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劳资妥协罢工潮消停 一眼识破盗窃技俩 副议长意外身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段 逊
1、公共服务行业劳资双方达成协议
自8月以来经过各地多次的警告罢工,现在以联邦政府和市政当局代表的雇主,跟公共服务行业的雇员的代表服务业工会达成了一项劳资协议,这意味着,罢工就不进行了。对德国百姓来讲,就是不用担心幼儿园不开门,垃圾没人倒,公共交通停顿。

新的协议显示,最低工资组的收入将增长4.5%,最高收入组的收入将增长3.2%!
►到2021年4月1日,工资和薪水先增加1.4%,但至少应增加50欧元;到2022年4月1日应进一步增加1.8%。学徒每人多获得25欧元。

►已同意为护理人员单独加薪。从2021年3月起,将支付70欧元的护理津贴,一年后将增加到120欧元。重症监护医学津贴每月增加一倍以上,达到100欧元。另外,轮班制津贴从每月105欧元增加到155欧元。

►在诸如老人院之类的护理设施中,护理津贴可与市立医院相提并论,另加25欧元。从2021年3月开始,卫生当局的医生每月将获得300欧元的津贴。

在新冠危机中涨工资是件好事。不过,政府负担不轻。两年之后,双方还会再谈。
 

2、一半盗窃案流产
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德国境内发生的盗窃案呈上涨趋势。在警察加大打击犯罪力度,并破获多起团伙作案后,从2018年起,犯罪案件逐年下降,尤其是盗窃案的数量减少。
新冠危机期间,因管制和居家工作增加,窃贼也减少。另外,也因门窗加锁,安装监空和警报系统等措施,使得一半的盗窃案件流产。

不过,现在的盗贼也与时俱进,变化花样,进行作案。下面是88岁的汉堡资深警官贝特霍尔德·毛(Berthold Mau)提醒民众注意的罪犯最新的犯案作法。
送酒技巧
可疑人物敲响公寓楼的门铃。如果没有人打开,表示这家可能没人,他们就找到了盗窃的目标。如果有人在家,犯罪嫌疑人假装成他们想做点好事,比如,送一小瓶酒。毛先生就亲生经历过,他附近同时发生了四个入门盗窃事件。

口罩遮面
因新冠疫情,今天戴口罩已是普遍现象,上门行窃的人也戴上口罩,就不再引人注目,若再戴上太阳镜那就更容易蒙混过关。所以要警惕。

锁门很重要
房门一定要锁牢。有时候人们离开房屋时比较着急,只是把门关上了,但没有锁牢。这样的话,盗贼可以在两秒钟内将门打开。所以,锁门很重要。
现在,天黑得越来越早,大家要提高警惕。
 

3、议会副议长意外身亡
社民党(SPD)的领导人之一、现任德国议会副议长托马斯·奥珀曼(Thomas Oppermann)在电视二台ZDF录制节目前,意外去世,享年仅66岁。尚无死亡原因的信息。
托马斯·奥珀曼(Thomas Oppermann)于1954年出生在明斯特兰的弗雷肯霍斯特(Freckenhorst),有三个姊妹,一起长大,父亲是乳品师傅。自1980年以来,奥珀曼一直是社民党的成员。他的政治生涯始于1990年,在下萨克森州议会任职。8年后,格哈德·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任命他为科学文化部长。自2005年以来,他一直是德国联邦议院议员。
自2017年联邦议院选举以来,奥珀曼一直担任联邦议院副议长一职。在此之前,他曾担任议会常务总干事10年,后来担任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今年八月底,奥珀曼宣布他将在2021年大选中不再竞选联邦议会议员。他连续四次赢得哥廷根选区的支持。

社民党主席Norbert Walter-Borjans对他的去世后感到震惊。Walter-Borjans在推特上写道:“这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联合主席萨斯基亚·埃斯肯(Saskia Esken)补充说:“我很难过。我与他的家人同哀。”联邦劳工部长赫伯特斯·海尔(Hubertus Heil)发推文:“我的同事和托马斯·奥珀曼同志突然去世的消息使我感到非常悲伤。

托马斯(Thomas)充满激情和理解,为我们的国家和社会民主党做出了贡献。”副总理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也感到震惊:“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一位有成就的政治家,联邦议院失去一位杰出的副议长,而社民党则失去了一位有激情情和战斗性的同志。”

托马斯·奥珀曼留下了他的伴侣,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以及前一次婚姻的两个女儿。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