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男人女性化也是歧视?男性阳刚之气需娘炮来体现?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原标题: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作者:小丁
2021/02/08 漫天鹅毛
 
西班牙为男女平权设立的平等部(Igualdad)上周宣布政府酝酿一项新的法案:16岁以上公民无需医学诊断书或监护人同意,可自行决定身份证上标注的性别,暂时无法决定的也可以空缺。
防止男性女性化是否也是一种歧视
德国185位男女老中青演员也在上周联袂登上《南德意志报》旗下杂志封面,公开宣布自己为同性恋、双性恋或是变性人等非“主流”性取向。虽然演艺界“贵圈真乱”的名声早已在外,但是如此大规模的出柜放眼全世界也不多见。不知是不是新冠封锁太久了怕观众忘记他们。 
与此同时,中国教育部在答复“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的提案时说要注重培养“阳刚之气”引发热议。矫情的网友表示不明白这个用了上千年的词语的涵义,不明白为什么要防止男性女性化,难道女性化就要遭到打压,还问需不需要提防女性男性化等等。
 
我在十年前申请传媒专业硕士时遇到这么一道面试题:nature or nurture(天生如此还是后天培育)?讲的是男女平权公认做得最好的北欧国家的幼儿园里,老师有意识让男孩子用传统印象中认为女性化的粉色水杯,女孩子用蓝色的水杯,打破粉色属于女性,蓝色属于男性的“刻板印象”。
 
我当时分析这道题时说:粉色在西班牙语中叫做Rosa,这同时也是一个女生名,并不存在对应的阳性形式Rosa,因此只能属于女性。蓝色经常和海军联系在一起,甲板上又有多少身着海魂衫保家卫海的女儿身呢?假设一百年后颜色的性别属性已经和如今完全相反,那不是形成了颜色和性别新的“刻板印象”呢?刻板一定是错的吗?为什么要打破?
 

如何定义男女同工同酬
后来我当然没被那个硕士选中,但是却在传媒行业找到了容身之所。欧洲媒体上“男女同工同酬”(gender pay gap)这个话题近几年也越来越常见。不断有统计数据说明男从业者薪酬普遍高于女同行。就连男女地位差别最小的冰岛,男性工资都高出两三成,因此冰岛女人们发起了一场提前下班运动:你给我的工资少,我当然要少出力。
我对男女同工不同酬的说法一直存疑:假设有个老板招两个职员,绩效一样的情况下给男职工每月比女职工多发两百块,凭什么?做慈善吗?如果各行各业都这样,那全天下男人至少一半都要失业,因为雇女职员至少能省一大笔人工费,还能取得同样的业绩。然而这样的局面并不存在。所以男性比女性收入高是观念作祟还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前几年某职位搜索引擎被起诉歧视女性,原因是经常给男性用户推送金融、IT、生物等报酬颇丰的职位,给女性则推送家政服务等工时短而灵活的职位。找工作网站的推送是以用户的大数据为算法决定的,算法不可能性别歧视。并非因为你是女的,所以推给你廉价工,而是因为之前的大部分女性都在找类似工种,因此在某用户只给出性别信息时推送结果会显得“重男轻女”。
 
一旦你给出教育水平、职业发展轨迹、业务熟练程度等其它信息,网站还是能够推送更加有针对性的职位的。我们在看到报酬天花板上白领金领行业男性从业者居多的同时,也别忘了看看下面:消防、军工、水暖、采矿、勘探等行业是不是同样男性居多呢?嚷着同工同酬的女性都希望美美地当上C什么O,敲几下键盘就日赚斗金,有谁愿意在高危行业和男性平分秋色呢?
 
我上大学时有个世界首屈一指的海洋平台公司来学校招聘宣讲。当时有女生起立发言问:你们会不会歧视女性?公司老总微微一笑道:我们不仅不歧视女性,我们还大大地欢迎女性,只要你做好和五十个老爷们在海洋平台上一待就是半年的准备。女孩哑口无言地坐了下去。
 
有人问男女体力上固然有差距,但脑力上无甚区别,甚至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更多,为什么还是收入处于劣势?纵观国内外各行各业,就连脑力密集型的金融业也是整日996,商场如战场,哪有不拼体力的行业?据说女性收入高于男性的只有一个行业:色情电影业。原因显而易见,肯付费看成人片的大部分是男性。这难道不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北欧也许代表了人类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一种方向,另一种方向则是色情业发达如家常便饭的日本。日本的生育率逐年下降,青年男女“初尝禁果”的年龄不断推迟,强奸犯几乎绝迹,性已经越来越弃之如敝履。最时尚的着装就是日本的无印良品或优衣库品牌那样的“性冷淡风”,风靡美国上流社会的室内装潢风尚“侘寂”美学也让人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

男性的阳刚之气需要同性给予,你怎么看?
说回阳刚之气。几年前在哥本哈根街头我偶然和一位操皮肉生意的白人“站街女”聊了起来。他其实是异装癖男儿身,但是前来惠顾买春的络绎不绝,且绝大部分是有正常性取向的男性。我奇怪地问道,既然是直男,为什么不找真正的女人?他给出了一个让我惊掉下巴的答案:
直男在性关系中要求占主导,希望体验征服的感觉,然而北欧男人在身边的女性朋友、伴侣、炮友甚至妓女身上都越来越难找到,只好找女人味十足的变性人或是异装癖,发泄自己压抑已久的“阳刚之气”。很多嫖客明知道自己性取向正常,也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胯下生根,但性趣相投也只好退而求其次。
 
我最近在读欧洲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法国作家Michel Houellebecq的小说《Plattform》德文版。小说中提到越来越多欧洲男性在择偶时选择温良恭顺的亚洲女性,为的是找回久违的征服感。这也许是对政治正确的男女平权潮流的无声逃避。这位同样娶了华人老婆的白人作家在华文世界的名气和在欧洲完全成反比,或许和书中对谄媚的泰国服务生和聒噪的华人游客的描写不无关系。
 
所以不要再问为什么中国男人越来越“娘”,男性女性化就跟女性男性化一样是全球的“大势所趋”,绝非中国特有。刚来德国就听说德国男孩从小被教育坐着尿尿,这是不是对阳刚之气的一种去势呢?
有消息说白人男性的精子质量不断下降,而其他人种则没有出现这种现象,所以这显然和全球气候变化或污染加剧无关,难道真的是政治正确的后天培育大于天生注定?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