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国厨师连杀三人,狱中又杀人放火,理由“他们看不起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下面要提到这位中国厨师,是中国人在德国最严重的谋杀案的凶犯,而且被判刑入狱后还不断作案犯罪,似乎是让人们不要忘记他。
“我来到德国是为了寻求安全、快乐和自由,但是却变成了一名杀人犯。我也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

这是一名叫Yanqing T(这里暂且称他为严青),出生在上海的中国厨师,2014年时因谋杀3名德国人被判终身监禁、15年内不得保释时说的话。

看来,严青似乎再为他的行为而忏悔。

带着手铐的Yanqing T(严青). 因狱中纵火再次受审

 

然鹅,从第一次犯罪判刑至今的六年里,严青已经连续二次加刑:2018年追加8年有期徒刑以及单独监押,2020年第二次追加5年有期徒刑,并转移至科隆高度危险性重刑犯监狱。

这位上海籍的厨师,到底又干了点什么?让德国警方如此不安。

严青,何许人

 

严青,中国上海人。

一名受过专业培训的厨师,1996年通过劳务厨师的方式来德国,原本对未来憧憬满满,可在德国和瑞士的生活让他屡遭不幸。

按照他在法庭上的说法,“我在德国和瑞士的工作经历一直都很艰辛。工作才三个月就失业,而且还没有拿到工资就被扫地出门。在之后的几份工作中,这些雇主都没有为我缴纳过社会保险。还遭遇到有暴力倾向的老板,被多次殴打和挑衅。”

从严青的言辞中可以听出,他因生活的磨难,导致他对德国社会充满怨恨感。

不过,来自严青同事的说法,严青在工作时非常情绪化,有一次因些许口角,就殴打了一名女同事。

谋杀案发生之后,来自德媒的报道称,这名“中国厨师”生活中也劣迹累累。2013年4月,邻居抱怨他家噪音太大,反而被严青殴打,最终因警察介入而邻居得救,为此严青被判10个月监禁。

在谋杀案审理期间,德国检方对严青的精神状况进行了鉴定,结果表明,严青虽然没有精神病,但性格冷血、缺乏感情、攻击性强。

 

一个耳光引发的血案

 

2011年12月7日,严青在邻近荷兰的德国小城Goch一家比萨店(Pizza-Taxi China Boyz)打工,因为一份订单与德国女雇主产生矛盾,一番口角后,严青给了女店主一耳光,导致女店主耳膜破裂。

女店主报警并将严青告上法庭。

北威州Kleve法院以“身体伤害罪”拘留严青90天,并罚款2700欧元。

严青对此宣判表示不服,表示是在女店主对他的人格冒犯后才还击的。因此在得知法院的宣判结果后,向杜塞尔多夫一家非常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寻求法律帮助,被拒绝。随后,他又向Erkrath市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也被拒绝。

没有得到法律帮助的严青认为他的律师因为他是外国人而不帮助他,还看不起他。

该死。恶向胆边生。

2014年2月28日中午时分,时年48岁的严青携带气枪和几把尖刀前往杜塞尔多夫(Düsseldorf)市ADAC大楼,刺伤律师乌尔里克·F(Ulrike F.)和伯恩哈德(Bernhard L.)后纵火烧房。这二名律师后因重伤不治而亡。

随后,又赶到位于杜塞尔多夫东面11公里的Erkrath市的另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场杀死一名律师助理里贾纳(Regina H.),另外几名员工受到枪击。

警方接到报警后,最初以为是恐怖袭击事件,紧急出动大批特警、阻击手、直升飞机,并将案发地周边地区均列入进入最高警戒级别。

不过,最终警方是在与严青有矛盾的一家比萨店内抓获当时还是嫌疑人的严青。

而严青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比萨店的店主。法律不能给我公平,那我就自己创造公平。

幸好警方的及时赶到,不然又将是一起凶案的产生。

 

2017年的谋杀未遂

 

入狱3年后,2017年2月,当时被关押在比勒菲尔德监狱的严青试图在监狱短暂的放风时间,有预谋地用陶瓷碎片行凶。他的行凶对象则是另外一名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弗雷德(Fred W),不过最终谋杀未遂。

严青近照

 

据说,严青之所以会这么做的原因是弗雷德背叛了他。

弗雷德入狱的原因是杀害克雷菲尔德的汽车经销商阿斯金(Askin),地方法院以抢劫和谋杀罪判处弗雷德无期徒刑。

他们在杜塞尔多夫监狱相识后,严青视弗雷德为好友。

虽然严青对之前的谋杀案伏罪,但其实心怀极端的仇恨与不满。他将报复的目光放在监狱的狱警身上,预谋要用咬断其中二名对他不友善的狱警脖子。

严青认为,同为杀人犯的弗雷德能理解他的心情,也会援助他的报复行为。

不料,弗雷德在得知严青的计划后就将其告诉狱警。

随后,严青被转移至比勒菲尔德监狱。阴差阳错之下,弗雷德也被转移至比勒菲尔德监狱服刑。

然后然后就是,严青试图谋杀弗雷德。

这场谋杀案被监狱的监控全程录了下来。

这场谋杀未遂案,让严青再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以及单独监押。

 

2019年的二次纵火

 

2019年10月19日,严青再次被检方指控。

德媒报道,被单独监押严青还是那么的凶狠,他威胁到一名警员:“我会杀了你!”。

根据起诉书,他利用监狱中的插座制造了短路,再使用纸和纺织品纵火。不过,得益于发现及时,火被及时扑灭。二周后,他采取同样的手法,再次纵火。

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的法官问严青:“你为什么这样做?”

严青沉默以对。

据说,严青再次心生不满的原因是,监狱拒绝他的请求,不允许他持有私人物品。狱方之所以会拒绝严青的请求,是基于安全原因。

一年之后的2020年10月22日,也就是昨天,严青因二次纵火,法院宣判严青5年有期徒刑,同时将严青转至科隆监狱服刑,这是一家专门关押高度危险的重刑犯监狱。

马丁·劳普·阿斯曼(Martin Lauppe-Assmann)律师则对媒体表示,“为什么专门关押危险犯罪份子的牢房会有插座?他们不需要,我觉得监狱长犯有疏忽纵火的罪名。”

今年60岁的阿斯曼律师是严青杀害的乌尔里克律师和伯恩哈德律师的同事。当年,案件发生时,他正好没有在办公室,要不然,他或许就是那第四个“看不起我就该死”的牺牲品。

新闻资讯来源:bild.d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