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朵金花”飘香:我家五位保姆的难忘故事,你们懂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原标题:我家的“五朵金花”
乐客
这么多年来大家一说到请保姆的事,就是又贵问题又多,好像总是负面的故事居多。

而每次想到我家的保姆,却是完全不同的画面:我们先后请过5个保姆,前四个是在孩子出生到3岁前,最后一个是为了陪孩子上学。相对那些负面故事,我只能说,我家请的这5个保姆,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我们小家的历史上,她们就是五朵金花!(她们也是我可以任何场所都可以不吝赞美而没有任何风险的女孩。你们懂的……)
真实的故事都应该是有图有真相,但只找到小叶的,在报社鼓励下,没有画功的我凭记忆为另外四位各画了一张插图,寄托了对她们的感谢和思念。
勤劳的“开心果”燕子
第一位:燕子,四川大竹人。她的四川表姐是我太太的同事,表姐的孩子三岁了不再需要保姆,就正好转到我家来,那时的保姆,全天带孩子还做饭做家务,一个月报酬50元人民币。当时她只有16岁不到,个子估计只有1米5。和后来的四个保姆比起来,她算是最秀气的一个了。
当时我们单位的领导也是大竹人,每天牛气冲天,不管你工作做的好不好,我们年轻人基本上被叫去谈话就是挨训。我当时暗想,好吧,上班受大竹人的气,现在下班回家可以从小保姆那里找回来了。

但是燕子真的是太棒了,除了干活勤快,她带给我的都是忍俊不禁,实在没办法找她的茬儿。因为带过一年新生儿,她抱孩子动作比我们还像那么回事,半夜里孩子一有动静她立即反应,很少能睡安稳觉的,也不知道她为啥白天精神还那么好。叽叽喳喳,无论干啥活,嘴里都经常摇头晃脑地哼着歌。一说要一起出门买菜最高兴,有时候还代我们跟卖菜的大嗓门讨价还价,甚至吵架,要求对方给我们好价钱。

除了在家带孩子,做饭,凡是出门跑腿的事她都愿意干,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不知烦恼。好像带的是她生的孩子。最好笑的一幕是有一次让她骑车去我父母家拿一个摩托车头盔回来,没想到她竟然是头戴着那个全密封大头盔骑着那辆24吋的自行车回来!我没好气地问她:“路上没人笑话你吗?”她说:“是有人在看我哦,我觉得很神气哦。”

她个子娇小,力气却不小,平常甚至都没有少女的羞涩,有时候一时高兴,还要比划一下拳脚,几次小拳头砸到我身上,都有些发痛。一年多只看见哭过两次,说是想爸妈了。终于她在中科院物理所工作的表姐夫(武汉人)拿到德国奖学金不久要去德国美因茨读博,表姐也拿到美国大学的全奖。小夫妻几乎同时出了国,幼儿交给了武汉的父母家。她四川家人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武汉,催她回去。走的那一天,她哭得一塌糊涂,上气不接下气的。从此再无消息。

高考落榜 身残志坚的涂某
第二位:小涂,湖北麻城人。燕子说走就走,我们赶紧在科学院这一带的保姆介绍所物色人选。涂据说是那天下午介绍所剩下的最后一个,来武汉多日没找到雇主。我们也没辙,只有是她了。小涂黑瘦,总有一缕头发很别扭地搭在脸上,而且,从介绍所把她领出门一起往家走时,才发现她是个瘸子。最惊奇的是,她的行李里竟然有一大摞书!
原来,她高考刚落第两次,据说只差十几分(在北京肯定是可以上一本了),但不能再待在家里参加高考了,她要通过成人自考拿到文凭(其实湖北的成人自考难度一点不亚于正式高校)。事实上,我们分给她住的那家书房真的就成了她的书房,有时半夜起来看见书房还亮着灯。
她不踮脚就无法站直身子,她的站姿没有“立正”,只有“稍息”。她弱不禁风,手脚无力,干任何活儿动作都不协调,看她干活真的不如自己干。她的眼光总是怯弱闪烁,如同惊弓之鸟,但也透着倔强和不屈。儿子在这段期间长得不好,也没收拾好,邋邋遢遢,也掉了膘。我们两人都要上班,每次回到家看到的都是一片狼藉。

我们很快意识到,她根本就不适合做保姆,她甚至不能从事一般的体力劳动。但我的关注也很快变了,我猜她一定有过不幸的身世,不幸到我都不忍开口问。她如果不在武汉改变命运,回到家乡也许就是可怕的未来,或没有未来。有时她抱着孩子跟我们穿行在武大校园里,看到那些大学生,她的眼里流露出的艳羡溢于言表,她说,我太喜欢这里了。

我很早就没有责怪她的意念了,相反,我知道她其实是尽了她全部的心力。有一次她摔倒在厨房,碗碎了几个,我冲进去的时候,她一边道歉一边忍着痛想赶紧爬起来,我说没什么,你人没事就行。她的那副痛苦的模样深深刺痛了我,我明白这个孱弱的女孩真的已经竭尽了她的全力了,而这一切都不能再持续了。我决定要帮她改变点什么。终于,力学所院里有个打印社要培训五笔字型输入法打字员,我去看了下,觉着这个一直坐着干的活儿太适合她了,赶紧找熟人介绍她去,她高兴地拍手跳,她笑起来的样子也很美。同时我们也赶紧另外找保姆。

送她走时给了她点钱,希望她好好学打字。她说她有空会来看我们的。不久倒是很快听说她打字又快又好,被聘用了。更神奇的是,后来听说有人在武测投资开了个新打印社,让她承包,生意特好。但记忆中她一直没有再来过我家。这一带打字复印需求非常大,每次看到附近打印店门前学生排长队时,我就希望她的店生意也有这么好。

她给我以美好的回忆,不是因为她在我家的工作,而是因为她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帮助她有了一份更好的工作。我可以理解她没有再来看我们,我更希望她因此一路成功而对自己有了新的自信。而且,她也有可能在工作之余完成自考,拿到她想要的文凭。
做事有始有终的冯某
第三位:小冯,湖北罗田人。大个子女孩,但不仅落脚无声,每天连话都几乎没有一句。以至于到今天我都记不起她说话的口音。她埋头干活,手脚也麻利,但这么大一个大姑娘,成天一句话不讲,也有点碜人。她每天就跟幽灵一样把所有活干完,然后就坐在书房里她的床上发呆。没见她找过书看,我却没有从之前小涂以雷锋钉子精神看书的记忆中恢复,就给她一些电影画报之类的看,她也不怎么看。我彻底无语:前后脚这两个保姆的差别咋这么大呢?但孩子妈喜欢她。

除了让我感到有点压抑外,一直相安无事。直到她离开我们不久才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那是有一天,她家里人打电话来,说是她父亲干活受了点伤,让她回去看望一下。我们舍不得她走,希望她能尽快回来。那是个冬天,我们把家里的不再用的御寒的衣物,主要是从部队带回来的军装(军大衣、棉袄棉裤、绒衣绒裤、鞋子,都是新的)打了个大包让她带回去,她推辞不掉,就带走了。过了几天打电话来对孩子妈说,父亲伤较重,她近期不能来武汉打工了。但会帮我们找一个比她更能干的姐妹尽快来我家试工。我们也没辙,但想想把那么多衣服都给她了,也没换她回来,也有些不快。

过了几天,她介绍的新保姆来了,果然是“了不起的”小叶。当天小叶还带来一个大包裹:竟然是原封不动的那些衣物!里面还有一包罗田板栗!小洪托她带信说,自己提前离开,又不能回来,全家都说不能拿这些衣物。每次想到这一幕,就会感动……

图片
“了不起”的小叶
第四位:小叶,湖北纸坊人(不知道她和罗田的洪/冯是咋认识的)。一张永远红扑扑的大脸盘子,身材较胖,发育成熟,干活风风火火。她是熟手,干活动静很大,质量委实一般,不过最大的优点就是她的大嘴始终是笑口常开,出门一圈打个酱油都能收集到校园生活区里的八卦。不多久,她认识的校园内店铺上的熟人比我们还多。

小叶有着一双大眼睛,如果带上N95,那真可谓是美目盼兮。她总是大大方方的,出了门到处跟熟人打扬盼招呼,好像这校园的生活区是她老家的小镇一样。儿子跟她玩的游戏,她永远让着儿子,逗着孩子各种开心。她也被儿子气得抹过几次眼泪,但家里的气氛真的太欢快了。

和对大学师生充满羡慕敬畏羡慕的小涂不一样,小叶感觉一向良好,丝毫不用我们担心她自卑。孩子也长大了,终于有一天,她说,她想和校园理发店的张师傅学手艺,也不知道她和张师傅(前水院职工篮球队的中锋,都是街坊)是怎么熟络的。我们觉得挺好,反正低头不见抬头见,有事我们也互相照应。

小叶后来一直在武大工学部教工区理发室干了很久,并在这里学到了理发美容技术真传,然后回到纸坊小镇开了间发廊,生意很不错,说是雇了几个人,结婚前就当上了老板娘。再之后,她过年回来看我们,还有她的师傅老张,从不空手。

她是那种让关心她的人不揪心不捉急、想到就会发笑的人。回想五位保姆里,小叶是最有亲和力的一个,是那种走到哪儿都吃得开的人,她的情商真不是一般的高。她留在我印象中的经典画面是穿着拖鞋啪啦啪啦地在小区晃荡,昂首挺胸,这不就是传说中里“成功者的脚步”吗?所以,我说她是“了不起的小叶”。
不苟言笑的“史泰龙”小雷
第五位:小雷(此处应有照片),湖北黄陂人。那里请来的想不起来了。

再次需要保姆,是因为儿子腿出了点问题,上学必须有人帮助扶持。在有“魔鬼初中”之称的武珞路中学上学,哪怕一天的请假、缺课都是不能想象的。所以只有知难而上,因为有6站路公交车程,必须要找保姆帮忙每天接送并在学校守候。

第一次看到小雷,真的把我雷倒了。她个子不高,但很结实,只是明显较小的眼睛还有明显的眼疾(对眼),感觉她总来就没有“正眼”看过人,而且眼神暗淡无光,冷漠无神,根本不知道她是否有喜怒哀乐,讲话也极少,开口也是瓮声瓮气,口齿略有不请,几乎没有女孩子的轻柔口音,连偶尔笑一下都好像是在压抑着自己。

有一次我忍不住说:你跟史泰龙有一拼啊(据说史泰龙面部神经麻痹,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开怀大笑),她一脸茫然,我知道我说错了,但从此就觉得家里有个不苟言笑的史泰龙。但她也是熟手,干活真的没话说,做事麻利,一有急事她屋里屋外都是一路小跑,一分钟都不耽误。每天家里都是清清爽爽的,饭菜吃现成的。她很有力气,背着我儿子挤公汽上学,风雨无阻,儿子沉重的大书包一直是她背去来兮。

有一次大风雨里在路上看见他们时,儿子的伞被吹跑了,她就把自己的脊背露在倾盆大雨下,半蹲着用伞遮住儿子和那个书包。她不会像小叶那样很快学会各种游戏和儿子一起玩,只是默默地坐在旁边,毫无表情地看这儿子手舞足蹈地各种玩。我们一起吃饭,她总是非要坐在桌角,吃很少的菜,劝也不多吃。儿子课间需要上学校里的男厕所,得她背进背出,虽然跟学校打了招呼也获得许可,但这个活儿难度真的是太大了。

就这样,小雷在我家做了两年多,后来转去别家,再后来听说回黄陂了。

儿子能讲话后,对保姆都没有太多叫阿姨,随着我们喊“小X”,因为基本上他都是跟她们打打闹闹度过的。唯一喊得最响亮的是“小.雷.阿.姨”!她是五个保姆中付出劳动最大的。我也是到了近花甲之年,才开始一次次回想,当年她作为一个农村女孩,在武汉这所3000多人的中学课间休息时间里,低埋着头,面无表情地把儿子背到学校人头攒动的男厕所小便间的场面,面对男生男士们的不满,那得需要多大的爱和勇气!

多年后我们从德国回到武汉,孩子妈带儿子满载了一车礼物去了黄陂小雷家,当时没有卫星导航可用,我太太竟然稀里糊涂就把车开到小雷家门口,也许,是上帝在指路,让我们可以找到这位天使。那天我有事没去,现在很后悔,没能面谢一下小雷。据说她还真是在家务农。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还能去一趟黄陂,再见到这位不苟言笑的“史泰龙”。

她们,是在我们小家历史上永远绽放的五朵金花。

2021年2月17日深夜
(完)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