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公里活动范围成新年封锁新规 种族歧视凸显德国城乡二元矛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工作离家新年回 笑问歧视何处来
作者:小丁
 
意料之中的封锁延长终于由默克尔实锤,意料之外的是对活动半径的新规定:过去一周每十万人口,7天之内新增病例超过200人的县市,居民不得跨越以居住地点为中心,15公里为半径以外的范围。圣诞新年期间回到家乡和父母团聚的很多年轻人就顺势留在了童年的回忆中。
 
德国头号纸媒《南德意志报》旗下面向年轻读者的平面媒体《Jetzt》也刊发了一系列反映德国城乡二元矛盾的文章,比如:
Ich bin ein Dorf-Chamäleon (我是一只乡村变色龙)
Das Stadtleben gab mir den Mut, zu meinen Überzeugungen zu stehen (城市生活给我坚持自己信念的勇气)
Wenn in der Heimat Rechtsextremismus geduldet wird (在老家忍受极右翼的时候)
从这些题目中就能读出平日都市里打拼的Tony、Vivian回到家乡秒变二狗、翠花的既视感。
 
其中一篇署名佚名(Anonym)的文章写到德国中部弗兰肯地区某小镇弥漫种族歧视气息,村民眼界狭窄,仇视外来人口。一名住在科隆的年轻女性评论道:我非常能理解作者。我也是受够了老家的生活。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种族歧视,尽管有时反歧视会招致周围人不快。
 
我在她的评论后留言:作为同住在北威州的记者,我对你的老家非常感兴趣。可否留下村名以便我前往采访?在外来人口纷纷定居工作机会多样的大城市的潮流中,贵村能够吸引到什么样的种族聚集?在无视我对其家乡名称的询问后,她抛下了一句掷地有声但无头无尾的话:es gibt keine Rassen(没有种族)。
 
我追问道:你是指你家乡没有种族,还是世界上本就没有种族?如果是你家乡没有别的种族,村民们的歧视对象又从何而来?如果猫猫狗狗都有生物学分类,人类又怎么可能没有种族?你的家乡到底在哪?
 
她的回答则令人捧腹:家乡在哪不重要,重要的是种族歧视现象在德国经常发生。我推荐您读一本书《关于种族歧视,白人不想听到但是应该知道的那些事》(Was weiße Menschen nicht über Rassismus hören wollen, aber wissen sollten)。
 
我难掩兴奋地反问道:白人?您不是说人与人没有种族之分吗?种族歧视确实在德国柏林的Neukölln、杜伊斯堡的Marxloh等外来人口聚集区日常上演,这些地方的居民拒绝融入,店铺拒绝挂德语牌匾,应该管理一下了。而她最终也没有透露那个让她受不了的家乡叫什么名字。
 
无独有偶,国内社交媒体上年末也在讨论和种族歧视相关的一件事:某韩国博主小姐姐在德国直播时遇到餐馆大叔对镜头做眯眯眼动作,土耳其路人对她说ching chang chong。看到过不少介绍海外生活的题材,都煞有介事的说这两种行为属于辱华,而为什么辱华就不得而知了。
 

种族歧视对于海外华人来说是个经久不衰的话题,和“校园霸凌”、“职场骚扰”一样,叙述者永远是用被动语态描述受害者心情。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被歧视、被霸凌、被骚扰者,这些动作的执行者一定都对自己的行为羞愧难当,销声匿迹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超模Bella Hadid曾发过一段模仿饼干表情眯眼搞怪的视频,被国内喷成渣后被迫书面道歉。如果她当初意识到这种行为会被解读为歧视,还会自毁前程发视频吗?入韩国小姐姐镜头的土耳其路人也是如沐春风般说出ching chang chong,丝毫没有挑衅轻蔑的意思。
 
被歧视者觉得被歧视,所指责的歧视者却不明就里,这就是我们永远只接触到被歧视者,却找不到歧视者的原因:同样一种行为,在接受者看来是侮辱行为,在实施者眼中却是玩笑甚至善意。我们应该从被歧视者的角度,将一切可能冒犯被歧视者的行为都定义为歧视吗?
 
比如亚洲人眼睛小于其它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只有把眼睛小等同于丑,才会把眯眯眼的行为看作侮辱。就好像阿Q觉得癞疮疤是忌讳,把别人说光亮、灯烛都看作是针对自己。更有甚者被“一白遮三丑”洗脑,恨透了自己一身的黄皮肤,恨不得扒皮换血也要白。
 
所以,就像不能以被强奸者单方面报警证词为依据定罪强奸犯一样,不能从被歧视者角度判定歧视,因为天下玻璃心的人太多,不同人对羞耻的定义也有所不同,什么事情都可能冒犯到甲乙丙丁。在异国他乡生活,如果满脑子格格不入的思想,觉得当地人随时冒犯自己,又何必坚持在此生活呢?
 
对韩国小姐姐在德国的“遭遇”,有人留言表示德国人看重隐私权,不喜欢上镜,对于在公众场合举着手机到处拍的行为绝大多数人敬而远之。所以她的行为其实是冒犯了误入镜头的德国人,而她自己也丝毫没有察觉。极个别好奇大胆的德国人闯入镜头示好,却反而被解读为歧视。看来只有入乡随俗才能解决城乡矛盾乃至异国文化差异。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