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努居琐记】跟孩子在德国上小学:小学生比较容易交朋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德国小学记(四):朋友

作者:刘悦

 

对于交朋友这件事,老师的做法大多是顺其自然。小学里,很多孩子的友谊是从住得近,或者坐得近,培养起来的。每隔一段时间班级会调换一次座位,有的老师会采取随机抽签的方式,有的老师会让关系比较亲近的孩子坐在一起,也有的老师让孩子们自己写纸条,选两个愿意同座的孩子,再酌情安排。

Essmann女士的单纯愿望

Essmann女士希望班里每一个孩子之间,都能互相建立起友谊,所以如果有的孩子关系很亲密,下次排座位,反倒不会被安排在一起,好让他(她)有机会去了解交往其他的同学。在这样的引导下,贝贝刚开始转入德国小学的时候,班里的气氛相当和谐,孩子们对于他人的进步和才华,都会由衷地发出赞叹;有人遇到困难时,也会争着伸出援手。有个女孩子是叙利亚难民,到班里学习过一段时间,孩子们都想尽办法帮助她。贝贝说,班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朋友,所以办生日会时,她邀请了全班的女孩子。姥姥看到照片问:“班里就只有贝贝一个中国女孩子,其他都是德国孩子吗?” 我告诉她:“前半句说对了,但是这些孩子的妈妈没有一个是德国人,而且只有两个孩子的爸爸是德国人。”

结 盟

难以避免的,女孩子的世界总会有小团体产生,二年级下半段后,初见端倪,到了三年级,更趋明朗。Anna、Aaliyah和Sophia先组成了“铁三角”,贝贝因为和她们住得比较近,很快被吸收成了“四人帮”。课间、放学后经常聚在一起。贝贝很开心,有了比朋友更进一步的“好朋友”。但是没过多久,她回家后情绪有点沮丧,一问才知道,最近这三位女生说悄悄话的时候,会把她支开。

“她们不信任我了。”贝贝低着头。

“为什么呢?宝贝,你是我见过最可靠的孩子啊?”

“因为Misha啊。”

Misha是一个长得像洋娃娃的女孩子,圆脸、卷发,小鼻子翘翘的,她妈妈是克罗地亚人,父母离婚后,她跟妈妈、继父及继父的女儿住在一起。Misha的情绪很不稳定,经常大发脾气,扔书本,偶尔还会打人,所以班里的女孩儿们大都不喜欢她,有时候还会捉弄一番,故意激怒她。

有一次,Misha 生病了,老师问谁可以帮忙把作业带给她,Anna马上说,她愿意送。结果,她并没有把作业送去给Misha,而是让Aaliyah仿照Misha的笔迹,把所有的答案都写成错的,再交给老师。本来,她们为自己的计策洋洋得意,可是老师并没有照她们的预期,去找Misha的麻烦,而是认真地帮Misha补了课。贝贝虽然也没那么喜欢Misha,但对于她们的作法,并不赞同。大概是因为贝贝不曾表示过敌意,所以Misha开生日会,班上的同学只邀请了贝贝。

Misha生日会的抱枕留念

那三个“好朋友”听说,贝贝竟然参加了Misha的生日会,立刻开始疏远贝贝,三个人说悄悄话的时候,就会把贝贝支开,贝贝为此垂头丧气了好几天。

“妈妈,我从来没有把她们说的话告诉过Misha,只是去参加了生日会,这算背叛朋友吗?”

“当然不算,我看不出你哪里做错了。但如果你的朋友们不这么认为,你可以先去和其他人玩。”

可是没过多久,贝贝也被Misha打了。一次游泳课前,在更衣室里,Misha的东西被人藏起来了,她大发脾气,贝贝试图安慰她,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结果被狠狠地踢了一脚。

“Anna她们是对的,这个Misha太过分了,我是想要安慰她呀?”

我检查了一下,毕竟年纪小,这一脚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你告诉老师了吗?”

“嗯,Anna她们一看到,立刻就把她围起来,拉她去找老师,结果她坐在地上大哭大叫。我还没有哭呢,她倒先哭起来了。”

“那你以后要小心点,尽量不要主动和Misha有身体的接触,你先拍了她,她可能反应过激了。”

共 谋

这一脚,把贝贝踢回了“四人帮”。接下来的一天,我去学校接贝贝,Anna、Aaliyah和Sophia 跑过来通知我:“今天,我们要去你家开会,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可以通知一下我们的妈妈吗?”

“啊?啊,好吧。”

贝贝很高兴要在家里举行会议。她说:“妈妈,你知道吗,她们都嫌家里的弟弟妹妹烦,我们家最不会被打扰。” 好吧,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就自觉的不去打扰你们好了。

四个女生在楼上房间里的会议开得激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贝贝下楼来拿水,小脸通红,有点不敢看我的眼睛。

“你们在讨论什么?”

“是……, 嗯……,她们在讨论,我只是听着。”

我竖起耳朵听着楼上的声音。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四个人终于下来了,Anna的手上拿着一卷白纸。她们围到我身边,吃我准备好的水果沙拉。

我若无其事地问:“这是什么啊,会议记录?”

“呃,这是……,” Anna略有犹豫,但还是展开了那卷纸。

我认真地看起来,第一页是“Misha的罪状”,共列了十多条,应该是集思广益的结果;第二页Misha的画像,她被画成了女巫,尖尖的鼻子,长长的指甲,张牙舞爪的样子;第三页是宣誓词,大概就是:我发誓我不会理Misha,我也会发动其他的人不理她。最后还要每个人签字画押,还好,贝贝还没有签字。

我稍稍松了口气:“画得不错,应该是Sophia的手笔吧,我知道你最会画画了。这个罪状应该是Anna的主意,你的点子最多。”

她们的得意的表情告诉我,都猜对了。

“就是不知道这个办法会不会让Misha变得好一点?”

她们互相看了看,没出声。

我叹了口气:“如果有人给我列出一份罪状来,应该比这个还要多呢。我会多难过啊?”

又是一阵沉默。

我继续说:“ 除了眼前的这份东西,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比如……。”

“比如和Misha做朋友。” Anna抢着说,

Aaliyah跟着说:“她总生气其实是因为没有朋友,越没有朋友,她越生气。”

Sophia和贝贝表示同意,“我们试着和她做朋友吧,说不定她能变好一点儿呢?”

我给她们每人加了一大勺冰淇淋:“你们可比我聪明太多了。下次会议,我继续提供场地啊。”

有永远的朋友,却没有永远的敌人。

这以后,没太听说关于Misha的负面新闻。几个月后,我们就搬家了。贝贝努力适应新的学校,交新的朋友。又过了一年,贝贝上中学了,但还会和以前的朋友们保持联络。听说,Misha跟Anna上了同一所女子中学,现在她们是最好的朋友,Aaliyah和Sophia当初一定要上同一所文理中学,但已经分别有了新的好朋友。

番 外

不久前的一次聚会上,看到朋友的儿子,他刚上中学,但看起来有心事的样子。

我问:“上中学感觉如何?”

他说:“不好,因为我没有朋友了。”

我好奇:“之前你选择这所学校,不就是因为你的朋友也去了这所学校吗?”

“但是他们现在找别人做朋友了。”

“那你也去找别人啊。”

他摇摇头:“中学里可没有那么容易。小学的时候,如果想和谁做朋友,可以直接去问,‘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他说,‘愿意。’ 然后我们就成朋友了,就这么简单。中学里,都没有人这样问了。”

“是呀,要是男孩子能一直这么简单多好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