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秀德国】偶遇奇缘:与德国人和他们的驴狗一起爬峨眉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和德国人一起爬上峨眉山(一)

作者:孔小梅

 

作者徒步登峨眉山

 

去年春天和两个德国人相遇纯属偶然。

那天在峨眉山脚下一家旅馆,我在客厅里看书,一个台湾男子在跟一对外国青年男女聊天,台湾男子说他要夜登峨眉山,徒步上山,外面天下着雨,我有点不可思议,夜路在荒山野岭,他难道不担心的吗?台湾男子似乎不在意,他很感兴趣的是那一对外国青年男女竟然不是情侣,他一再地问:你们结伴旅行,难道没有…?他双手掌交叉手指,互相对压几次?那对男女不以为然,摇头说为什么不可以?

两个外国人告诉台湾青年,在中国男女一起旅行,一般就是情侣关系,做爱和旅行似乎是男女之间理所当然发生的事情。而在德国,(原来他们是德国人)好朋友也可以一起旅行,男女一起住在同一个酒店房间而相安无事。

台湾青年不甘心,指着德国姑娘问那个德国青年,问道:"她很美丽,我都动心了,你不觉得她漂亮吗?"

我到底忍不住,笑出声。

在峨眉山脚下遇到两个德国人,也是奇迹,他们听到我笑,就邀我跟他们一起聊天,这家旅馆会说英语的人没有几个,我们坐在一张长桌的两边,他们便从长桌那头挪过来跟我坐在一起。两个青年一个叫马可,二十五岁,来自德国北部的基尔城,一个叫依达,十八岁,来自南部的慕尼黑,他们到中国威海学习武术。我笑着说峨眉派的剑术高深不可测,届时可以拜师峨眉山的灭绝师太。因为我会说德语,两个德国人很开心,马上跟我熟络起来,跟我谈他们明天的登山计划,早上六点出发,搭大巴到万年寺的停车场,然后徒步登山。我敬佩有余,却不敢恭维,峨眉山山势高峻,从万年寺到洗象池山路都是直线上坡,爬到傍晚都不知道能否到达,而从洗象池到雷洞坪简直就是天梯了,我不可能徒步登山的,连想都不敢想。我的计划是上午九点坐大巴车到雷洞坪,然后住一个晚上,早上坐缆车到峨眉山金顶看日出,然后徒步下山。

德国姑娘依达和峨眉山的马,孔小梅拍摄

 

马可和依达坐到我的身边,跟我商谈起明天的路程。依达去旅馆服务台借一面大扇子,她一边走来一边笑着挥舞着扇子,黄色折竹扇子上有手绘的峨眉山地图。马可手指着万年寺,跟我说起他们的登山计划,他说话时一直用德文“Wir”,就是 “我们”的意思,他一直都把我包括进去了他们的登山队伍。我胆战心惊,我刚爬完四川青城山,那座青城山比峨眉山低了几万台阶,都把我累得人影脱形,喘不过气来,对峨眉山岂敢高攀?

“不行,我爬山太慢了,慢到你们无法想像,会拖累你们的。我还是坐车上去。”

“慢没关系,我们明天一整天都爬山,早晚都会爬上去的。”马可说。

“不行。我的体力太差了,我怕我根本都爬不到半山腰。”

依达说:“我们不试怎么知道?我们体力的极限也许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还是不行。”我无法改变主意,这个徒步登峨眉山的计划实在超出我的体力。可是我的心有一点点松动,德国人跟陌生人常保持距离,不轻易跟人交朋友,今天这两个年轻人却主动邀约我一起走一段旅途,真诚又热情。

“用你的双脚亲自爬山,路途上的所有风景最终都会让你感到值得,因为你付出了努力,你会更加感恩沿途的风景。”马可说。这简直是哲学。

“而付出努力看到的风景将让你一生骄傲,永铭心底。你还有我们,一起登山吧。”依达说。

峨眉山脚下这家旅馆,灯光温馨,灯光下的啤酒,外面的雨声,两个德国人热情期待的目光,都让我倍感温暖,萍水相逢,他们执着的邀约有一种真诚的力量。一个小时后,我的心松动了,能跟这样的人走一段路途也是我的幸运。我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他们两个人的手一起举起来,跟我击掌为约。

忽然那个台湾男子背着行李包从旅馆里间走出来,他不知道何时从我们的谈话里退出,悄然回房准备自己的行囊。他穿着雨衣,头上戴一顶照明灯,一路风尘仆仆出门爬山。我看看手表,夜里十一点,他出发了。

我们三人各自回房间休息。

一夜无眠,窗外的雨滴落在窗台上,天气报告峨眉山金顶在下雪,不知道明天雨会不会停下来?那个台湾男子不知道怎么样了?他会不会被山里的猴子掳走了?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半夜三更去爬山?今天偶遇的德国人,他们的出现改变了我的计划。我们常以为人生的路我们都可以把握,我们常以为顺着大路走下去一生也就这样了。可是上帝偏偏喜欢给我们惊喜和意外,某个路口出现某个人,完全改变了你的选择,改变了你的人生。

早上五点五十分,我下楼来,马可已经坐在旅馆的客厅,他在煮开水,我刚好带了一包速溶咖啡,两个人分羹一杯咖啡,捂热寒冷的早晨。玻璃门外黑蒙蒙的,雨水一直在下。马可暗金色头发在暖黄的灯光下发光,他灰绿的眼睛也闪着亮光,我们喝着咖啡,感觉稀薄的咖啡香在空气里飘扬,心情很好。依达出来了,背着大背包,穿着防水外套,我们三个人背着行囊出门了。

天下着细细毛毛的雨,旅馆深巷两边的住家透出微微的灯光。我们呼吸着清早的潮气,走在了无人影的峨眉市,外面黑东东的,什么都看不见,春寒料峭,山城的楼房飘忽在雨水里,很不真实,我们缩着脖子低头走在大街上,仿佛走在朦胧未醒的睡梦里。在峨嵋车站门口,两三个女人来跟我们兜卖塑料雨衣和雨鞋,依达买了雨鞋套在运动鞋上,我带了雨伞,登山打伞不方便,也买了雨衣,马可帮我放在他的背包里。

德国小伙子马可和峨眉山的小狗

 

在车站售票处排队买票时,天还蒙蒙未亮,峨眉车站已很嘈杂,很多跟团来旅行的老人大声地讲话,导游的黄旗举在人群里。我看到这些来爬山的中国老人,很受鼓舞,顿时有了登山的斗志。上车时,一辆四十三座的大巴只有我们三个人,另一辆开往雷洞坪的大巴坐满了人,我才明白那些老人不是跟我们同一路的,他们坐车直接登山看日出,真正爬山的只有我们三个。马可为了显示友好,他跟我坐在同一个座位(一个座位只能坐两个人),依达一个人坐我们后面。汽车在黑暗中奔跑,我们三个人在车里交谈,马可简单地跟我介绍徒步爬峨眉山有两条线路,我们走万年寺,息心所,初殿,华严顶,洗象池,雷洞坪这一条线。

我有种感觉,德国青年有备而来,他们已经研究好峨眉山的线路,而且有团体意识,这次行动是我们三个人一起,马可很认真地让我看了他手机里的地图,详细地告诉我这次的登山计划,对我这个新加入者体现了起码的尊重,也使我心生归属感。他没有对依达讲解,因为依达全然了解这个计划。这种态度跟中国文化很不同,如果我路途上遇到一群中国人,他们大概就是让我跟着他们玩,不会认真地跟我解释他们的登山路线。后来,我发现马可在早晨大巴上对我的介绍太有用了,因为半路上我们几乎走散,山上岔路又多,凭着我对我们路线的记忆,我和他们虽然走散了,但是我们终究在同一条线上,在山上某一点我们终究会会合,继续一起前进。

下车后,天色朦胧,万年寺停车场的商店都开门做生意了,卖水果的,卖小吃的,卖纪念品的,卖拐杖的,应有尽有。两个德国人到小店里买东西,我走上去看他们需不需要帮忙。他们从商品架子上取下苹果,花生,还有矿泉水,到柜台去付账。店老板用计算器给他们结账,完了指了指计算器的萤光数字,德国人看了数字付钱,全程不需要对话。依达塞给我一个大苹果,我感谢并接受了她的好意,刚才我在大巴上跟他们分吃我买的红薯饼。

在售票窗口,我们买了峨眉山的门票,一人185元,还不包括大巴和缆车。德国人嘀咕,在德国爬哪座山都不需要买门票,大自然是属于所有人的,外国人去爬德国的山也不需要买进山的门票,只有坐缆车才需要付钱。中国人把山围起来,旅客还要坐景点专门大巴到达大山,大巴的费用也是惊人的。“在中国爬山很贵。”依达,这个十八岁的姑娘有一双柔和的灰色眼睛,一米七三,比我还高,她把票收好,放进钱包里,对空气笑了笑。我也无奈地摇摇头,很有同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