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社会】德国也要“脱欧”?媒体报道难民是否客观?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第三大党提出公投脱欧

 

德国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AfD)近日表示,如果欧盟不进行根本改革,该党就要推动“德国脱欧”公投。

在可预见的未来,德国脱欧几乎不可能,但德国选择党的这个威胁却不能忽视,因为它代表的是近年来越来越强劲的“怀疑欧洲”民粹的声音,这股民粹思潮是欧盟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

近年来,由于主权债务危机和难民潮,欧盟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疑欧派的声音越来越强,民粹主义在欧洲强势兴起。这一轮的民粹主义,不仅和过去一样强调本国的民族和文化特征,还“与时俱进”地把反移民作为重要口号。这样的民粹主义政党,有英国独立党、法国国民阵线、意大利联盟党和德国选择党。

德国选择党成立于2013年。一开始是以反欧洲联合为使命的右翼政党,但2015年的难民潮给它带来发展良机,在“疑欧”之外更把反移民、“保护欧洲的基督教文化特性”当成自己的使命。

德国选择党在2017年联邦议院选举中,获得12.6%的选票,成为议会中第三大党。2018年的巴伐利亚和黑森州的地方选举之后,该党在德国16个州的地方议会中都有代表,在欧洲议会中,也有一定数量的代表。预计今年5月举行的新一届欧洲议会选举中,该党还会增加不少席位。这当然也是民意的反映。因此该党提出的推动德国脱欧,也不可等闲视之。

 

德国媒体对难民的报道是否客观?

 

以美茵茨约翰内斯-古腾堡大学大学传媒学教授Marcus Maurer为首的一个研究小组提交的调查结果显示,德国各大媒体在2015年和2016年对难民危机的报道都不够客观。该报告驳斥了社会上普遍存在的一个观点,即主流媒体对移民问题负面影响避而不谈。

难民潮刚出现时,德国电视台和全国性报刊都对难民问题进行了积极的报道,但随着难民人数不断攀升,上述媒体却主要着眼于难民潮带来的危险,而很少提及难民带来的机遇。

Maurer教授和他的同事一起对《法兰克福汇报》、《南德意志报》和《图片报》以及德广联、德国电视二台和RTL电视台在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间的主要新闻报道进行了调查研究之后,在专业杂志《出版物》上公布了调查结果。

传媒学专家们以其调研结果驳斥了对媒体的不公正指责。比如此前有人指控,媒体有意大量报道难民中的妇女和儿童,以让民众对难民的人员构成比例产生误会。调研结果显示,只有德国电视一台的《每日新闻》栏目存在这一问题。调研报告称,《每日新闻》栏目的报道确实会让人产生难民群体大部分由妇女和儿童组成的印象。

调研报告指出,2015年媒体对移民犯罪的报道相对来说不是很多,但是自发生了科隆除夕夜大规模性侵事件之后,情况迅速逆转。即便刨除科隆事件的报道,2016年1月份相关媒体对移民刑事案件的报道也是2015年全年的2倍。

研究人员证实,除了《图片报》之外,2015年所有媒体都对初抵德国的难民进行了非常积极的报道,德国的三大电视台在这一方面的表现尤为突出。

只有《图片报》对难民的报道好坏参半。2015年9月联邦总理默克尔决定不对申请庇护者关闭德国边界之后,“媒体的亢奋状态”才明显减退。

研究人员在对这些有关难民的报道进行调查分析时发现, 是将难民还是本土居民利益放在首位,在这个问题上媒体之间存在很大差异。Maurer教授称存在差别的原因是因为编辑部取向的不同。这种不同不仅体现在评论,而且体现在报道中。Maurer教授说:“我们这个时代,新闻报道中夹杂个人观点早已司空见惯。”(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民众最信任谁?

 

十年来,德国一直在做一项关于“德国民众对于各社会团体、机构的信任程度”的问卷调查。

2018年德国人最信任谁呢?德国RTL和N-TV电视台委托Forsa研究所针对2515名德国受访者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警察、大学、医生这三个群体,

虽然说警察还是排在首位,但与去年相比下降了5%,只有78%的德国人信任他们。

大学和医生并列第二,比例达77%,与去年相比,这一比例分别下降了3%和1%。

与去年相比,受信任度降幅最大的是教宗,今年仅有30%的受访者对教宗表示信任,下降了20%。新教教会和天主教会的信任度分别为38%和18%,降幅分别为10%和9%。

受信任度降幅第二大的是联邦国防军,降幅达13%,只有40%的德国人对军队表示信任。

受访者对广播的信任也有所下降,信任度为51%,降低5%。对出版业的信任度略增1%,至41%。

根据Forsa的这项问卷,受信任度最低的5个机构分别是广告公司(4%)、伊斯兰(7%)、经理人(9%)、穆斯林中央委员会(9%)和银行(18%)。

Forsa研究所所长居纳(Manfred Güllner)表示,还从未有过如此广泛的信任度下降局面出现。他认为,这要归咎于德国政府组阁谈判的迟缓艰难,以及联盟党和大联合政府内部的争执不断,再就是国家以及非国家机构存在的一些痼疾。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德国人对于社会团体和机构的期待很高,因此很容易产生失望和消极的反应。

根据Forsa的这项研究,特别是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项党支持者,对大多数社会机构的信任度最低。问卷结果显示,仅26%的选项党支持者信任广播(其余的受访者信任比例为60%),仅13%的选项党支持者信任出版业(其余受访者为50%),12%的选项党支持者信任电视(其余受访者为32%)。

 

生命得到延续,德国器官捐赠率上涨20%

 

在现代医疗进程中,移植手术中的器官最大来源都是遗体。在过去的一年(2018年),德国有955人死后捐赠了器官,比上一年(2017年,797人)增长了近20%,这相当于每百万居民中就有11.5名捐赠者。但是在2012年器官捐赠者到达1046人。

来自德国器官移植基金会(DSO)的信息表明,目前仍有约9400名的患者在等候名单上。

德国对捐献器官的政策属于“选择捐赠”:即如果你希望死后捐献器官,就明确表示出来。如果您选择成为一名器官捐赠者,必须年满16周岁,之后您可以填写器官捐赠卡或写在遗嘱上,并且需要告知家人。

何时才能摘取器官捐赠者的器官呢?必须符合“脑死亡”标准:只要人处于没有感受性和反应性,没有自主呼吸和自主运动,没有对光反应和生理反射,脑电图平坦的状态下,并且在24小时内经反复测试结果无变化,并且需要有二名医生独立确认,才可以宣告死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