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假期间疫情缓解 华人抱团成立健身小分队抗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张 丽)今天是2021年1月4日星期一,汉堡日增132例(上星期一是153),住院人数569人,重症116人(其中97人是住在汉堡的),住院人数和重症人数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峰值。
汉堡医院的重症监护床位已经占用80.1%,空床位只有130张了。另外,汉堡重症病床数量并不稳定,11月6日还有758 张重症病床,12月11日还有681张病床,  到了今年1月4日居然只有654张重症病床。减少的一百多张重症病床是因为设备损坏还是因为人手不够?下表是德国北方五个州的重症监护床位占用情况:

 

汉堡今天7天之内,每10万人中的感染数(7-Tag-Inzidenz)为126.1,已经连续11天下降,这个系数于去年12月24日达到最高值179.6,近三个月的最低时是12月3日的90.9,这些数字代表着汉堡疫情的第三峰值已经过去。但是考虑到圣诞和新年节假日期间做的检测比平常工作日少,这些数据也是有条件性的。感染人数是否真下降还要到一月中才能确定,原计划至一月十日的硬封锁继续延长至一月底基本是没有悬念的。
汉堡疫情和全德国基本同步,11月时汉堡疫情比不来梅还好些,可是现在不来梅疫情比汉堡好了。今年的跨年夜也相对安静了许多,空气中没有如往年弥漫的硝烟,1月1日我们出来散步,外面也没像往年那样一地狼藉,给清洁工人也减少了工作量。
许多人觉得这样过新年挺好,汉堡晚报做民意调查,明年新年无论是否还有病毒就这么静悄悄地过新年好不好,两种意见相差无几,49%的人赞成以后也不再放花炮,51%的人反对。

 

《汉堡晚报》对市民遵守防疫规则方面的民意调查,88%的人能够遵守,12%的人不能遵守。
圣诞新年期间,不能搞大型家庭聚会,商店也关门,可是每天散步的人都不少,路上遇到熟人也会驻足聊天,这种德国式的防疫相比中国,出家门要路条,每家每星期只能两人次去超市购物,武汉最严控时绝对不让出门,食品搞配送。就是路过或去亲友家暂住的人,咣当一下说封城就都被封住了。
武汉人民做出了多大的牺牲,76天被迫宅在家里的四面墙中,这样的隔绝措施当然比德式防疫(天天出来散步、跑步)见效快得多,按说是长痛不如短痛。

可是在德国想让大家不出门根本就办不到。就是我本人也做不到,我也几乎每天都要出去散步或慢跑几步。在这阴郁寒冷日短夜长的漫长冬季,人本来就容易抑郁,如果再完全阻断外出和交流,就是躲过了病毒也躲不过抑郁。

特别是对住老人院的老人,如果完全阻断家属的探视对老人的伤害更大。所以,现在老人院还是允许直系亲属探视。武汉疫情期间那个豪气的武汉女人喊:“对门的出来吵个架潵”,听起来真是心酸。
 
汉堡12月27日也开始接种新冠疫苗,对汉堡疫苗接种进度的民意调查,只有19%的人对进度满意,81% 的人表示不满意,因为接种进度过于缓慢了。
从9月到12月中的平均日增见下表,汉堡日增最高值是12月24日的584人,7天10万人感染数最高值179.6 也在同一天。
防疫的路还是漫长,寄希望春节之后庚子年过去,牛转乾坤,春天气温上来后,也会对病毒传播起抑制作用。2020年夏天德国就基本恢复了正常生活,汉堡夏天就已经出现过连续几天清零,7天10万人的感染系数最低曾到过0.3 。再加上今年疫苗已经开始接种。2021的夏天应该比2020年的夏天还好,我们守望相助共度难关。
汉堡华人有个健身小分队,李春教练每星期两次给大家上网课,圣诞新年大家都有空闲时间时还加课,把平时的晚上锻炼改成上午九点半。这种不用出门就能大家一起锻炼的方式真好,我原来从没有上过网课,对我来说是个新尝试,还能在网络课堂看到熟悉的面孔,也觉得很亲切,大家一起锻炼共度这艰难时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