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母亲被炸得血肉横飞,7岁德国男童讲述在伊斯兰国地狱般的经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自从今年年初,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正式被剿之后,就引发了留在叙利亚等国战区的德国“圣战士”、“圣战新娘”、“圣战儿童”大批返乡潮。

加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公开喊话欧洲各国政府,把战区被俘的“圣战分子”接回各国接受审判,否则将就地释放他们。迫于无奈,几经商讨之后,德国政府终于陆续接回了一批圣战分子和圣战新娘。

随后,德国政府还决定尽力将生活在伊斯兰国、丧父丧母的孤儿带回德国,给他们一个稳定、安宁的生活环境。

于是,6月初,有媒体爆料,德国政府将接回一名4岁和一名2岁的女孩,交给他们的祖父母抚养。

近日,德国《图片报》爆料,又有一名生活在叙利亚伊斯兰国战区的小男孩Yahya ,引起人们的关注。年仅7岁的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和3岁的妹妹Yasemin 倒在血泊中死亡,却无能为力。

德国《图片报》的报道

 

母亲死后,无依无靠的他后来终于跟远在德国的祖母取得了联系,在一次语音通话中,他向祖母描述了那段可怕的战区生活。

Yahya出生在德国卡塞尔,4年前,他与母亲一起来到叙利亚上巴古斯,随后,母亲在叙利亚生下了弟弟Bruder Zacharia和妹妹Yasemin。

Yahya的弟弟Bruder Zacharia(图左)和妹妹Yasemin(图右)

 

虽然生活在伊斯兰国的人们一直笼罩在阴影之中,但至少Yahya身边还有母亲和弟妹的陪伴。谁知,伊斯兰国灭亡前的最后一场激战,不幸夺走了Yahya母亲和妹妹的生命,侥幸存活的Yahya与2岁的弟弟被送到叙利亚北部城市Al-Hawl的难民营。那里是库尔德工人党民兵分支的控制区。

在那里,他们跟上千名从战区逃亡或是被逮捕的妇女与儿童生活在一起。

他告诉祖母,当时战争非常激烈,突然一枚炸弹落在他家附近,一声巨响之后,他的母亲和妹妹就离开了人世。“她们流了很多的血,我就在我妈妈的身边。”他说。

Yahya的舅舅到难民营看他,给他带了曾经他爱不释手的毛绒玩具

 

他还眼睁睁看着妹妹吐血之后,不断呻吟着,慢慢闭上眼睛,停止了呼吸。大概是经历苦难后的成熟,Yahya描述一切的时候都保持地异常冷静。

他还说:“我当时受伤了,一点儿也不能动,只能在原地不断地大哭。”而他身边只有2岁的弟弟竟然在吃沙子!于是,他忍者伤痛挪到弟弟身边,想要照顾他,但是他们当时真的什么吃的也没有。

Al-Hawl难民营的环境

对此,德国《图片报》表示,他们在过去的几个星期中,采访过许多从叙利亚战区回来的伊斯兰圣战分子,并听他们讲述了如何依靠野草维持生命。由此可以看出,伊斯兰国的圣战士生活有多艰苦。

不知道,这些圣战分子有没有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原本怀抱英雄主义梦想的他们,加入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之后,不仅历经艰辛,最终还成为阶下囚,被世人所唾弃。

Yahya被送到叙利亚北部难民营接受照顾时,他的弟弟Bruder Zacharia却莫名其妙失踪了,至今没有音讯。

大概是生活所迫,Yahya年纪轻轻就知道,钱是人生存下去的保障。他告诉祖母,母亲有一些钱,大约500叙利亚镑。他想要这些钱,但是最终没有拿到。

7岁的Yahya

 

Yahya的祖母希望孩子能尽快回到自己身边,但是外交部门对此仍存在疑虑,即便他们已经通过DNA确认了孩子的身份。

德国政府主要担心两个问题,一方面,接回这个孩子,需要很大一笔花费;另一方面,假如从库尔德工人党控制区接人,就需要根据工人党的要求释放在德国关押的库尔德囚犯,并派遣官员前去调解。

但是库尔德工人党被土耳其政府视为恐怖组织,德国政府一旦按照库尔德工人党的意愿去交涉,一定会引起土耳其当局的不满,这样就可能会引起严重的外交冲突。而且,要把Yahya带回德国,还要途径土耳其,这也是一道关卡。

可怜的Yahya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亲人身边,仍然是未知数。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