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低调的芬兰,防疫学中国先下重手,如今是全欧标兵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云)在第二波新冠病毒疫情横扫全球的时候,德国这个所谓的“欧盟防疫标杆”以欧盟轮值主席国身份统领欧盟的抗疫行动。一个低调的北方小国的疫情防控却成为欧洲榜样,并取代德国成为新的标杆国。而如今德国的一手防疫好牌已经被打烂了,强管制模式要延续到2月14日,而这个小国已经不需要停摆措施了,它就是偏居北欧一隅的芬兰。
 
01、欧洲防疫的标杆国——芬兰
芬兰总人口约550万,新冠疫情发展至今,总感染人数41565,死亡632人。再看看德国感染超过200万,死亡超过5万人。虽说德国人口8300万,是芬兰的15倍,但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数却是芬兰的79倍。按照相同人口比例来算的话,死亡人数也是芬兰的5倍以上了。
 
如果都按照每10万人中的感染人数来算,芬兰才是欧洲之最,感染比例最少的国家。
每10万居民中感染新冠的人数,芬兰752人,德国2526人
 
 
芬兰是如何做到的呢?
 
02、快速严格,仿照亚洲国家
与德国人的优柔寡断相比较,芬兰人在去年3月第一波疫情大流行开始时就立刻采取了迅速及严格的措施。在感染率还很低的3月份,就实施了两个月的严格停摆。禁止出入境旅行;关闭学校和机构。但没有宵禁
早封城,大规模测试(图源:德国之声)
 
芬兰卫生管理局THL的主任Mika Salminen对《世界报》的记者表示:“在感染增多之前采取行动是重要的。”
 
芬兰遵循的这一战略,也是根据许多亚洲国家在处理2003年萨尔斯病毒等早期流行病时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快速反应并采取相对严格的限制被认为是亚洲国家和地区(如中国、韩国或中国台湾地区)应对流行病的成功秘诀。例如,到2019年底,台湾地区已经下令对来自武汉的乘客进行健康检查。他们每日新冠感染的增加数量保持在个位数。
 
03、德国人度假,芬兰人宅家
另一个重要的区别是,即使在夏季,芬兰人也不遗余力地保持警惕,当时由于天气转暖,各地的感染人数都开始下降。
德国人就开始宅不住了,跑去各地度假。特别是很多来自土耳其和巴尔干地区的第二代、第三代移民,回家乡和大家庭一起过暑假。结果就推动了秋季第二波疫情的一发不可收拾。可看看我们的一个有关德国人疫情期间的生活报道:《同一种疫情,不同的应对:德中日三国居家生活对比》(点击阅读)。
 
在芬兰,也有很多讨论是关于让人们在暑假期间旅行是多么危险的。但是芬兰政府依然和大多数亚洲国家一样,严格限制其公民的旅行机会作为预防措施。
 
当大规模游客返乡之前,德国各联邦州卫生部门减少了额外工作岗位,而芬兰人却已经超越德国人,大力提高测试能力
 
04、高度数字化,对安全标准充满信心
芬兰是个高度数字化的国家,并因此在新冠大流行时从中受益。在大中学校里,数字化教学已经普及多年。配备笔记本电脑对于芬兰的学生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要转为居家办公和居家上学也很容易。
 
数字化教学在芬兰早已普及(图源:德国之声)
 
但是对于德国来说,情况就完全不同。根据德国之声的一个报道称,在德国平均68名学生才拥有一个笔记本电脑。特别是对于没有数字设备的低收入家庭来说,在家上课非常困难,可能也因此影响了他们对新冠防疫政策的支持。
在芬兰,公民现在对数字安全标准有了更大的信心。 赫尔辛基政府于2010年推出了一张电子健康卡,其中包含公民的健康和社会数据。而德国人基于数据保护问题,不会做的。
 
与德国一样,芬兰也用手机应用程序对新冠感染者以及亲密接触过的人进行追踪。几乎一半的芬兰人都下载了该程序,而在德国只有2200万、约四分之一的人安装了。德国人会担心个人数据被滥用。芬兰人对政府的信任度就比较高!
 
05、信任管制措施是关键
说到信任,在德国不断地有人游行抗议政府的防疫策略,或者是怀疑病毒的严重性,疫苗上市后也不愿意接种。
 
与德国相反的是,芬兰人对政府的信任度很高。芬兰绿党政治家罗莎•梅里莱宁(Rosa Meriläinen)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说:“我们尽可能的遵守政府的规定。我认为这也和我们的福利国家有关系”。

说到芬兰政府,就不能不提到“八五后”的年轻美女总理桑娜·马林(Sanna Marin;1985年11月16日出生),她是芬兰社会民主党主席。自2015年起为芬兰议会议员,在2019年6月6日至12月10日期间担任芬兰运输通讯部部长。

芬兰年轻的美女总理桑娜·马林

 

在安蒂·林内辞去总理一职后,芬兰社会民主党在2019年12月8日推选馬林为下一任总理候选人。2019年12月10日马林正式就任总理,年仅34岁,为当时世界上最年轻的现任总理,同时是芬兰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理。

由此看来,女人,年轻美丽的女人,也能将一个国家治理好,成为欧盟的标杆国。
06、不能聚会?没关系!
前不久有个新词,“精芬”火爆网络,不要以为是“精分”(精神分裂),而是……
甚至还有网友称:芬兰真是社恐者(有社交恐惧的人)最想移民的国家。
  
芬兰也算是地广人稀,这里的民众素以“高冷”著称,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距离,要比那些疫情严重的南欧诸国要远得多。子女在成年后多会搬出父母的住处,成年后和父母同住的情况非常少见。
 
德国之声曾报道,芬兰国家健康和福利研究所负责人Mika Salminen说:“芬兰人的舒适区域可能比其他欧洲国家稍大些。”“我们通常希望人与人之间保持一米远的距离,否则我们会感到不舒服。”
 
无论和一个人多亲密,保持个人的舒适区域,在芬兰人眼中更重要。所以保持社交距离在芬兰人看来是很正常的事情。要他们宅在家里,更是没有问题。赫尔辛基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内里·汉科宁(Nelli Hankonen)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说:“我们不好热闹,喜欢安静。”
或者正因为寒冷,芬兰人是世界上最喜欢桑拿的民族,芬兰浴因此名闻天下。
信息来源:focus.de//dw.de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