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巨型天坑吞没花园 各州住房面积对比 种族主义是张牌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天坑吞没花园
(段逊)前几天的降雨,让德国多个地方居民生活受到影响,如地下室进水,房屋被淹。在巴登-符腾堡州Schopfheim镇,几家居民受到的影响更令人震惊:房前的花园突然不见了!
警方发言人2月3日周三说,这几家门前40米长的距离中,滑坡大约四米。所幸没有人受伤。四个房子已不能居住。其中一个房屋的滑坡到达地基,露台区域已经下沉,处于“严重危险”状态中。
这个事故发生在星期二(2月2日)下午。一位地质学家和测量局对斜坡进行检查后表示,必须决定如何重新稳定斜坡。据估计,滑坡的原因可能是,大量积水使土壤软化。毕竟,数天来积雪融化,降雨很大。
广告

 

看看哪个州的公寓面积最大
在新冠时期生活在密闭的空间中,房屋面积的大小决定了是否在家呆着愉快(绝对了点)。居家办公,学生家里上网课和出入受限制等都让人感觉到居住空间大小的利弊。那么,德国的公寓大小状况如何呢?
在线比较门户网站“Check24”在全德范围内做的调查显示:萨尔州的人们公寓面积最大。在购买房屋保险时,他们表示平均居住面积为100.5平方米。
►这意味着萨尔州人的居住面积比城市州汉堡(68.8平方米)和柏林(69.2平方米)的人多30平方米。在汉堡和柏林这两城市的公寓面积都有最小的。
相反,西南地区总体上表现良好:莱法州平均为97.8平方米,巴符州为91.5平方米,西南部联邦州的居民拥有相对较大的公寓。
地方越小,公寓越大
 
在德国15个最大的城市中,公寓面积也存在很大差异。具体来说:杜伊斯堡和斯图加特以平均77.2平方米和77.0平方米的居住空间遥遥领先,而德累斯顿平均仅67.1平方米。
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每个地方的平均居住空间都低于联邦平均水平的83.6平方米。在百万人口的城市中,平均住户居住面积仅为69.1平方米——减少了约20%。
在人口10万的小城镇中,居住空间显著增加:他们确保平均居住面积为95.8平方米。专家认为,“基本上越小的地方,公寓越大”。
而且:“如果在新冠大流行之后,公司仍继续更多地实行居家办公,那么周边地区吸引力的增加,可能会导致中期范围内全德居住空间的增加。”
柏林的种族主义纠纷
柏林Treptow-Köpenick区卫生局的前副局长Denis Hedeler(51岁)因“种族歧视”起诉柏林市,要求赔偿36,000欧元。
原告Denis Hedeler,在古巴学医,在德国工作了24年,是感染防护专家(曾在西非参加过防治埃博拉病毒的行动)。自2018年6月以来担任Treptow-Köpenick区的卫生顾问,快速晋升为副局长。但在2020年12月被无条件解雇。他为此状告柏林市。
Treptow-Köpenick区政府表示,当时解雇他是因为他“拒绝工作”,公职人员代表大会是同意了的。
而Hedeler认为,此事的背后是选择党的人Bernd Geschanowski(53岁)在作怪。Geschanowski自2016年起担任该区健康与环境专员。Hedeler称,在老局长退休选后继者时,由于厌恶同性恋和种族主义倾向,自己受到骚扰。Bernd Geschanowski 对他说,“您(Hedeler)不适合这里”。
区政府反驳到,解雇的理由是“严重怀疑Hedeler对媒体发表了对市卫生局专员Bernd Geschanowski的不实之词”。
Hedeler在线呼吁,对Geschanowski提出严厉指控。而地区政府则提出进一步指出:若他人对医生Hedeler在工作中提出批评,他就“打种族主义牌”。法官Arne Boyen认为:“种族主义是选择党的核心品牌。但是不能从党员身份中推断出个人的特征。”
据了解,Hedeler于12月16日被开除。12月23日,他在Dahme-Spreewald区签字。自12月26日以来他应该在那里当医生。但是他没有去上任。他的目的就是控告解雇他的柏林市,并要求赔偿36,000欧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