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毒杀普京政敌真凶?俄罗斯反咬德国,美帝干的?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记者 韦云)一石激起千重浪。在德国召见俄罗斯驻柏林大使和表达对下毒犯罪行为最强烈的谴责之后,欧盟、美国等西方国家,甚至乌克兰等国家,一致炮轰俄罗斯,要求对此事做出交代。
而俄罗斯反咬德国下毒。在本号报道后留言的很多读者认为是美国投毒谋杀,目的是阻断“北溪二号”管线项目。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扑朔迷离。9月2日,默克尔总理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在柏林夏里特医院治疗的,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Alexej Nawalny)是被苏联时代“诺维乔克军用神经毒素”(Nowitschok)所毒害。这是德国联邦国防军的特别实验室的检测结果。

克里姆林宫的对头Alexej Nawalny

同日,法国也发表公告谴责这种令人震惊及不负责任的行为。

欧盟和北约也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谴责以化学神经毒剂毒害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的行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发推文称,下毒者必须被绳之以法。欧盟对外关系和安全政策高等代表博雷尔表示,使用化学毒剂的行径完全不能令人接受并违反国际法。

各国都强烈要求,俄罗斯必须澄清其中的重大嫌疑并承担责任。

俄罗斯反咬德国 

但是在俄罗斯,没人愿意听到有关这些指控的消息。恰恰相反:俄罗斯的最高层都否认自己有罪,将矛头指向柏林,并提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理论。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尚未发表评论,但让他的忠实朋友讲话: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迪斯科里·佩斯科夫(Dimitri Peskov)昨晚在莫斯科说:“在按照国际标准将患者带到柏林之前,在我们的国家进行了全面的分析,结果没有发现有毒物质。”

意思是:Navalny在德国被Novitschok毒死。

▶位于柏林的俄罗斯国家广播公司“ RT Deutsch”的首席策略师Ivan Ridionov发表了类似的声明。他说,“敦促德国联邦政府解释如何发现Novitschok,飞机在柏林降落后谁与患者见过面?”他后来跟进了阴谋论:“奇怪的是,在德国没有人问这些简单的问题。也没有人问为什么国防军实验室需要14天的时间来找一个毒剂。这些很适合拍系列剧了。

▶︎俄罗斯杜马副手安德烈·卢戈沃伊(Andrei Lugowoj)是利特维年科中毒案(2006年)的主要嫌疑人,他对塔斯社说:如果发现了Novitschok神经毒素,纳瓦尔尼只有可能在柏林的夏里特医院接触到它。

还有更糟:他将这次袭击归咎于柏林的夏里特员工。“如果他们想给纳瓦尔尼下毒,护士、医生真的可以做到的。我敢肯定就是这样的。”

▶另一方面,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萨哈罗娃(Maria Sakharova)表示,德国政府的声明就像是一个对俄罗斯怀有敌意的剧本,而该剧本显然是在纳瓦尔尼中毒之前写的。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脱口秀节目中,她说:“每个人立即跑到麦克风前,似乎已经提前排练过了,好像这个宣传运动是事先准备好的。”

某人只需要“按一下按钮”,这个指控如同往日事件的拷贝。她指的是Skripal案,这个被判处叛国罪的俄罗斯特工于2018年3月被人在英国下了同样的毒,治疗了两个月后出院。

 

美国是幕后推手?

 

俄罗斯联邦理事会国际事务负责人Alexej Kondratjew告诉Ria Novosti新闻社,背后可能有美国的势力,为了阻止“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的运行。

德国的生产和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为了从俄罗斯进口更多的天然气,也为了避免支付经过他国的“过路费”,德国和俄罗斯开始修建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该管道与此前的北溪(Nord Stream)均是经过波罗的海的海底管道。

由于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原因,美国强烈反对北溪2号的修建。而且2019年1月,时任美国驻德大使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还写信警告德国企业,支持修建这条天然气管道,就是参与毁灭乌克兰和欧洲的安全。还有对参与此项目的公司进行制裁。

除了天然气管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心结还有其他两方面:其一,美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国;其二,美国一直要求德国提高国防预算。并以撤军相要挟。而且不和德国商量就撤走1.2万人,相当于原驻军数量的三分之一。

其实细数起来,还有华为的事情,德国人并没有听美国的指挥制裁华为,禁用华为的5G产品等。

所以出了这种下毒事件后,立刻就有人想到是美国人捣的鬼,故意挑拨德俄关系。

在本号昨天发出的文章后各类读者留言都是亮点。

https://mp.weixin.qq.com/s/t2b2D9H8L30ohGl7jR-Ang突发重大事件:默克尔声明普京头号政敌神经中毒,大风暴来临!

 

德国政界意见纷争

 

对于纳瓦尔尼中毒事件,德国政界都认为俄罗斯政府应该给个明确说法。FDP议会党团副主席亚历山大·格拉夫·兰姆斯多夫(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要求外交部长马斯(Maas)提议召开欧安组织和欧洲委员会的特别会议。左派议会领导人迪特玛·巴奇(Dietmar Bartsch)要求明确责任,对肇事者追究责任。

但是在是否与俄罗斯继续“北溪二号”项目上出现争议,成为头条新闻。

绿党议会党团主席卡特琳•戈林-埃卡特(KatrinGöring-Eckardt)认为应该结束“北溪二号”项目。克里姆林宫这种黑手党式企图谋杀方式,不得不让我们担心以后会产生的真正后果。毕竟这种神经毒素不是在药房可以随便买到的,他们必须做出解释。

德国联邦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诺伯特·罗特根(Norbert Röttgen,基民盟)呼吁“一切都必须经过考验。”如果Nord Stream 2天然气项目现在要完成,那将是弗拉基米尔·普京继续严格执行这一政策的最大确认和鼓励。

自由民主党的副主席沃尔夫冈·库比奇(Wolfgang Kubicki)警告说,“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不能迅速停工。

基社盟(CSU)党魁Markus Söder也认为不应结束“北溪二号”,他认为一码归一码。

社民党议会党团外交政策发言人尼尔斯·施密德(Nils Schmid)也认为不能将石油和天然气作为政治武器。

慕尼黑安全会议负责人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警告人们的抵制。“我们在气候政策、乌克兰政策以及许多其他领域中都需要俄罗斯。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不能在西方国家和俄罗斯之间建立隔离墙,”

他还认为,有争议的“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需要仔细审查:“如果我们想向莫斯科发出明确的信息,那么经济关系的确也必须列入议程。这实际上意味着无法将‘北溪二号’排除在外。但是,管道即将完工,放弃该项目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德国经济东部委员会也表示反对取消天然气项目。委员会主席奥利弗·爱马仕(Oliver Hermes)表示:“为了对纳瓦尔尼的中毒采取进一步的经济制裁,而这又将再次影响完全不参与的公司和俄罗斯人民,我们认为是错误的。”

德国总理希望完成项目

 

看来,认为不要停止“北溪-2”项目的政客占大多数。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9月1日在访问其选区(梅前州)时说,她希望完成该项目。

自新冠大流行开始以来,这是默克尔首次访问她在前波美拉尼亚的选区。她会见了诊所和疗养院的代表,以及校长和老师。她强调,需要为大流行的进一步发展确定优先重点。“经济必须尽可能保持稳定。” 日托中心和学校应保持开放。

“北溪二号”项目在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梅前州)的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管道从萨斯尼茨(Sassnitz)港口运输,俄罗斯天然气将到达鲁布明(Lubmin)。

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的州长马努埃拉·史威西(Manuela Schwesig)(社民党SPD)最近大力捍卫了备受争议的“北溪二号”在波罗的海管道的建设。她今天在州府什未林(Schwerin)议会辩论中说,从俄罗斯到德国的管道将是德国未来能源供应所需要的。

 

信息来源:focus.de//bild.ce//sueddeutsche.de//rnd.de//spiegel.de//weilt.de//rfi.fr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