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借助新冠腾飞,成意大利最大债主,血腥抢占罗马,贩毒年利500亿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 晴)全球性的新冠病毒大瘟疫,是一场世纪性的自然灾难,生灵涂炭,一些行业面临灭顶之灾。而瘟疫恰恰成为臭名昭著的意大利黑手党的历史性机遇。黑手党在疫情中左右逢源,快速扩张,并从南方一路北伐,抢占罗马。
意大利黑手党的历史性机遇
高利贷、洗钱、收取保护费、非法商业收购、贩毒:意大利的各个黑手党团伙(大家族),如西西里岛上的黑手党“我们的事业”(Cosa Nostra)、卡拉布里亚的黑手党“光荣会”(Ndrangheta)、坎帕尼亚的黑手党“卡莫拉”(Camorra)……借着新冠疫情的雾霾笼罩、水深火热之机,大举进军意大利首都罗马——黑暗模式的蓬勃发展,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2020年9月29日,一个美丽的意大利夏末。
当第一缕阳光在罗马市中心的教堂和宫殿之间缓缓穿过,咖啡店的老板正将桌子摆在店门前时,隶属意大利国防部的国家宪兵卡宾枪骑兵队(Arma dei carabinier)来了,他们的到来打破了罗马城的沉默。
从梵蒂冈的大门到万神殿和纳沃纳广场,卡宾枪骑兵队和罗马警察部门对每一个可疑的建筑进行了细致的搜查。
在这些建筑中,他们搜查到几百万欧元的非法财产,并逮捕了数十名黑手党成员。与此同时,警察查封了14家位于圣天使城堡和许愿池之间的餐厅或酒吧。
调查人员声称,这些被查的房产和店铺全都属于来自坎帕尼亚的“卡莫拉”家族。
据意大利反黑手党调查部(Direzione Investigativa Antimafia)的一份报告,新冠瘟疫大流行病为犯罪组织提供了历史性机遇。研究人员称,这些组织趁机扩大规模并从中获取暴利,“就像当年二战之后一样,黑手党蓬勃发展。”
当年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法西斯政权对黑手党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手段,黑手党曾经被打得一蹶不振,奄奄一息。为了切地战胜德意轴心国,以美军为主导的盟国联军在1943年7月9日晚上,在意大利南部西西里岛发起登陆战,取得重大胜利。
在此一战役中,意大利黑手党与盟军联手,打败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军队。当地的黑手党成为同盟国的“带路党”,因为获得了美军的帮助,在二战后重建中也恢复元气,东山再起。
黑手党成意大利第一银行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罗马有九个月的时间处于封锁或社交限制状态。几个月的宵禁使当地的居民疲惫不堪。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疫情让原本就财务不佳的罗马经济雪上加霜,各个行业的店家都在为不破产而努力,其中零售商更是苦不堪言。
2020年意大利有24万家公司宣布破产。
在严酷的生存条件下,很多公司因财务不佳而无法获得银行贷款,黑手党乘虚而入——他们为这些商家提供现金贷款
“拯救商业”协会为此发出警告,意大利黑手党已经成为该国的“第一大银行”和债主。
意大利餐饮行业协会宣称:“由于新冠疫情,餐饮业的销售额减少了340亿欧元。”
长期以来,饭店和酒吧一直是黑手党在意大利最重要的投资领域之一。 “黑手党已经控制了5000多个酒吧。”
疫情前,或许对黑手党来说他们的商业重点是比萨店和咖啡馆,但疫情的到来让一切都变的不一样了。
今年,欧盟的新冠援助基金提供的首批数十亿欧元用于重建意大利经济,如基础设施、环境或数字化项目…预计届时来自有组织犯罪领域的公司也会利用这个机会骗取百万欧元援助项目订单。
学会“收买人心”黑手党
因为新冠疫情,意大利经济困难弱,而黑手党则趁机进入不断扩张。
相比德国,意大利的新冠援助不仅要晚,而且援助金也少。当企业家缺少资金时,当失业的人找不到工作时,“我们的事业”、“光荣会”、“卡莫拉”拿着贩毒获取的暴利,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或个人提供资金,有时还会取消利息或者甚至最大程度的降息,直到对方度过困难时期。
对于遇到困难的企业或个人来说,去向黑手党借钱是一个完美的选择。而对于黑手党来说,他们完成了他们的战略目标——向公司或个人提供贷款,困难时期的无私帮助,事后想必对方是无法拒绝黑手党提出的任何要求。
这三个组织起源于西西里岛,卡拉布里亚和坎帕尼亚。在新冠疫情之前,他们主要活动地点在各自的起源地。
病毒的到来,给他们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条条大路通罗马”,黑手党的老大们似乎抓住了——在新冠疫情期间,他们在罗马开启了勒索、贩毒及走私武器等非法勾当,从来获取了无穷无尽的现金。
可以说,他们的财政储备是巨大的。
2010年7月意大利警方曾清剿“光荣会”,据悉就那一次大搜查就搜出6000万欧元现金和财产。
据调查人员称,就在最近,意大利警方通过一位“百年难遇”的卧底——一位“光荣会”老教父儿子Emanuele,对“光荣会”成功扫黑,从上到下共抓铺了355名“光荣会”成员。
这起在卡拉布里亚进行的“光荣会”诉讼案的起诉书中写到,“光荣会”的每年的贩毒金额高达500亿欧元,相当于意大利全年GDP的3%。
这场世纪性的大审判,起诉的被告400人,辩护律师600人,要传唤证人900人,历时2年以上。
黑手党的现金“贷款”
与意大利其他城市不同,罗马是一个商业城,因此黑手党在这里的扩张十分艰难。黑手党的传统势力范围在意大利南部。
而新冠疫情的到来,同时也带来黑手党,他们与新冠病毒一起悄悄地“感染”着这座城市的生命线——那些位于罗马斗兽场和梵蒂冈之间企业迫切需要资金,银行不给贷款,黑手党给。
据意大利反黑手党调查部的报告称,黑手党在首都建立了一个“犯罪实验室”,这在意大利是“独一无二的”:黑手党们无需为地盘进行火拼,兵不血刃,而收入却更多。
据悉,黑手党“我们的事业”、“光荣会”和“卡莫拉”为了能进入罗马,特别与罗马黑手党如“卡萨莫尼卡”、“塞内塞”或“斯帕达”等家族组织达成协议。
司法机关的黑手党业务的监视和分析中心位于罗马内政部。该部的负责人是今年61岁的公安部副部长维托里奥·里齐(Vittorio Rizzi),是乔凡尼·法尔科内(Giovanni Falcone)和保罗·博塞利诺(Paolo Borsellino)的谋杀案的成员。
里齐奇表示,“‘黑手党与新冠病毒一样危险’,几乎没有人对这种犯罪病毒免疫。”
来自分析中心的信息显示,在新冠瘟疫大流行期间,这些犯罪组织改变了其业务模式——他们的触角开始覆盖新冠疫情下的经济领域。
“范围从假药到物流链”,里齐奇说,“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防止黑手党组织继续渗透到今天和未来的经济中。”
里齐奇认为最大的风险来自许多意大利公司的破产危机。无法偿还贷款或偿还贷款有困难的公司很容易成为黑手党的目标。
对于黑手党来说,这是一项利润丰厚的业务,或者说,正如畅销书作家和黑手党专家罗伯托·萨维亚诺(Roberto Saviano)所说的那样,这是“当代资本主义中最好的组织结构”。
送货上门的高利贷——月利30%
奥斯提亚(Ostia Antica)位于意大利罗马西南25公里,普吉(Massimiliano Pugi)已经接手经营他的家族餐厅快20年。该地区不仅以旅游闻名也是著名的黑手党据点。
不过在新冠疫情之前,他与黑手党从未有过交集。
去年夏天的那个下午,他正如往常一样,在黑板上写今天的特色菜。新冠疫情导致他的餐厅生意陷入瘫痪。
“那是下午3点,有两个人走进餐厅,我在等送货员。”
 “很有礼貌,穿着不仅整齐还得体。”
普吉告诉调查人员,他们自我介绍为卡罗(Carlo)和马特奥(Matteo)。在随后的聊天中,普吉告诉他们银行不会因他的经营困难而给他贷款。“我从未想过,微笑下掩盖的是杀机。”
卡罗和马特奥表示,可以为普吉提供一笔10000欧元的现金贷款。不过,贷款利率为每月30%——这就是高利贷。
与此同时,他们表示,无需担心这笔款项的还贷问题,实在无法偿还,他们将以入股的模式加盟普吉的家族餐厅。
普吉拒绝了。
高利贷在罗马是一种古老而普遍的现象。在罗马方言中,像卡洛和马特奥这样的债权人被称为“ cravattaro / 领带”,捆绑卖家,因为他们以高利率勒住客户的脖子。
新冠疫情之前,这些“领带”是等待绝望的企业家们登门,而现在,他们主动出击。
罗马刑事警察局局长路易吉·西利普(Luigi Silip)说:“他们会事先了解情况,并确切地知道谁遇到了麻烦。
意大利零售商协会Confcommercio拥有70多万个会员,该协会对多个行业的小企业主进行了一项调查:新冠疫情封锁期间,接受调查的企业家中有近30%的企业家与黑手党的“领带”有过接触或有交集。
援助组织反对利率高利救护车(Hilfsverein Ambulatorio antiusura)的反腐败专家路易吉·奇亚蒂(Luigi Ciatti)表示,只有这样一种方法才能摆脱“领带”的陷阱:报警。
但是几乎没有人敢这样做。
罗马企业家S.说,当他还不上钱时,他会受到各种惩罚,如辱骂、威胁、殴打。多年来,他的影像连锁店一直处于困境中,截止现在,他向“领带”的借贷,利滚利后,其数额已经高达40万欧元。 “我觉得我再也还不了本金,利息已经让我喘不过气,”
调查人员警告称,意大利黑手党因新冠疫情一跃成为该国的第一“债权人”
罗马本土黑手党“卡萨莫尼卡”
犯罪组织困扰着意大利首都这一事实早在2014年就已通过调查显示出来,“黑手党资本(Mafia Capitale)”调查卷宗还躺在法庭的档案室里。
检察官证明了罗马本土黑手党如何渗透到公共行政和地方经济,以及他们在哪些地方和行业做生意。活动范围从难民收容所到废品管理站。据调查人员称,黑手党大家族“卡萨莫尼卡”多年来盘踞在罗马市的东南部,他们正摩拳擦掌准备利用欧盟的新冠援助基金从中牟利。
“卡萨莫尼卡”家族从未隐瞒过他们的财富,在罗马谁都知道他们的家族的财富:豪华别墅和限量版劳斯莱斯……其实这些都是“卡萨莫尼卡”家族财富的冰山一角。
2018年7月,警方搜查罗马本土黑手党大家族“卡萨莫尼卡”的别墅:富丽堂皇,如同宫殿
2020年8月19日,该家族的大家长维托里奥·卡萨莫尼卡(Vittorio Casamonica)的葬礼震惊世人,数千罗马人参加了他的葬礼,而整个葬礼场面如同一场好莱坞大片——
他的棺材摆放在一辆黑色和金色的马车上,由六匹马拉着穿过罗马城。 一架直升飞机将红玫瑰花瓣洒落在哀悼者身上,一个铜管乐队演奏着传奇黑手党电影“教父”的主题曲。海报 “罗马国王”直接被放置在教堂。
多年来,该家族一直努力在扩大其在首都的影响力。维托里奥·卡萨莫尼卡的葬礼就是最好的证据。
黑社会团伙都喜欢借助葬礼和婚礼等场所展示自己的势力。台湾的黑帮和德国的阿拉伯大家族也如此。
2020年10月21日,有100名调查人员到达了“卡萨莫尼卡”家人居住的社区——打击非法财产。
这起行动赢得了罗马人的好感,其中包括弗吉尼亚·拉吉(Virginia Raggi)女市长。作为一名反黑手党政客,多年来一直受到死亡威胁。‘卡萨莫尼卡’正在计划对我和我的家人进行暗杀。”
拉吉市长:卡萨莫尼卡家族正计划对我和我的家人进行暗杀行动
瘾君子上街贩毒时薪50欧元
新冠瘟疫大流行为黑手党开辟了新的财源,那么之前的核心业务贩毒,他们放弃了吗?
最初,世界各地的边境关闭和严厉的新冠防疫规定阻止了毒品的物流链。很短的时间内,罗马的毒品市场几乎完全崩溃了。
2020年2月,意大利当局缴获了609公斤的可卡因、大麻及其他毒品;6月、7月和8月的三个月里,这个数字仅为178公斤。
现在黑手党们已经适应了新的形势,并确保它们尽可能不引人注目。“卡莫拉家族”和“光荣会”主导着毒品的大规模进口和分销,并在市场之间进行了划分。
“光荣会”负责拉丁美洲可卡因的交易,传统上“光荣会”毒品物流链是从荷兰鹿特丹或比利时安特卫普等港口通过德国运往意大利。“卡莫拉”负责来自北非的毒品交易
现在,两个集团都优化了物流链。不再从大型港口运货,而是使用大量的帆船或机动游艇带到小型旅游港口:第一避开了大量的检查人员,第二可以无视新冠防疫规定。
销售部门也适应新情况。尽管新冠疫情造成供应问题,但只要有库存就有业务。据说,现在这二个黑手党采取外卖快递的方式——让自行车和出租车司机送毒上门,不过这些送货人并不知道自己送的货是毒品。
用出租车送迪毒品,是最近几年来黑帮“与时俱进”的新模式。在德国也有这种“毒品服务”。请看报答【德国快讯】毒贩新花招:可卡因出租车 又到冬令时很多人不适  员工病假创新纪录》(点击阅读)。
调查人员表示,每周周末至少有80个“送毒”服务。此外,毒贩与瘾君子通过社交平台建立聊天群。通过这个群,黑手党了解市场需求,有时甚至亲自派人送毒上门。
街头业务有创新。瘾君子排队购买食品或毒品,街头毒贩们打着卖口罩的名义卖毒品。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注意,黑手党还派人维持秩序,确保客户遵守新冠防疫下的距离规则,
重点是,现在很多瘾君子或失业者渴望为黑手党工作:因为新冠瘟疫大流行导致无数人失业,使得他们的生计陷入困境,走投无路之下很多人愿意被黑手党雇佣,而黑手党也正好用这些人来取代那些被警方盯上的犯罪分子。
一个45岁的瘾君子M因疫情而失业,“几个月前,我失去了工作,我的老婆也要和我离婚,更恐怖的是我再也买不起毒品了。”
M求助当地的黑手党大佬,“我现在有一份工作,成为街头‘零售商’中的一员。”
这些街头“毒贩”的时薪高达50欧元。
不知在后新冠时代,黑手党会何去何从?
新闻资讯来源:
www.spiegel.de:Organisierte Kriminalität in Rom Die Pandemie ist für die Mafia eine historische Chance
本来图片来源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