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航的德国军舰终于归来了 我牵挂的小水兵就在眼前!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远航的水兵终于回家了

作者:张丽

 
2020年12月20日上午10点,德国海军护卫舰(Fregatte 220),也叫汉堡号,执行联合国对利比亚武器禁运,在地中海稽查巡逻四个半月后,终于平安返回母港威廉港。因为疫情没有以往盛大的欢迎仪式,也没有军乐团演奏,来接官兵的家属只能坐在自家车里等。
 
甲板上的水兵们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向岸上招手,还都不戴口罩,也只有在军舰上还能有这样的自由,这估计是德国最后一块流动的净土。
海军官兵们还在军舰上搞了个微型圣诞市场,一起圣诞联欢聚餐,2020年所有公司的圣诞聚餐都取消了,大都改发购物卷。所以舰长也和水兵们说,别那么着急回家,你们在军舰上再最后享受几天没有病毒不用戴口罩的好日子吧。

 

 
 
当海军的小女儿乘军舰凯旋归来
我家小女儿“小宝”就在这艘凯旋归来的军舰上,虽然终于回到母港,但她还不能马上回家,还得继续在军舰上值三天班。平安夜的前一天,23日下午她才回到汉堡家中。为给她接风洗尘,我是“杀猪宰羊”,提前在朋友的帮助下做了香肠和腊肉,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
 
好在现在通信方便,她在海上也能和家里通信,回家想吃的东西太多了,饺子、烙饼、酱牛肉、红烧肉、葱爆羊肉等,但是第一顿想吃老妈的手擀汤面,我从土耳其店买了羊腿,寒冷的天气吃羊肉汤面暖胃。
 
我能理解她的苦恼,她有多半个中国胃,平时爱吃中国饭菜,我之前坐邮轮只吃两个星期船上的饭都吃够了,更何况邮轮上的伙食还比军舰上强多了。因为疫情靠港时也不能上岸放松散步或下馆子,只能听老兵说这个港有家好餐馆,那个港有个好酒吧……。着岂不是“画饼充饥”、“望梅止渴”?
小宝回来的时候瘦了五公斤。朋友问我是否心疼了,我说平时想减一公斤都难,瘦点到还真不那么心疼,平平安安,全须全尾的回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到底的,由于各种原因也有一些人中途下船提前回家,她同舱的一个女孩就是最后一次靠港时下船了,其实距返港时间也就差半个月了, 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如果撑不住了就不能勉强,当初新兵训练第一个星期就有退出的。如果没有坚强的性格、强壮的体魄还是慎入。
 
我问她这么久在军舰上就没有闹过病吗?她说只有一天头疼难受正值夜班,就因为牙疼请过一次假,喝了包板蓝根睡个大觉就好了。她在军舰上还补过牙。我从好几个朋友家中搜集了常用小中药给小宝,在此一并感谢。
 
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段感概,“我还真是挺敬佩小宝的,华人孩子成绩好,上名校的不少,当兵的却不多。一个女孩子这么有勇气有担当。小宝战友和领导给她评价挺高,在这些新兵里面她表现很突出,接受能力强学东西快,人也勤快眼里又有活,很快就能独立顶班。”
 
军舰上没有专职搞卫生的阿姨,除了本职工作外,军舰上搞卫生、装卸货物等都得士兵们自己干。有一次在希腊靠港天气炎热,来了一冷冻柜的食品,本来计划晚上气温低些时再往军舰上搬,可是冷冻柜在岸上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不能继续制冷,士兵们就顶着炎炎烈日把食品尽快抢运到军舰上。运货时士兵们排成长列,货物一人接一人往下传,每箱都是十公斤以上,饮料、矿泉水就更重了。

 

在汉堡港留影以弥补没能参加港口节的遗憾

 
 女儿年龄虽小 但非常自立 
小宝还不到20岁,一般这么大的孩子还在上大学或做职业培训,应对的只是考试而已,而她已经出征远航地中海,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直面海上风浪和各种危险。一有关于汉堡号军舰的报道,我《华商报》的朋友顾强就会马上发链接给我,比如他们拦截了一艘土耳其货船的报道。
 我问去别的船上检查不是也有传染风险吗?她告诉我执行检查任务的人回来后全身衣服和鞋袜都要换掉并马上洗澡。鞋也要先消毒才能重新踏上军舰,德国海军防疫严谨把病毒挡住了,这期间其它国家的军舰有感染的。
军舰上空间那么小,女兵还6个人一个舱,男兵的舱人更多,没法隔离。有朋友问我,“你放心吗?你也算是老来得女,怎么舍得呢?”
 
出发时舰长就对记者说,“危险肯定是有的,但是我认为还可控。” 我算是比较心大的母亲,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从她出征以后,我就在日历上画勾,每过一天就勾掉一天,心里还计算着,已经过去五分之一了、三分之一了……
 
特别是刚走的那几天担心更甚,我和小宝原来是用微信联系,但是她出海后我就改用WhatsApp,因为我可以看到她是否读过我发的信息,而微信没有这个功能。有事可以随时通报,比如告诉她姐姐生儿子了,你也当上小姨了等等。
这是我家2020年的一件大喜事,我也升级当上外婆了,转天正好汉堡自行车队去易北河边骑车,我给队友们分了喜蛋,大家祝贺分享我的喜悦。同天还给小宝发了苹果园的照片,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看不到树木,看看照片也好。
 
没事时,我也每天给小宝发个短信息,比如汉堡疫情、新闻摘录等,有时发出去她很快就读了,可也有发出去一天都没有读,我就会担心。我问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看手机,她说军舰上有时候是断网的。 
 
家人朋友也都很关注我家这个小水兵 
家属还可以给军舰上的官兵寄包裹,我原来还不知道,她当海军后也给我开了一个了解德国军人的新窗口。
 
通常来说,家属只需把包裹寄到威廉母港就可以,但要注意不能只写军港地址和士兵名字,还要把军舰号写清楚。小宝一个战友家里寄来的包裹就被发送到另一艘军舰上了,军舰每次靠港时都有信件和邮包送上来。
 
我给她寄的东西大都是在亚洲店买的,各种小零食、咸菜、方便面等。国防军还给家属写信,本来圣诞节前有军属聚会,后来因为疫情都取消了,请家属给远方的官兵写信,不要以为有网络联系就可以取代传统信件,夜长日短,又长期处在狭小空间情绪会受影响。
我把此事也告诉了大女儿,她也给妹妹写信并附上新生婴儿的照片,还想给妹妹寄她爱吃的牛肉干,我说从国内寄食品怕惹麻烦,只写信就好,可惜这封来自远方的书信回到德国才收到。
 
奶奶也给寄了包裹,大家的包裹基本都是以食品为主,小宝说同组一位战友的女朋友11月底就给心上人寄来了自己制作的圣诞节日历,20个小包都编上号,每天打开一个小包。到第20个打开时就返航了。
军舰上每星期一都吃Eintopf(就是德国一种把土豆或面条,外加肉和菜一锅熟的简单菜式)。女朋友很贴心地把每个星期一的小包里都放一小瓶调料,以便吃那没滋没味的Eintopf 时加点调料,我寄去的小包榨菜也能起同样作用。
 
小宝回家后睡在自己的床上觉得太舒服了,转天我们一家三口出去散步,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大地,她看到狗狗都觉得很亲切,长期看不到动物,她说军舰靠港或离海岸近时也会有海鸟在舰旁飞,但是严禁喂食,有海鸟围着军舰对舰载直升机起飞和降落都是潜在危险。那天去易北河边散步的人真多,她感叹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多人了。
 
与汉堡号军舰返航的同一天,德国的南极考察船“Polarstern”从不莱梅港出发开往南极,船员和科考队员都提前两星期在酒店隔离,他们圣诞节都要在船上过了,又造出一块流动的净土。汉堡牛人39岁的 Boris Herrmann 先生(家里还有半岁的婴儿)正独自驾驶帆船环游世界,因为独自行船没人能倒班,他每次只能睡45 分钟。
 
对于海军官兵、科考队员、 Herrmann 先生, 我都充满敬意。航海是古老的也是现代的,为什么说宇宙飞船而不是宇宙飞机呢?为什么说太空舰队而不是太空机群呢? 三十多年前苏小明演唱的军港之夜,“远航的水兵多么辛劳,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没有想到我家多年后也出了个小海军,希望我家的水兵不仅要好好睡觉,还好好吃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