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草剂成杀人剂?德国冰激淋、啤酒、饮料都含有致癌物?!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综合报道:
 

前段时间,德国著名医药集团拜尔收购的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因为生产的除草剂Roundup 和 RangerPro还有致癌物质而被罚巨款。谁知,消息爆出不久,就有人发现,德国人最爱的啤酒和冰激淋里都掺入了这种物质?!这是真的吗?

Roundup 和 RangerPro除草剂

事情要从生活在旧金山湾区贝尼西亚联合学区的校园花草管理员约翰逊说起,现年46岁的约翰逊于2014年被诊断出患非霍奇金淋巴瘤,已经晚期。2016年,约翰逊控告孟山都,是该公司生产的除草剂所含活性成分草甘膦让他致癌。

46岁的约翰逊

经过长时间的审理和取证,法院于8月10日裁定,孟山都生产的除草剂是原告约翰逊患病的主要原因,并裁定孟山都公司赔偿原告2.89亿美元。理由是,孟山都无视自己的责任,不提醒用户注意该除草剂有可能致癌,因此犯有”欺诈罪”。

孟山都公司表示,会提出上诉,因为在美国境内,该公司面临了5000多桩类似官司,这次败诉也是该公司的第一个败诉案例。

孟山都公司副总裁Scott Partridge发表声明说,他同情约翰逊及家人,但是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以及欧盟和德国的监管机构都认为,类似的除草剂不会致癌。

也有人指出,世界卫生组织旗下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曾在3年前表示过,草甘膦“在人类那里很可能会引发癌症”。

德国绿党主席Annalena Baerbock在得知消息后,立即提出要求德国政府尽快下令停止使用该除草剂。此外,拜耳集团股价随后在13日出现大跌,跌盘近10%。这可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这还不算完,由于这种除草剂被用于燕麦、小麦等谷物的种植,所以,凡是以这些谷物作为原料的食品可能都会“被迫掺入”草甘膦。有卫生机构报告显示,在德国、法国、荷兰、英国生产的一种冰激凌品牌Ben & Jerry’s发现含有致癌物——草甘膦;还有德国人常吃的面包、饼干、糕点等其他烘烤食品也可能还有草甘膦,2018年环境保护小组的一份有关早餐食品的调查中显示,45种被测试产品中有两种燕麦食品含有草甘膦,有31种食品草甘膦含量超标,会危及生命安全。

Ben & Jerry’s冰激凌

此外,如果农田里使用了这种除草剂,下过雨后,草甘膦会渗入地下水、河流和湖泊,之后可能会进入饮料或饮用水里!如果有花卉生长在喷洒了草甘膦的田地附近,同样也会受到污染,一旦有蜜蜂采了这些花卉的花粉,蜂匠再把他们制成蜂蜜,那后果就严重了!

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德国人最爱的啤酒也被查出含有草甘膦。2015年,慕尼黑环境研究所曾对14种德国销量最高的啤酒进行检验,发现所有样品中都含有草甘膦成分,含量最多的分别是:Hasseröder Pils(29.74毫克/升)、Jever Pils(23.04毫克/升)和Warsteiner Pils(20.73毫克/升)。

这么多食品都被草甘膦污染,想想都可怕,不知道还有哪些食物是可以吃的!?

然而,真正禁止草甘膦似乎还需要一段时间。有报道称,斯里兰卡曾在2014年第一个禁止草甘膦,但又在2018年成为唯一一个“解禁”的国家,这说明,在如今的科学条件下,草甘膦的大规模使用是无可替代的。今后,草甘膦到底会被如何“处置”,还是一个未知数。

 

延伸阅读
作者:任军民 来源:泛欧资讯 
 

草甘膦除草剂致癌,孟山都将支付患者2.89亿美元赔偿

 

经过历时一个多月的庭审,美国公民韦恩·约翰逊先生(Dewayne Johnson)诉世界农化巨头孟山都公司的判决昨日周五由旧金山陪审法庭作出。陪审团裁定孟山都对约翰逊身患癌症的后果承担责任,并向其支付2.89亿美元,约2.48亿欧元的惩罚性賠款和赔偿金。

陪审团解释说,作出该判决的理由是,孟山都无视自己的义务责任,没有提醒用户了解其草甘膦(Glyphosate)除草剂含有可能致癌的成份,具有”欺诈”行为。该判决对孟山都是一个重大打击,对刚刚完成收购该公司的德国拜耳集团,对整个世界的政治及农化产业都会产生重大后果和影响。今日法国各大媒体,如世界报,回声报,费加罗报,观察家报,巴黎人报,星期天日报等,对此案及庭审结果都做了相应报道,指出这是一例“历史性的裁决”。

2014年,拥有两个儿子的约翰逊先生被确诊为非霍奇金淋巴瘤,这是淋巴系统无法治愈的癌症。因为2012年以来,他在旧金山北部贝尼西亚校区担任园丁和虫害管理员时,一直使用孟山都含有草甘膦的的农达除草剂“Roundup”和“Ranger pro”进行喷洒工作,有时喷洒量达几百立升。该产品对阻碍植物生长的虫类及杂草具有明显的清除作用,但内含有可能致癌的物质成份,作为生产商的孟山都则对此一直予以否认。

约翰逊先生称,如果他知道其使用的产品有危险,他绝不会在其工作敏感的学校和周围使用的。他解释,以前他没有任何健康的原因,也没有对草甘膦成份影响身体健康可造成危害的信息有所了解。严重的是,两次由于喷洒机器故障,其身体和衣服遭到Ranger pro产品的完全浸透。他回忆到,在第二次被除草剂浸透后,身体感到不适,皮肤状况日益恶化,许多疼痛伤处出现。他不知这是Ranger pro产品的原因,但开始有所感觉,怀疑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剂可能是导致这一病症的祸根。

孟山都明星产品–农达除草剂

草甘膦是1970年由孟山都化学家约翰·弗朗茨发现的,1974年以农达(Roundup)品牌推向市场。最初专利于1991年到期,但孟山都保留了美国独家经营权,直至异丙胺盐专利2000年9月到期。草甘膦是农达除草剂的主要成分,主要配合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使用。该产品不仅在美国,也是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的除草剂,在130个国家注册,批准在100多种作物上使用。当今,世界上使用草甘膦的产品达750多种,草甘膦销售量从1974年的3200吨达到2014年的825000吨,孟山都由此获得了非常丰厚的利润收入。

2015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认定孟山都的草甘膦具有可能致癌的物质,这份报告来自该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官方网站。该报告称,从2001年以来,该机构对美国、加拿大和瑞典等国的案例进行了调查,有足够证据显示,草甘膦农药可能会引发人类淋巴腺癌和肺癌。该研究机构指出,根据流行病学,动物和体外研究,草甘膦“大概处在人类致癌”(2A类)的致癌物清单中。

就应用孟山都产品造成的个人危害,约翰逊在The Miller Firm律师事务所的利森伯格律师帮助下,于2016年正式向美国法院提起诉讼,申请裁定孟山都的侵害行为,并要求支付4亿美元的惩罚性赔款和3900万美元的赔偿金。这是第一位将孟山都诉至法庭的个人,也是陪审团审理的第一个控案。患者全身80%的部分发生病变,医疗团队告知已处于癌症末期,不久人世,法院因而同意为他加速审理。根据律师介绍,约翰逊证词中,最令人心碎的是他告诉两个儿子,自己患了绝症且已到末期。由于无法工作,约翰逊妻子为维持全家生计和诉讼费用,身兼两份每周40小時的工作,生活极其艰难。

根据庭审材料显示,孟山都几十年来故意隐瞒草甘膦除草剂的危害,无视有关专家的警告,并聘请学术“枪手”,寻求对其有利的科学依据,帮助其持续鼓吹草甘膦的效用和影响。孟山都長期以來坚持农达(Roundup)不会导致癌症,声称有逾800项科学研究认定草甘膦可安全使用,并提出约翰逊的癌症可能是來自与农达无关的产品。但受害者律师则反驳,农达中含有的草甘膦与其他成分相互作用,产生协同效应,让产品更具致癌性。同时律师辩称,孟山都多年来一直在“与科学作对”,经常将评判矛头指向那些宣扬这种除草剂可能存在健康风险的专家学者。

在美国,自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草甘膦可能致癌的报告后,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及其家属起诉孟山都的事件持续增多。除约翰逊案件外,另一起法院审讯计划于今秋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展开。根据约翰逊律师的说法,孟山都公司在美国将面临着超过3000例类似案件的困境。

美国法庭认定孟山都隐瞒草甘膦致癌的信息达几十年之久,作为法国,欧盟及中国一直大量使用这种产品,那么它们在此问题上的观点是什么呢?约翰逊案例对这些国家及地区在未来政策制定及市场导向中是否产生影响,具有借鉴意义呢?

在欧洲,草甘膦的使用规定体现在1991年欧盟政令的附件中,涉及有关产品必需获得相关许可证。2015年3月,国际癌症研究中心(CIRC)指出草甘膦“可能对人构成致癌危险”,特别是对直接撒播的人群。但同年11月15日,欧盟食品安全监管机构(EFSA)公布一项评估报告,则得出农药草甘膦“可能不会致癌”的相反结论。在这矛盾重重事态不明朗的背景下,草甘膦许可证在欧盟将面临再次延长,下一许可期间为2016-2031年。2016年,由于未获欧盟28国的有效多数票,欧盟委员会采取特别措施,将草甘膦许可有效期只延长18个月,直至2017年底,以等待欧盟成员国管理局的新意见。

对于提出延长许可证建议,欧盟各成员国争吵纷纷,英国、荷兰等支持按惯例将草甘膦使用许可期限延长10年,法国、意大利等国则表示坚决反对,要求缩短使用期限直至逐出欧盟农药市场。2017年11月27日,备受争议的除草剂草甘膦许可在欧盟“涉险过关”,使用期限被延长5年,即截至2022年底。这次过关是因为先前弃权的德国在最后关头投出赞成票,令支持草甘膦的成员国数量超过18国,代表的欧盟总人口超过65%,达到欧盟投票表决“双重多数”要求。

在法国,草甘膦的监控是在欧盟政令框架下实现的,同样需要获得主管部门的许可。据统计,法国全国草甘膦使用量每年大约保持在9100吨左右。2017年9月25日,在国家生态环境部长尼古拉*于露的推动下,法国政府决定2022年起将废除草甘膦的使用。但2017年10月,54名执政党议员要求政府尽快下达废止命令。在欧盟11月27日投票表决后,法国总统马克龙仍然希望三年内在法国境内禁用草甘膦除草剂。他在推特推文重申:“我要求政府采取必要措施,在找到替代品后在法国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最晚不超过三年。” 这一举动遭到法国农场主公会的公开反对,要求政府遵守欧盟政令规定,不要在2020年前废除草甘膦的使用。尽管如此,限制和禁止使用草甘膦的行动已经在全国开始展开,如法国东部大区的大气质量检测协会要求从2018年起停止在大气中使用草甘膦。

欧洲内部对草甘膦的使用争论不休,似乎这一争论在中国并没有引起足够的反响和重视。人民网2017年6月9日报道,在农业生物技术发展与挑战研讨会上,国家食品风险评估中心研究员徐海滨认为,综合遵循国际公认的程序和方法,以及国际权威评估机构的观点来看,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草甘膦具有致癌性。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林敏也认为,任何除草剂不可能百分百无毒,相比其它除草剂,草甘膦的安全性是最高的。据悉,中国是草甘膦生产第一大国,近年来一直占据我国农药出口品种的榜首。全世界使用的草甘膦有60%以上来自中国,其中阿根廷的草甘膦约70%是中国生产的。

中国草甘膦产品

除了草甘膦产业的经济因素,当前中国对草甘膦的讨论还处于学术研究层面,社会公众大规模要求限制或禁用的呼声还没有出现。社会使用草甘膦近30年,但还没有对人体造成致癌死亡的典型案例及事件报道。这些因素对在中国推动限制及废除草甘膦的生产及使用都起到了极大的约束作用。

笔者认为,近30年来,中国公共健康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癌症及其它严重疾病的事例呈现快速增长态势,这与国家自然环境的破坏及土地河流的污染不无关系。作为污染的一部分,农药对生态的危害及影响是有目共睹的,特别是农药对土壤及地下水源的污染治理是一个漫长且昂贵的过程。政府意识到该问题的严重性,于2015年提出了2020年实现“农药零增长”的发展战略。在一进程中,美国,欧盟及其它发达国家在草甘膦对人类健康影响上的观点和做法,特别是约翰逊赔偿案,应当引发中国各级政府及主管部门和农化企业的思考,重视草甘膦可能存在的危害性,积极引导草甘膦替代产品的研究开发及市场投放,制作未来限制和废除这一争论产品的时间表,将公众健康的立脚点确切落到实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