定失败”,就欧洲和中国的关系做出评论,认为欧盟必须反对华盛顿对北京的新冷战,否则全球性问题无法解决。
施罗德在文中写道,“近年来,全球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特朗普时代的政治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的冲击、西方国家的削弱,都在影响着我们与北京的关系。”他说,“美国新一届总统拜登认为中国是本世纪最大的外交、经济和安全挑战。因此,我们看到,自奥巴马以来,美国政策的特点是一脉相承。美国正在将目光从欧洲转向中国。”

就对华政策问题,施罗德提出,“单方面将价值观置于利益之上的道德化外交政策正在达到其极限,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他续称,鉴于全球性挑战,例如气候变化、病毒大流行和移民潮等问题,这种政策似乎已经过时,只能由国际社会共同解决这些问题。施罗德称,“即使中国是一个困难的政治伙伴,我们欧洲人也不应该让自己卷入美国与中国发动的冷酷贸易战。”他强调,德国汽车制造商现在有40%的产量在中国市场销售。
施罗德以现实政治主义信徒自居,并称“任何认为制裁、单边施压甚至军事手段比对话和建立共识更有效的人,从最好的意义上讲,都是天真行事,但很难负责任。”他写道,“对话之路让人疲惫不堪,偶尔会有挫折感。但是,如果没有拥有否决权的中国和俄罗斯的核大国,谁又能认真相信有哪怕一个国际解决方案呢?”
施罗德曾于1998年至2005年凭借社民党和绿党执政联盟支持担任德国总理。担任总理期间,施罗德曾是支持建设向欧洲直接输送俄罗斯天然气的北溪管道项目的大力倡导者。2006年3月在刚卸任总理职位不久后,施罗德便接受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提名,担任北溪管道公司董事会主席一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