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过年的缺憾:童年家里浓浓的年味儿让我梦牵魂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过年回想

作者:张葉

小时候,过年是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长大了,过年是一张回家团聚的车票

而现在,过年是一份离家万里的乡愁。

至今依稀记得我小时候,在家乡过年的情景。我是在外婆家长大的,记得到了腊月二十三外婆就会供些糖果在灶王爷的画像前。外婆深知,糖果对我这个嘴馋的小丫头有很大的诱惑力,再三嘱咐我:要吃糖向外婆要,千万不要去拿供给灶王爷的糖吃。如果你把供灶王爷糖果吃掉了,灶王爷就不会为我们家“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了。 
外公在过年前也是特别的忙。他是退休医生,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年前他不仅要为自家写些春联,有好些街坊邻居也请求外公给他们写对联。

外公有一套精美的文房四宝,一个雕龙的红木笔架上挂着一排粗细不同的毛笔,一个红木盒子里装着一块大砚台,旁边的一格里装着黑墨条。

外公写春联时,我常会要求给他帮忙磨墨,可有时我却是帮倒忙,往砚台上倒的水多了,洒到了桌子上,害得外公只好急忙把红纸拿开,再赶紧把桌子擦干。可外公从不责备我,耐心地教会了我把水一滴滴地倒在砚台上,从中间开始向外磨,顺着时针方向一圈又一圈地磨墨。

待外公写的春联墨迹干了之后,他会带着我去给左邻右舍分送春联,而我总会自豪地告诉邻居们,外公给他们写春联的墨汁是我亲手磨的。当然,除了收获赞扬,有时我还会得到几块糖果作为奖赏。
 
小时候,我特别地盼望过年。因为过年我不仅有新衣,新裤,新鞋子,新玩具和压岁钱,而且在外地工作的父母、舅舅、姨妈们都会在大年三十赶回家吃团圆饭。平时我和外公外婆吃饭用的小方桌换上了大圆桌,冷盘、热菜,鸡鸭鱼肉堆满了大圆桌。

外婆为这顿年夜饭每年都是早早就开始做准备,为在外地工作的儿女们精心地准备各自喜欢的菜肴。这年复一年的年夜饭的美味,几十年后仍然留在我的记忆中。

 
长大了,我在东北一所高校当外语教师。每当春节到来之前,我都特别地担心,生怕买不到回江南的火车票,不能回家与父母家人团聚。只有买到了回家的预售票,我绷紧的神经才会松弛下来。

每当到了回家的那天,火车站里人潮涌动,长途列车上载满了回乡过年的旅客,尽管旅途颠簸,疲惫劳累,可归乡的人们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回家过年。

 

回家过年,这是中华民族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习俗。人们之所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这个习俗,是因在与亲人团聚的过年期间,会使亲情得以充值,会更深的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从而也更加深了对故乡的眷恋和对下一年再次团聚的祈盼。
 
如今我生活在异国他乡已经30多年,每逢春节来临,总是期望能回到家乡与亲人们一起过年。故乡有我童年的记忆,故乡有我成长的轨迹,故乡有我的亲人和朋友,故乡有我熟悉的乡音。
 
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全球都在限制人员流动,以便抗击疫情的传播,因此回家过年变成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虽然我走过许多国家,绕过地球半圈,但魂牵梦绕的地方仍然是故乡。虽然我品尝过许多不同国家的美食,但让我念念不忘的味道仍然是家乡的年夜饭。

为解乡愁,今年春节定要做一桌家乡菜,在门上贴上新春联,只要吃到家乡的味道,只要看到喜庆的春联,我就从异乡回到了家乡。
 
2021年1月23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