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努居琐记】跟孩子在德国上小学:一个面包奠定了孩子们两小无猜的情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德国小学记(二)两小无猜

作者:刘悦

 

“妈妈,你买‘阿拓面包’了吗?”

“买了,买了。放心吧。”

“阿拓面包”其实是圆面包上面,有如风车印记的Kaiserbrötchen。贝贝刚转到拜仁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一个俄罗斯的小男生阿拓,每天都会把自己最喜欢吃的面包,送给贝贝一个,所以这种面包就被定义为“阿拓面包”,也从此成为贝贝最主要吃的面包。

Kaiserbrötchen(皇帝面包)

 

阿拓的脸蛋不吃东西的时候也是鼓鼓的,上面布满了小雀斑,翘翘的鼻子上面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说上几句话,就会伸手推一推眼镜,他每天是由奶奶接送上下学的。这位来自战斗民族的奶奶膀大腰圆,走在路上,上半身基本保持不动,两条腿的速度却很快,手上提的包跟着脚步,钟摆一样前后晃动。阿拓奶奶是全班唯一一个帮孩子背书包上学的家长,而且她还会把书包一直放到座位上,才气喘吁吁地离开。班主任Essmann女士几次告诉她,要让孩子学习自立,她根本不理。后来,老师不让她进教室了,再后来不让进教学楼了,最后连校门也不让她进了。学校门口还贴上了告示:就送到这吧,接下来我可以自己走。对于这一规定,阿拓奶奶非常气愤,她对着大门挥舞着拳头:“太没有人性了,我想她一定没有孩子,你说呢?一定是个没有孩子的人!”她的样子像极了《乱世佳人》里黑妈妈站在窗前对着斯嘉丽大叫:“你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

因为被保护得有点过度,阿拓很腼腆,一说话,就会脸红,脸一红,小雀斑的颜色看起来就更深了。男孩子经常嘲笑他,女孩子也不大和他玩,但贝贝对他很友好,于是,阿拓除了给贝贝面包,只要一看到我,他就会跑过来报告:“Maria在教室收拾书包,她马上就会来。”“Maria在体育馆,我去帮你叫她。”说完,不顾在校门外喊他的奶奶,又冲了回去。更熟悉了,他就和奶奶陪我一起等贝贝出来,顺路走上一段,聊上几句。他告诉我,最喜欢吃中国面条。“阿拓,什么时候来家里,做面条给你吃。”他的眼睛透过镜片,放着光,以后和贝贝更要好了。

班里的几个东欧妈妈对孩子学习非常重视,和大部分中国妈妈一样,把孩子将来上Gymnasium (文理中学),视为理所当然的事,并且从低年级抓起。阿拓家却不把这当回事儿,他姐姐上的就是普通中学,阿拓是很以姐姐为荣的,觉得姐姐什么都懂,什么都会,“我姐姐说……”是他的经常用的开场白,并且他以后也想上那所普通中学呢。那几个东欧妈妈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总露出些无奈和遗憾。

一天,贝贝从学校回来后,异常兴奋:“妈妈,我真是没有想到,普通中学那么好,甚至有些地方比文理中学还要好,人们不应该有成见。”

“哦,你听谁说的?”

“阿拓!你知道吗?他姐姐学校有三十多个AG(兴趣班),可以去北极考察,还可以去土耳其学习开火箭!土耳其有一个火箭中心,他们有十几个孩子学会了开火箭!”

我听得云里雾里,不知从哪问起好,就先问最离谱的吧。

“你确定他们真的是学会了开火箭吗?”

“真的,妈妈,有一个孩子火箭落地非常稳,拿了第一名!”她小脸上的表情非常认真严肃。

我越来越狐疑:“可是贝贝,火箭是给人开的吗?而且,就算是开飞机,都要经过严格地筛选,长期地训练才能做啊。”

“妈妈,是真的,那些孩子也训练了很长时间,有一个多月呢。”小鼻尖上已经渗出了一点汗珠。

我虽然不想浇灭她对普通中学的热情,但还是忍不住说:“贝贝,连开车都要成年以后才能去驾校学习呢,这是常识啊。”

她的眼睛里已经开始泛出泪花,脸涨得通红:“妈妈,你不能自己没有看到,就觉得不可能。” 好吧,既然这在我是一个常识,而在你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我们就先把这件事放一放吧。毕竟还都是孩子,如果她愿意相信阿拓,愿意相信他说的话,我不想太早以大人的姿态去拆穿,也没有立刻和贝贝去查资料,而是让贝贝继续报告阿拓说的每一件事情。这阿拓,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又过了一阵,临近假期,贝贝回家没等放下书包,就迫不及待地和我讲:“妈妈,阿拓他们一家,假期要开车从德国回俄罗斯!他还问我,要不要……”

“他问你要不要和他一起回去?还说不能告诉你妈妈?不然就去不成了,对不对?”我嘴上忍不住一连串地发问,思绪却越过眼前一脸茫然的贝贝,飞回了三十多年前东北的那个小屋里。

(三十多年前)早上,妈妈和我一起叠被子,叠着叠着,我哭了起来,一头栽进了妈妈的怀里。“妈妈,对不起,今天我就要离开你了。”

妈妈被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了?”

我边紧紧抱住妈妈,边哭着说:“李晓明今天要带我去海南岛。他说不能告诉妈妈,不然就走不成了。我虽然很高兴去,可是,又实在舍不得你。”

妈妈嘴张得更大了,对于那个年代的东北孩子南方就已经是天边了,海南岛是在天的外边。

“你们怎么去?”

“他们家有火箭,就在院子里,可以直接飞到海南岛。”

“你看到过那个火箭吗?”

“还没有。”

李晓明是我小学一二年级的同桌,高干子弟,家里住在市中心的一栋别墅里,有很高的围墙。我们放学同路,每次经过他家,他都告诉我,围墙里有火箭。我很相信他,就求他带我看看,他答应找机会不但要带我看,还要带我飞一次海南岛,几分钟就到。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可是当天上午,和妈妈说了这件事的结果是,妈妈送我上学后,没有立刻去上班,而是到教研室找了班主任吴老师。让她想不到的是,她离开后,吴老师就冲进了我们的教室,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宣布了这件事,并加上评语:“我们班的一个疯子把一个傻子给骗了。”全班哄堂大笑,这句评语也流传了很久、很远,陪伴了我之后的整个小学时代。我从此再没有跟李晓明说过话,即使我们初中又在同一所学校。

(三十多年后)“妈妈,你想什么呢?阿拓怎么会让我和他一起去呢?他们一家五口正好挤进一台车,行李多的不得了。”

“哦,那还好,我们这里到莫斯科有多远啊?”

贝贝拿出地图仪量出到莫斯科的距离,我也顺便瞥了一眼,“嗯,比东北到海南岛还近些呢,他们应该是真的可以开车回去的。”

“当然,阿拓说回来要详细告诉我路上都发生了什么事,还问我要不要带礼物回来呢。”

可惜,那个学期之后,我们又搬家了,贝贝也转学到了黑森州,没来得及听到阿拓一路的见闻,也没能看到礼物。之后,贝贝从书上读到了关于火箭的事,但值得安慰的是,她仍然觉得阿拓是可以信赖的朋友,并且普通中学不比文理中学差。而我,经常会在买面包时想起阿拓,想起开车回俄罗斯,想起李晓明,想起海南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