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努居琐记】德国老师可以惩罚孩子吗?这个规矩很独特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德国小学记受罚

作者:刘悦

如果有人认为德国小学里的老师不会惩罚孩子,那真是误会了。虽然自认女儿贝贝是个乖孩子,但小学里受到过的惩罚,还是可以摊开来聊的。

Essmann女士

和中国小学里每个老师只教一门课不同,德国小学里的班主任通常要负责几门主要课程,所以能遇到一个好的班主任,是多么重要啊。贝贝一二年级时,除了体育和艺术课,基本上都是Essmann女士一个人教,很幸运,Essmann女士是爱孩子的。复活节后,第一堂课前,孩子们全都躲到桌子下面,Essmann女士走进教室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是彩蛋,你要自己找到我们!” 孩子们喊道。于是,Essmann女士就蹲到桌子下面,挨个把他们拽出来,“ Anna蛋,出来吧。Leon蛋,我已经看见你了。Felix蛋,你今天可真像个真正的彩蛋啊!Sophie蛋,你躺在这,是已经碎了吗?” 二十个孩子最后都开开心心地被找到了。孩子们带了一大堆复活节的糖果来分享,为了提醒,她在黑板边上写道:“小孩子要少吃糖。” 课间时,这句话被人改成:“小孩子必须多吃糖,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下一节课,她看到了,边擦黑板,边笑着摇头说:“你们这些孩子啊。”

Essmann女士虽不严厉,但却是严格的。新学年的第一个星期,她都会用来定规矩。孩子们分小组自己讨论,该有什么样的班级行为准则,通过描述、画画、列表、演讲等方式表达,大家再汇总、讨论、模拟,定下草案后,每个人用红纸抄写,带回家足有两页,请家长知情监督。如果有人严重违反准则,就要把它全部再抄写一遍。这时候孩子们才意识到,准则制定得太细致全面,未必是好事。之后,草案也会不断地被完善更新。有一次,Anna和贝贝对别人的分数很好奇,就去翻了老师桌子上的成绩单,结果被Essmann女士撞到,德国学生的个人成绩是隐私,于是,准则又得到了增补,而Anna和贝贝当然抄的是新版本,并请家长签字。

小时候我们都熟悉的事

孩子们渐渐大了,课程也逐渐细化给不同的老师教,受罚的花样自然也更加丰富起来。忘记写作业,会得到一个红杠,集满三个红杠,老师会给加双倍作业;在走廊里追逐打闹,会被课后留下来打扫全班卫生,屡教不改、情节严重的,学校走廊和操场也要打扫;特别淘气的男孩子座位会被暂时隔离,这些我们小时候就熟悉的招数,后面也都要加上:“请家长签字!“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贝贝回到家噙着眼泪对我说:“妈妈,我今天被老师叫出去罚站了。”

“你?被罚站?!”

“因为Sophia上课和我说话,老师警告了我们两次,我们还说,老师就让我们出去罚站两分钟。” 说完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

“那你一定很难过吧?”

从来没有被罚过站的贝贝,“哇——!”哭了出来,泪如泉涌。

我等她哭了一会儿,轻轻把她抱在腿上,凑到耳边低声说:“妈妈上学时也有被赶出去过哦。”

“啊?真的吗?什么时候?”为了能看清楚我的脸,她赶紧把眼泪抹干净。

我握住她的小手,“都上中学了,老师让大家背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我同桌没有背下来,被赶到走廊背。轮到我,还是没有背下来,也被赶了出去。”

“那你哭了吗?”贝贝擤着鼻子问。

“当然没有,我同桌说,看到我从教室里欢蹦乱跳跑出来的样子,还以为我是被表扬了呢。”

“后来呢?”贝贝破涕为笑。

“后来,我就把那篇文章背得滚瓜烂熟,到现在还能一字不差的背完,而且以后每一篇需要背诵的课文,我都在讲完之前就背好。”

“妈妈真棒。”

“我可不如你,你是一个多么认真努力的孩子啊。”我抚摸着她的头。

“妈妈,以后我上课不会再和人聊天了。”

集体受罚

有些惩罚是全班性的。课堂纪律普遍不好,会停课整顿;老师没有讲完课,就提前收拾书包,放学全班留下训话。有的老师会上课前在黑板上画上一个炸弹,每次贴上不同的集体惩罚内容,下面有四根导线,如果班里有人干扰上课,就会有一根导线被“点燃”, 四根导线都“燃烧”起来的话,炸弹就会“引爆”!孩子们为了不被惩罚,不但自己要小心,还要互相约束提醒。

甜蜜的惩罚

 

最后提到的这一项,个人认为是惩罚家长的。一天贝贝放学回来,把半个杯子蛋糕,塞到我嘴巴里。通常班里有人过生日,会带点心去学校,贝贝每次都只吃一半,另一半用餐巾纸小心包好,带回家给我吃。

“今天谁过生日啊?” 我问。

“不是有人过生日,是有人受罚。”她神秘地笑笑。

“哦?”

“我们学校里不允许用手机,放成震动也是不可以的。前两天Mia忘记关机,手机在上课的时候响了起来,所以老师让她给全班做蛋糕。Mia妈妈的手艺你是知道的。”她边说,边把杯子蛋糕外面的那层纸舔干净。

“那不是让她妈妈跟着受罚。”

“可是大家都很开心,我们还问Mia什么时候能让手机再响一次,她可得意了。”

我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果然,没过两个星期,放学后,贝贝就眼睛闪闪发亮地告诉我:“ 妈妈,我被罚做蛋糕了!”

“什么?可是我根本就没让你带手机上学啊?!”我惊讶地问。

贝贝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我的电子手表设了定时器。没等下课它就响了。“

我无奈地耸耸肩,“好吧,那买材料的费用会从您的零花钱里扣除,我会帮您打印出来配方和步骤,请您自己研究着做吧。”

没想到,贝贝的眼睛竟然更亮了,拍着手叫道:“好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