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难民营突传:“您的同胞在卖淫”!都是手势惹的祸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惹祸的手势
作者:小语
在德意志美丽却狭小的国土上,有越来越多从战乱或者贫穷国家地区的人们用各种方式来到这里,然后以逃亡者身份去联邦难民署申请居留,有一部分确实是因为逃避战争炮火,而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能改变之前的贫困,得到西方国家经济上的自助,或者是一条移民的变通路径。德国政府特别认真执行难民政策,就算明明知道很多人是得不到难民居留许可的,但之前允许每个人踏上德意志的土地,管吃管住管生活,再让他们慢慢走申请难民的法律程序。
   
因为一个手势 同胞被诬陷卖淫
政府每年追加投资,修建难民营,招募工作人员来安排蜂拥而来的难民,就算在今年疫情严重,边境关闭,有正常护照,签证的人都难以入境,很多住邻国的有情人都无法往来,可德国政府破例派出专机,去希腊,土耳其边境接来数千无父母陪伴少年儿童难民。
   
几年前,我应了德国劳动局的推荐,去难民接纳最多的北威州,在一家大难民营接待中心工作。这里虽是临时安置点,但像一座大宾馆,坐落在青山绿水间,只是远离大城市而比较偏僻寂寞。营里提供难民们免费三餐,免费住宿,甚至免费体检,接种疫苗,医疗,学德语等等,外加每天额外的零花钱。但如果他们要买些啤酒,小吃,电话卡,手机等等,就要步行2公里去附近的小镇中心。
虽然我内心对那些不是真正受战火威胁,只是利用德国难民政策,说谎而来混吃混住混钱的人有点鄙视,拿我脑子里固有的概念叫“非法移民”,但还是认真对待我的工作,尤其是努力照顾好偶尔来这里的中国人。
某一天我刚走进大楼,迎面碰到驻营医务室的女医生莎妮,她第一句话不是往常的Hallo(你好),而是情绪激动地说:你的同胞昨天在这里卖淫,你不在班上,我只好用谷歌翻译器跟她解释后,让保安把她送到另外一个难民营了。 
我非常吃惊,这里来的人都是以一无所有的理由从战乱国或者其他政治原因逃亡而来,不仅不支付一分钱在这里吃住行,德国政府还另外给他们每周发零花钱,他们不用做任何劳动就得到这一切,好像没有卖淫的必要,而且一般都是几个人一个房间,哪有卖淫的地方? 
我问同事,你们有什么证据吗?
莎妮医生说,保安看到她跟一群阿尔巴尼亚男青年从外面购物进来,在大厅里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还以手势在跟他们交易,人家打了卖淫手势再伸出两个手指意思20欧元,她讨价还价伸出3个手指,意思要30欧元!
我说就算她在讨价还价,卖淫在德国不是合法的吗?
她说合法是要拿到身份,并注册登记以后的卖淫,而不是在难民营里,这里是绝对禁止的。她有可能会被直接遣送回国。
我疑惑地走进我工作的总台,同事妮可看见我的第一句话也是:你的同胞昨天在这里卖淫啊。以前只有非洲或者东欧女人这样做……
这一遍遍“你同胞在这里卖淫”的话激起我的好奇心和使命感,我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那是误会,我想尽我所能帮助她,洗刷名声,与同来姐妹重聚。 
我对同事说,会不会是误会呢,听说她既不会英文,也不会德文,可能也误解了别人的手势呢。 
同事直晃着脑袋说:肯定不会误解,这个手势是国际性的啊,我们谁都懂的!她用一个手掌拍另外一个握成拳头的手。一旁摩洛哥籍的男同事才28岁的阿里也在一边附和:是的,我们国家的人也知道这手势的含义,这是世界通用语言。

 

可是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这手势?是中国没有这个教育吗,还是我没有进入这个领域?
我马上在办公室电脑里查看了一下这几天到达的中国人资料,这位被送走的女士叫秦雪,出生年份1996,照片上确实显得比另外几个中国人漂亮。 
帮助同胞洗清嫌疑 
我找到他们同来的几位老乡房间,想听听她们怎么说,她们反复说我们一直同进同出,也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拉走了一个。她们担心下一站会把她分到另外一个地方而不再与她们一起。 
我说给她打个电话。她们拨通了电话,那女子带着哭腔说“我也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我都40多了,看到那些男青年跟我的孩子差不多大,又是在前一个难民营就认识的,再看到他们很亲切,就像熟人一样摸摸他们的头,拍拍肩膀…..
我问:你跟他们打手势了?她说:打了,我以为他们打手势在问我每周领到的零花钱是20欧元吗?我就伸出三个手指,意思不是20欧元,是30欧元啦! 
我问:你不是1996年出生吗?她说是1976年出生的啊,接待人员把我的出生年份打错了。我知道我们打错名字和出生年月是常有的事,因为他们来这里只是暂住,输入电脑的数据不保留,也不用于正式文件。
再说欧洲人写7会在中间加一条斜杠,更容易被误看成9,可1976年变成1996年,一下子让她年轻了20岁,又漂亮,还嘻嘻哈哈跟男青年摸头拍肩,再加反馈别人性交易的手势,难怪,别人会把她往风尘女子方面想。
她一个劲地说,大姐,你能不能帮帮我,我被女保安莫名其妙拉走,去宿舍拿了我的行李用出租车送我到另外一个没人认识的大营,让我名声难听,我也不会解释,我都哭了几次了……
我说只要你跟我说了实话,我会去政府部门解释,尽我所能帮助你。
回到家,我马上打开电脑在谷歌里查询各种手势的含义,还真有这个图解,意思是性交易。我再用微信视频问了一些在欧洲的同胞朋友,熟人,有女士有男士,大家一律答复我不知道这个手势的含义。看来中国还没有普及这个常识啊。虽然我内心对一些不是真正受某种迫害而说谎来申报难民的同胞有看法,但此刻,我看了这个手势的解释,反而让我心中陡生一股正义感。
第二天上班后,我先到设在大楼里的政府难民管理办公室,跟负责安排他们去向的米勒先生解释了中国人多数不懂这个手势含义的事实,而且如果说秦雪卖淫也需要拿出确凿的证据,不能光凭一个手势,或者与男士嘻嘻哈哈的样子来定,希望他考虑一下,重新调整安排秦雪的去向。
  
几周后,正在办公室忙碌的我,面前突然出现两个中国女子,一个是几天前在这里住过的,一个是眼熟的美女,她递给我一束鲜花说:大姐,我是秦雪,谢谢你帮忙解释!我已经被转送到一起来的老乡那个营了…….
   
帮同胞办理回国手续 
很好很好!我收下这虽然在超市只需一,两欧元买的但也表达了心意的鲜花,随手插在总台高桌上一个花瓶里,想让同事都知道一下,同胞完全可能被他们误解了,我也高兴自己办成了一件有好结局的帮人之事。
   
可那女子绽开的笑容马上收回,说,我们来了几个月了,住了几个地方,说实在的,虽然不劳而获享受德国政府给的一切,可吃不惯面包,看不懂字,听不懂话,连无意中做个手势都会惹出这么大的祸。我天天想念国内的亲人,想着家乡好吃的,感觉老呆这里没啥意思,说真的,我们国家很多方面都比德国好多了,你看你们这营里,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
我说,那确实,德国很多方面落后于国内了,比如高铁,比如移动支付,网购等等……
她吞吞吐吐说,大姐别笑话我爱折腾,这几天我一直睡不好,我们都是被中介忽悠来的,但感觉熬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不干活也能拿到几百欧元难民钱,都有点拿得不好意思,真要赚钱也不容易,想想还是回国去算了,勤劳一点,还是有很多机会挣钱的,毕竟可以跟家人在一起,我妈打了几次电话跟我说心脏病常犯,要我回去,你能帮我们去政府那里说要回国吗?…..
我说,主动回国?德国政府更欢迎啊。你们走难民程序来,虽然符合德国法律,可不一定符合中国人的道德和良心,以后用正规途径再来也很方便!走!我陪你们办回国手续去!
 
本文首发在美国纯文学刊物《红杉林》2015第三期,有删改
“微小说专栏”征稿
正当新冠病毒肆无忌惮、横冲直撞之际,平民百姓不得不自觉、自愿居家防疫。在此望断白云、思故乡、念亲人的困顿时期,德国《华商报》、“德欧华商”公众号力克时局艰难,开辟微型小说专栏。

 

一个小小的窗口打开,从文学的角度探视人生故事,点开心灵的呼应,籍慰望乡的无奈。专栏虽无稿酬但不限于首发,有心人可以将没发表过或已发表过的微型小说作品投稿发至以下邮箱:

Jens.Storjohann@t-online.de(谭绿屏女士)

lisaluxiaoyu@msn.com(小宇女士),

投稿人请注明“微型小说专栏”。

 

征稿说明:“德欧华商”公众号“微小说专栏”投稿篇幅约1000字左右,每月月底(30、31日)结稿。同时,德国《华商报》也将挑选适合德国读者的微小说进行转载。

谢谢大家,我们有缘共同发展欧洲微型小说。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