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口罩采购的惊人黑幕:神秘女人牵线,3.5亿欧大交易,俩小哥狂赚上亿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曹晴)口罩!口罩!2020年有多少黑暗交易伴汝而行!一些人因口罩一夜暴富,也有人因此倾家荡产。
有证据表明,在2020年春季,新冠病毒肆虐德国之初,急需口罩及各类防护用品的德国联邦政府卫生部购买了极其昂贵的口罩。

这笔本不应该有的采购案,却因为一位神秘而低调的女士的缘故,让联邦卫生部长詹斯·斯潘(Jens Spahn)亲自出面站台,然后就有了这3.5亿欧元的交易。

瑞士军方1900万欧的口罩交易

他们很年轻,20出头,他们很富有,他们也很厚颜无耻:无耻得相当离谱。商人逐利无可厚非,但如他们,则毫无商业道德。

卢卡(Luca S.)和贾沙何(Jascha R.)拥有一家名为Emix Trading的公司。现在该公司主业就是买卖口罩。

瑞士20多岁的商人卢卡(左)和贾沙何(右):一夜暴富的年轻的亿万富翁

仅在2020年3月,这两人的口罩生意就让他们赚到了常人辛苦一辈子都无法获得的巨额财富。

2020年3月初,瑞士军方从Emix Trading购买了5万个FFP2口罩,单价为每个口罩8.36欧元。两周后,再次购买40万个口罩,每个9.36欧元,另外在追加46万个口罩,每个9欧元。

“与其他供应商相比,Emix Trading提供的口罩单价相对较高,”瑞士金融监管局认为。

不过瑞士军方则表示,只有这家公司能立即交付口罩,因此别无他选。

事实真的如此?

2020年3月23日至29日这一周,瑞士军方再次向Emix Trading订购了88.2万个口罩,每个口罩单价8欧元。同时,另一家公司也提供了7.3万个口罩,每个口罩单价3.69欧元。

从交易中可以看到,Emix Trading将每一个FFP2口罩卖出了10瑞士法郎(1瑞士法郎=93欧分)的天价,相比疫情之前,每个口罩的价格上涨200%

据称,他们和瑞士军方的口罩交易总额超过2000万瑞士法郎(约1900万欧元)。

瑞士卢塞恩(Luzern)市的一名律师已向苏黎世检查院提出了刑事指控。现在瑞士经济重案组已开始对Emix Trading公司以及卢卡和贾沙河进行调查。

瑞士检方认为,他们毫无商业道德底线,利用当时国家的困境对国家进行敲诈。

据说,一夜暴富后的两位年轻百万富翁眼都不眨,就买下了两辆宾利车,以及一辆限量版的法拉利-马力800,市价至少为250万欧元。

德国卫生部3.5亿欧元的交易

但真正成就卢卡和贾沙何,让他们成为亿万富翁,还应该“感谢”德国联邦卫生部。

Emix Trading公司在母国—瑞士卖口罩的业务,只占公司业务的小部分。

公司的大客户是德国——联邦卫生部Emix Trading购买了口罩;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的卫生部也是该公司的客户。

这家只拥有7名员工的小型贸易公司如何成为德国政府部门的主要供应商,而其他零售商和制造商的邮件以及他们的产品却都被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忽视了,为什么?

无他,就是一位女性的存在,至少在联邦和巴伐利亚州,她功不可没。

基社盟 CSU )秘书长杰罗德·坦德勒Gerold Tandler)的女儿安德里·坦德勒(Andrea Tandler),她是Emix Trading进入德国的敲门砖,当然也是Emix Trading德国代理人。

前基社盟秘书长杰罗德·坦德勒

据说,她的牵线搭桥,公司老板卢卡和贾沙何可以直接对话联邦卫生部长斯潘。

德国联邦政府,在这家仅7名员工的瑞士公司采购了约3.5亿欧元的口罩。与此同时,巴伐利亚州采购了1520万欧元的口罩,北威州采购了520万欧元的口罩。德国官方合计从这家刚刚成立的公司采购额达到3.7亿欧元以上!
 

只进库存货的瑞士右翼经销商

2016年,卢卡和贾沙何开始从事零售业,与其他经销商的不同之处是,他们从不在厂家进货,而是从库存过剩的经销商中进货,如妮维雅面霜之类的产品。

不可否认的是,但凡做这类业务的商人要赚钱的第一要素就是眼光得准,第二则是人面得广。

卢卡贾沙何是瑞士右翼民粹党派瑞士人民党(SVP)的青年组织(Jungen SVP)苏黎世执行委员会的成员,所以人面广这块是无需担心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能找到坦德勒女士,让她成为Emix Trading的德国代言人。

 

 

2020年年初,卢卡和贾沙何看到新冠病毒的爆发,在欧洲当局还不以为然之时,当机立断从中国购买了大量防护用品,包括口罩,并将其运到瑞士。

那时的德国联邦卫生部也曾收到医护用品供应商的邮件提醒——口罩等防护用品供应在未来会非常紧缺。但斯潘部长和其他的人并不以为然,延迟两个月才回复邮件,这让商家很愤怒。

为何德国官方会买这么贵的口罩

安德里娅·坦德勒女士是一家名为Pfennigturm广告公司的老板,同时还有一家名为“Little Penguin/小企鹅”战略咨询公司。

说客安德里娅·坦德勒

坦德勒女士本人或许并不起眼,但她的家庭,她的家族却在巴伐利亚州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如,她的父亲是杰罗德·坦德勒,现年84岁的老坦德勒是基社盟(CSU)的前秘书长,也曾担任巴伐利亚州内政部长、经济部长、财政部长。再如,她的亲戚们都在巴伐利亚州政府担任各种职务。一个真正的“官二代”。

所以,2020年3月3日,巴伐利亚卫生部长梅兰妮·汉姆(Melanie Huml)向Emix Trading订购了一百万个FFP2口罩,一点也不稀奇。

唯独让人震惊的是,这张订单上出现了一个令人质疑的价格——每个FFP2口罩单价8.90欧元

一天之后的3月4日,第二个订单出现在Emix Trading公司——332568套防护服,每套18.90欧元。

两张订单总价1520万欧元。

巴伐利亚政府部门发言人称,面对巨大的需求,口罩价格符合市场惯例。汉姆部长事先并未与坦德勒家族成员见面和交流。

真如发言人宣称?北威州卫生部来拆台,他们表示并非如此。

2020年3月4日,北威州卫生部向Emix Trading购买了100万个FFP2口罩,单价9.90欧元。由于Emix Trading不能提供这么多口罩,因此在3月12日修改了合约,最终在3月25日交付了52.72万个口罩,单价没有改变。

北威州杜塞尔多夫的新冠防护设备仓库

 

北威州卫生部是如何与瑞士公司取得联系的?

北威州卫生部发言人表示:“慕尼黑Pfennigturm公司董事总经理安德里娅·坦德勒女士是Emix Trading公司的德国代言人,我们与坦德勒女士保持联系。”“为什么会与坦德勒女士联系?因为那时北威州和巴伐利亚州联手寻找购买防护用品。”

因此,巴伐利亚卫生部长汉姆将说客坦德勒女士推介给她的同事北威州卫生部长劳曼(Karl-Josef Laumann)。顺理成章,报价极高的Emix Trading公司口罩被北威州卫生部接受。

按照北威州卫生部的说法,劳曼部长本身与坦德勒女士没有任何联系。

联邦卫生部不同寻常的采购

据称,坦德勒女士借住家族的东风,直接与联邦卫生部长斯潘搭上关系。然后就是卫生部长斯潘亲自将Emix Trading公司介绍给联邦卫生部,并作为该部的供应商。

目前,联邦卫生部的工作人员只承认联邦政府与Emix Trading有业务来往。

2020年3月9日,联邦卫生部将Emix Trading的高价口罩列入采购名单。根据要求,这一切被视为国家机密。好像它是关于高度安全的技术,而不是简单的口罩。

联邦卫生部的购买合同从未在“欧盟官方公报”上公布,尽管根据“公共采购法规”要求当局必须在30天内将此类决定报告给欧盟出版物办公室。

至少,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与Emix Trading的购买合同都可以在欧盟官方公报上找到。为什么联邦卫生部的采购合同没有出现?斯潘的人甚至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有猜测认为,是因为当时斯潘行事决策错误,导致德国卫生系统防护用品严重缺乏,接受Emix Trading的报价,属于恐慌之下的饥不择食。

与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不同,坦德勒女士是用“小企鹅”战略咨询公司名义将Emix Trading介绍给联邦卫生部。除此之外,联邦卫生部还与一位名叫彼得·阿克曼(Peter Ackermann)律师兼Emix Trading董事总经理联系。

彼得·阿克曼,律师兼Emix Trading董事总经理

 

最终Emix Trading和联邦政府签订了交付FFP2口罩的各种合同——FFP2口罩医用外科口罩,交易总额为3.5亿欧元每个口罩单价平均约为5.40欧元但其交付拖延至去年深秋才得以完成。

据说,联邦卫生部是按照市场上每个FFP2口罩4.50欧元的价格作为采购标准。只不过对Emix Trading实行了例外政策。

据称,在交易谈判之前,阿克曼总经理事先通过手机直接将口罩的报价提交给卫生部长斯潘。

在德国,有人将Emix Trading公司这类的口罩供应商称为“发国难财的战争奸商”。不过,北威州卫生部长劳曼(Karl-Josef Laumann)则表示,这些公司或个人的行为是反社会的。

 

斯潘,你不想说点什么

安德里娅·坦德勒和Emix Trading公司分别申明,由于“现有机密性条款”,他们不得对此发表任何言论。此外,Emix Trading公司没有责任提供有关合约的性质和过程的信息。

去年6月,Emix Trading董事总经理阿克曼公开表示,瑞士检方他们公司的起诉,认为他们公司发国难财,在国家困难之际,对国家进行敲诈的罪名,“不公平,也不正确”。

他说,那时公司从中国购买口罩的价格已经大幅度上涨。但阿克曼总经理并没有出示实质证据,如采购价账单。当然也没有表明出售每一个口罩可获得的利润。

根据《明镜》杂志的调查,在新冠疫情之前,FFP2口罩在中国的采购价为每个0.45欧,在德国疫情爆发的2020年3月,采购价是1.6美金(大约1.4欧元)一个。

还有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斯潘。他昨天刚刚当选为基民盟的副主席。而且在前不久的民调中成为德国最受欢迎的政客,支持率为52%,超过了总理默婶。请看我们的报道《德国基民盟选出新主席,“后默克尔时代”谁将当家?》。

作为一名一直有问鼎德国总理府野心的40岁的德国联邦卫生部长,为什么就此事一直保持沉默,如心中无鬼,为什么不站出来消除这些疑问?

身处完美风暴中的基民盟政治家、联邦卫生部长斯潘

 

来自德媒的报道,去年8月,卫生部长斯潘和他的同性老公丹尼尔·冯克(Daniel Funke)以400万欧元的价格在柏林购买一栋300平米的别墅。有关详情请看《【快讯】去年是最暖年 银行对前景乐观 卫生部长买卖豪宅被关注》(点击阅读)。

在2020年的口罩交易黑幕中,还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交易是否合情合理合法?估计以后都会水落石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