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堡杂记】 疫情下的汉堡这半年是怎么渡过来的?该盘点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张丽

 

8月31日汉堡晚报头版发文“Ein halbes Jahr Corona—die große Bilanz für Hamburg”(汉堡半年疫情报告),第二版上汉堡晚报总编辑Lars Haider先生也拟文“Vom Hamburg lernen….”(从汉堡学习),第11版整版报道题目是“大盘点”(–die große Bestandsaufnahme

 

头版文章

 

晚报这么明晃晃地夸自己的时候还真不多。

总编先生说如果用德国学校的5分制(1分最好,5分最差)给汉堡疫情防治工作打分,可以给到 2+,汉堡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人员流动性大,三月汉堡学校放假两星期,出去度滑雪假的人很多, 3月的疫情主要是度假的人带回来的。

 

总编写的文章

 

汉堡市长自己是医生出身, 比其它州长对疫情更内行,他现在对本市疫情的评价是“Stabil, aber nicht unproblematisch”(稳定,但并非没有问题 )。汉堡私人聚会仍不能超过50人。还要继续贯彻执行AHA规定(Abstand,Hygiene,Alltagsmaskern),就是保持距离,讲卫生,戴口罩。

十月五日开始汉堡中小学又有两星期秋假,为防止疫情再来一波,请不要去疫情严重地区度假, 从疫区回来必须隔离两星期的人拿不到病假工资。9月15日之前从疫情高风险区回来的人还可以免费测试, 之后回来的如果愿意测试也要自费了,不测试就自觉隔离14 天。

截至到8月底汉堡死于新冠病毒的235人, 其中85%是70岁以上的老人。

 

汉堡各区比较市中心区感染率最高,每十万人中有381人感染,Bergedorf 地区感染率最低每十万人中只有186人感染。

汉堡测试能力提高很多,疫情开始时每天只能测3500 有症状的人。现在最高测试人数为每天19000人 八月中旬每天测试11000人。在Farmsen(Berner Heerweg 124, 22159 HH)和Altona(Stresemannstraße 54, 22769 HH) 都设有测试站, 每天工作时间是10-18 点。

从8月8日之后,从危险地区回来的人在飞机场必须接受测试,飞机场检测花费很大,只有0.6% 的人测试为阳性, 9月15日之后就要自费测试了。

今天9月3日星期四,汉堡总火车站的Corona 测试站开始工作,每天可以检测2000人。

汉堡医院还远没有受到挤兑,汉堡共有884张重症监护病床,其中76 张病床是为新生儿准备的,4月3日是重症监护病床使用的最高峰值,新冠病人和其他危重病人加一起总共也只使用了61.4 %的床位。

汉堡8月以来所谓第二波病毒扩散,每日新增的最高峰值是80人(于8月7日),虽然8月新增人数增多,可是住院人数一直低于20人, 重症人数不超过10人。而三月底第一波病毒来袭时每日感染最高峰值248人(于3月24日),4月10日有107名新冠病人处于重症监护,是至今为止最高峰值。从死亡人数看4月25日曾达到日死亡15人的最高峰值,而7月和8月加在一起死亡人数也不到15 人。第二波和第一波相比还是舒缓了许多。

截至2020年8月31日,德国各联邦州每10万居民中与冠状病毒(COVID-19)相关的死亡人数相差甚远见下图,汉堡是14.4人略高于德国平均值11.2,巴伐利亚位居第一20.2人。萨克森-安哈尔特州(萨安州)死亡人数最少仅2.9 人。 

 

全德国每十万人中死亡人数

 

持续半年多的疫情重创全球经济,汉堡也不能幸免,汉堡港货运,客运,飞机制造业都蒙受损失,邮轮今年怕是都得停了。

今年上半年汉堡税收对比2019年减少4,5 亿欧元,2019 年上半年汉堡财政盈余9 亿多欧元, 而如今汉堡汉堡财政赤字2.26 亿欧元。

汉堡疫情紧急救助( Hamburg Corona-Soforthilfe)至5月底就收到创意和个体经营者6.46 万份申请,5.3 亿欧元已经支付,对文化行业的救助已经收到6000份申请,其中5000份已审核通过,已经支出九百多万欧元。

拨款36 亿欧元用于弥补减少和推迟缴纳的税款,这个窟窿以后是要补上的。

 

整版大盘点

 

现任汉堡市长不仅是医生出身,在当市长之前还是汉堡财政局长,医疗财政他都在行,这也是跨行业工作的优势。专家们对于疫情的预测也有不同看法,秋冬季能否平安度过?德国谚语:“天黑之前不能夸天好”。好在现在新冠肺炎治疗方面也积累了一些经验, 比如降低血液浓度以防止血栓对治疗有帮助。

华人总体还是比较谨慎的,大都自觉遵守AHA规定 ,希望大家平安度过秋冬季,迎接下一个春天的到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