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秀德国】跟德国人爬峨眉山的奇特经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和德国人一起爬上峨嵋山(三)

作者:孔小梅

 

往期精彩:

【梅秀德国】偶遇奇缘:与德国人和他们的驴狗一起爬峨眉山(二)

……

峨嵋山息心所的后山门一出去,就是一条直直盘旋而上的台阶,我们三个人马不停蹄爬了一个小时,登上了一个山头。我气喘吁吁,大汗如雨,弯着腰俯在扶梯上,累得趴下。马可和依达已经站在这条台阶的最顶端等我。我抬头望着他们,心里想,总可以歇口气了吧?这山路真难爬啊,爬上这么高的山,太不容易了。马可呵呵地笑了,他站在最上边的台阶,看我呼气如牛。我从扶梯上直起腰板,阔步上来,站在他们身边。我还来不及歇口气,来不及得意,说迟疑,马可突然往旁边让一下身子,于是,我眼睛睁圆了,他身后一条更高更长的台阶竖立在山壁上。我哇地叫出声来,顿时泄气。

他们俩料到我的反应,都笑了起来。

原来,峨眉山是每爬上一座山峰,就意味着另一座更高更陡的山峰等在你的前面。

马可、依达和小梅在峨嵋山上

 

背包要自己背

 

依达笑着说,他们两个商量好,决定帮我背我的背包。我的小背包大约三公斤,并不重,但是对一个登山的人来说,到现在这个时刻,什么都觉得重,连身上的衣服都是累赘了。如果可以,我都愿意脱下所有的衣物,赤条条地往上爬。这两个德国人说帮我背包时,他们很了不起,我很感动。他们身上的背包比我还重,我的旅行箱寄放在山下的旅馆,只带随身换洗的衣物,水和几样食物。他们是把自己这趟旅行的所有东西都放在旅行包里,背了上来,大概每人都有十来公斤。

登山犹如真实的人生,当大家都在爬坡,都在往上努力,谁都精疲力尽,有几人能够问你一声,我可以帮你背你的行囊吗?有几人能够在人生的路口,看到你的脆弱无力伸手拉你一把?他们不累吗?他们也累。说真的,这一刻我对他们充满了敬意和感激。

站峨嵋山的石阶上,我伸长双臂,恭恭敬敬地给他们俩打鞠,正正经经地弯下九十度的腰。他们脸色和善起来,说我不要客气,大家一起出来,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我苦笑一声,我只看到在艰难的时候被人背叛,被人落井下石,被别人嘲笑,甚至趁火打劫,而这些人大都是自己的亲人,信任的朋友。这世界上很少有人会在你落难的时候,主动过来问一声:你真不容易,我可以帮你背一下你的行囊吗?就连那位我结交二十多年的朋友,一口毁约时,你又能怎么样?难道要跟他打官司吗?漫长的诉讼和耗不起的纠缠,我承受不起。

年少时不知道真情难遇,现在经历人生的谷底和高峰,看透了人情冷暖,对这两个德国年轻人我有由衷的感谢!

“谢谢您们,真心地谢谢。我知道你们也很累,这个时候还能帮我背包,我真的感动。”我说,“可是你们德国人不是有一句谚语吗?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背包,上帝给每个人一个背包,我们都要自己背着自己的包裹,走完自己的路。”

我一说完,依达就用德语把我的意思完美地表达出来:jeder hat seine eines Päckchen zu tragen.

“如果我现在把我的背包给你们背上去,我感到羞悔。我可以的,虽然我看起来很累,爬得的确不快,可是我可以背上自己的包裹爬完山,请放心,谢谢你们这份心意。”

站在峨嵋山上,清晨的浓雾还没有散开,他们两个人望着我,我的发丝湿漉漉地贴在脸上,脖子和脸膛正滴汗水,一身狼狈不堪,目光却清朗坚毅。

“你也赢得了我们的敬意。”依达说。

 

路边的风景不可错过

 

我们笑着继续登山。他们继续走在我的前面,我继续按我的速度登山。

峨嵋山的山路不是直线的上坡路,我们要攀过一座座起伏盘转的山峰,就是说,我们爬上一个山峰后,还要从这座山峰的另一侧下山,然后又攀后面一座更高的山峰。当你累得要死,看到一个下坡的石阶,高兴地笑开花,可是还没有笑完,一条笔直的石阶就横在眼前,它通往另一座更高的山峰。喔,峨嵋山这些让我双脚发软的石阶啊,自从今日爬了这么多石阶,我想以后的岁月我看到台阶都直接跪倒,今天是把一生的台阶都爬完了。

山路上陆陆续续有人从我身边经过,已经十点钟,爬山的人渐渐多了,也有人从山上徒步下来。他们都看到了我的狼狈相,满脸通红,头发湿漉漉,满身大汗,爬十步歇一步,气喘得山林都震撼。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都很友善,他们深知其中崩毁的滋味,对我说:

“加油啊。”

“继续加油啊。”

“金顶在下雪,很美。快上去看看。”

天色渐渐明朗,山里飘着雾气,仙气缭绕我们三个人站在一个山峰的石亭里。马可说是白云,是白云飘过来,朦胧了峨眉山,我们都看不清山色,看不到起伏的山峰。我说是雾,白云是明净的,象棉花一样我们可以抓起来玩。“你抓过白云吗?”马可问道,我笑嘻嘻说没有。他说当飞机飞进白云里时,我们感受到的就是灰灰蒙蒙的雾气,雾象风一样吹过。此时,一阵阵的雾气正好扑面而来,打湿了我们的脸庞,那种感觉像是一阵温柔的春雨静静地落在夜晚的窗外。

峨嵋山云海

 

“如果从山的另一边望过来,就会看到我们这里白云飘柔,而我们就在云朵里。”马可如是说。

我觉得马可的解释有道理,我也愿意相信我们是在白云烘托下慢慢升上翠碧的山峰。多美啊,中国的神仙都是踩着白云飞行的,我们会不会也如此啊?我跟他们讲了孙悟空的故事,说中国有一只著名的猴子翻一个筋斗就是百万里,减速的时候他就踩一朵白云四处游玩。他们说在威海时看过一部电视剧,说有一个猴子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笑着跳起来,说正是正是,我们说的是同一只猴子。

峨嵋山一路到处有牌子提醒旅客小心猴子,据说峨嵋山的猴子很厉害,他们会抢旅客手中的塑料袋,会抓旅客的眼镜和帽子,诸多恶行,都让一路的牌子成为他们罪状的宣判书。而这一路我们都没有遇到什么猴子,很多小松鼠搭着树干,侧着身子,嘀咕噜地转动金黄的眼珠看着我们,一点都不怕人。还有一些小鸟在山里鸣唱,不时有成群的小鸟从天空飞过,像一条黑线从苍白的天空拉过。

我们先后到了高峰上的寺庙初殿,他们已经在大殿等我。依达等我爬上来,拉着我的手,摸摸我湿透的头发,目光充满了怜悯。我知道我的形象已经快要脱形了,也就是快不成人样了,累得只剩下喘气的份。山上清风吹,初殿这个寺庙坐落在群山间,四处白云飘飘,整个寺庙就像飘浮在银白色的云海里,周边的山峰只露出墨绿色的峰巅,群山翠岭的蘑蘑头像一朵朵绿莲静静地盛开在雪海里。江山如此多娇,气象如此万千,站在寺庙楼廊上,我们挥汗如雨,望着眼前的壮丽风光,俯瞰人间,豪情万丈。此情此景可遇而不可求,我恭敬地在寺庙供奉的神像前拜了三次,感谢峨嵋山的山神让我们看到他最美的一面,感谢大山的神气在支撑我走到这里。马可和依达问我,为什么中国人喜欢把寺庙建在山里?德国的教堂几乎都建在村落城市里,聚集在人群生活的中心,方便民众去礼拜祷告。我想了想,说,中国人也在城市乡村里修建寺庙,供大家平日里拜神。中国人也喜欢在山顶修建寺庙,因为神仙都住在天上,山顶的寺庙离神仙近一些,也更清静,心灵更接近神灵。

初殿佛坛,孔小梅拍摄

 

“在山顶寺庙拜神,神会更清楚地听到人类的祈求。”

我问德国人为什么喜欢在山顶上建城堡皇宫而不是教堂?马可和依达好像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举例说德国南部的新天鹅城堡。他们笑了,说德国的国王喜欢看风景,所以就把住宅建在山顶。

哦,原来是这样。

初殿这里有一株繁茂的茶树开满了深红的花朵,和寺庙的黄墙飞檐一起,像画一样美。我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泥地上落了几朵花瓣,我弯腰拾起。马可大步流星往前走,脸色不高兴,依达等我拍好照片,也从我身边穿过,大步去追赶马可。马可用德语小声地说:“她知道我们一路都在等她,她还慢悠悠地赏花。”依达低声说:“她也想享受一下美景,不是只是赶路。”然后就没有了声响。我一阵窘迫,是啊,我也知道他们一路在等我,从开始的等我十分钟,二十分钟,在初殿他们等我整整半个钟头,我才攀了上来。

我也想快,但是我已经尽力了。我停下来赏花时,那也是我歇口气的时候,也是一点登山的乐趣。但是对马可和依达来说,登上山顶才是他们爬山的终极目标,只有山顶的那一刻才会让他们开心快乐。所以他们拼尽全力,快速登峰,沿途不过是路过的驿站,多视无益。我却不愿意错过沿途的风景,停下脚步,欣赏美好的瞬间,我们的思维不同,也引起在登山过程中的冲突。

 

真诚的信任和扶持

 

我佩服他们的耐力和速度,也知道自己的体能无论如何不及他们的百分之五十,今天我的确拖累了他们。如果没有我,以他们的速度登山,今天就可以直达峨嵋山最高峰金顶。我知道我登山之慢,体能之差,完全出乎他们的想象。我外表看起来健康活泼,充满了朝气,在峨嵋山脚下的旅馆,他们初次遇到我时,看到一个活泼健谈有趣的女人,他们哪里想到我的身体能量和精神能量差别这么大,还劝说我和他们一起登山。

时间如果倒转,他们可能不会邀约我和他们一起登山。可是我跟他们一起来了,他们却没有因为我拖累了他们而丢下我,他们最终也没有半途放弃我,更没有因为我的缓慢而责备我。这个时候,他们完全可以说,那我们先走了,客气一点就说:我们在山顶等你。他们和我终归只是路途上萍水相逢的人,何况我是中国人,他们是德国人,国家离那么远,人也各自生活,过去没有关联,将来我们大致也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两个德国人没有放弃我,甚至看到我太累了,愿意背负我肩膀上的包裹。没有任何的承诺,没有任何的利益,他们却给我最真诚的信任和扶持。但凭着一点,这两个德国人的人品就值得我高山仰止。

又爬上初殿后山门一个亭子,他们早在那里等我二十分钟了。我双手握着栏杆,身子放斜,整个上半身压腿,这是我跟他们俩学的,大腿舒缓许多。马可也在一旁压腿,今天他穿一条体育裤,戴一顶军帽,运动鞋旧而粘满泥土,我的鞋子也是脏兮兮的,峨嵋山路湿漉漉的,山雾化成了水,石阶很滑,我都顾不上鞋子的事情了。依达脱下她的长裤,换上一条短短的热裤,用一块布条绑住额头,象一个古代的日本斗士。我们爬山爬到这时候,个个都是热得冒汗。我悄悄地问依达:“我走得太慢了,马可会不会生气了?”依达安慰我不要紧,再一次说要帮我背包。我笑了,握着她的手,谢谢她,再次坚持自己背包上山,而其实我心里有一瞬间快动摇了,真想把自己的包裹扔给依达。

可是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我既然背出来了,就要自己把这个包裹背上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