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秀德国】从柏林到曼谷 爱如潮涌 不能欢聚就彼此祝福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咖啡馆

作者:孔小梅

 

一次跟同事陈梁从柏林出差到泰国曼谷,晚饭后我们一起坐车回酒店。半路上,他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的街景,突然喊司机停车,一边打开车门,一边对我说,他想去附近一家咖啡馆。我也没有什么事,便随他一同下了车。陈梁大概没有料到我也下车,站在街心,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我想一个人去走走。” 我有点愣住,看着他,倒吸了一口气,尴尬地笑了笑,转身打车。他反而拦住了我,说既然都下来了,就一起去喝杯咖啡吧,他认识一家不错的曼谷咖啡馆。

咖啡馆,孔小梅拍摄

//
情留咖啡馆
//

 

夜色下,曼谷很热闹,街上行人如水,街道两旁的商铺灯火明亮,路边有很多小吃摊。他带我走过几条街,来到一栋百货大楼前,一楼有一家咖啡馆,从外面看到玻璃窗内的客人坐在沙发上交谈,气氛温馨,环境优雅,门口挂着一个个灯笼,灿如红日。他进了咖啡馆,稍微在门口站了一下儿,眼睛眯起来,轻声道:“真好,还跟原来一模一样。” 他径自走到一个靠窗的沙发,坐了下来。我们点了咖啡,咖啡馆人不多,轻柔地放着钢琴曲,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梵高油画《星夜》,浓烈的色彩让咖啡馆也笼在一丝丝蓝光之中。我跟陈梁共事多年,他相貌英俊,老练深沉,业务精湛,是我们这一业界知名人物,在公司,我也颇忌惮他的精明老辣。但在那个晚上,也许夜色很温柔,也许咖啡馆的氛围让他有了倾诉的欲望,他跟我讲了在这个咖啡馆的一件陈年旧事,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

“那一年,我从温哥华飞来曼谷,打电话给她,说想见她一面。电话那头,她犹疑一阵,最后答应出来见我,约好在这家咖啡馆。放下她的电话,我兴奋了一夜,我很想念她,当时她已经对我很冷淡,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无法放下这段感情。她能答应出来见我,就让我有希望挽回这一段感情。第二天,我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这家咖啡馆,坐在我现在坐的这张沙发上,紧张又激动,心中想好了许多要对她说的话。我还准备了一张CD光碟,交给咖啡馆的老板。然后,她来了,站在咖啡馆门口,看到我,微微一笑,慢慢走来。看到她面容的刹那,我的脑袋一下子变得空白,之前想好要对她说的话因太紧张,都不知飞去了哪儿。她穿一条蓝底白点的连衣裙,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两个人寒暄一下。她没有化妆,素颜朝天,淡淡的笑容,宁静的眼神,一头秀发瀑布般披落下来。”

“大家很安静,气氛有一点尴尬压抑,我日日夜夜思念的姑娘,就坐在我的面前,我有满腔的话要对她说,却不知如何开始,抬头看她,她的目光游离飘忽,看往另一个方向,双手握在一起,放在桌子上。我忽然心酸,这双手不久前还紧紧拥抱过我,不久前,我们还无话不说,聊到深夜。我们爱过对方,彼此那么熟悉,可是今天,两个人坐在一起,却生涩不安,无话可说。她是没有什么话对我讲,我是有太多话却不敢讲,口舌变得木纳笨粗。大家喝完咖啡,她说她有事要先走了。我有点悲伤,却不想拦她。我飞过太平洋来看她,十七个小时的飞机,她能给我就是一杯咖啡的时间。"

“我对她说,我有一首歌给你,听完再走。她问哪一首歌,我笑着向咖啡馆柜台的老板做了个手势,他明白了,站起来,去放音乐。咖啡馆的钢琴曲消失了,停了一秒钟,我告诉她,我先上一下洗手间。在洗手间,我靠着墙壁,闭上了眼睛,心里很慌乱,感觉某样珍贵的东西就要从我身边溜走,而且是永远溜走,我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一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那熟悉的旋律响起来了,从洗手间天花板的音箱传了下来,一股难忍的心酸涌上心头,我的眼角湿润,想到我深爱的姑娘从此就要变成熟悉的陌生人,今生也许不会再见面了,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难受。”

 

//
《爱如潮水》
//

 

“我镇定一下情绪,才回到座位,回到她的面前。我有点害羞,一个男人,做了一件一辈子都不曾做的事:在咖啡馆放一首歌,为了一个姑娘。她坐在沙发椅上,先前的冷淡不见了,目光变得朦胧,眼神也温情很多。她说听到这首歌,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想起在温哥华的快乐时光,想起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我沉默不语地看着她,她温情脉脉地看着我,款款而谈,笑颜如花,一瞬间,我以为我认识的那个女孩回来了,不会离开我,不会变心,我死灰的心又复燃了一丝希望,我万里迢迢来到这个城市不就是为了她吗?我这个行动本身就已经表达了我的意愿,就是因为我爱她,我还要讲什么自尊?她不会不明白,从始至终我想要的就是一个她,除非她心意已绝,要弃我而去。这么多年,他还是了解她的,如果她爱上一个人,她会全力以赴,全心全意爱你,但是如果她决定不爱你,决定放弃你,你就是英国皇子,她都不会回头,连回旋的一寸余地都没有,她就是这样百分之百的女孩。你当初爱上的不就是她的敢爱敢恨吗?可是今天这种决绝的爱恨就要回过头来毁灭你了。她低着头,喃喃地说:‘谢谢你,陈梁,谢谢你。’我笑了,明白了一切,心中苦涩,明白一切无法挽回,不过,起码她对我说了声谢谢。”

“其实,我对她说,‘一个人从心底喜欢一个人,只要知道她过得好好的,幸福快乐,即使不能在一起,以后都不会见面,也会衷心地祝福彼此。’她低着头,脸色泛着感动的温柔,手轻轻拍着沙发。”

“‘我开车送你回酒店吧。’在咖啡馆的门口,我们告别时,她抬头看我,真诚地说。我故作轻松,克制涌上来的泪水,拍拍她的头,对她说:‘不用,谢谢你。我想一个人在街上走走。’”

“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她的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马路边。她打开车门,最后看我一眼,在曼谷川流不息的车流里,她洁白的面容温柔一笑,低头就要坐进车里,我突然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回事,就已经像一阵风般冲过去,站在她的面前。‘我可以拥抱你一次吗?’我望进她的眼睛,不可抗拒地问。她很镇定,眼神默默地望着我两秒钟,然后向前踏一步,轻轻地侧着脸靠在我的胸口,双手环抱着我。这个动作棒极了,让我的心头一暖,眼睛发热,我下颚顶着她的头,鼻子里满是她熟悉的洗发水味。我伸出双臂紧紧地拥抱她,我心爱的姑娘,没有见到她之前,我日日夜夜思念她,见到她之后,我忘掉了全部要对她说的话。今夜,在曼谷的夜幕下,我心凄楚,难于抑制,美丽的姑娘,让我紧紧拥抱你,最后一次拥抱你,满怀不舍地拥抱你,眼里满是泪水。”

“我一直站在大街上目送她的车远去,直到车尾的红灯消失在拐角,才一个人在街上漫走。那几条街都是我和她以前经常一起散步的地方,我不知所措地在街上走了好几圈,整个人空落落的,心里空虚无助,曼谷的霓虹夜色变得寂寞无比,不知怎么的,我又回到了这家咖啡馆,坐在原来的沙发上,点了一杯咖啡,看着窗外的人,看着窗外的车流,想到这个人和这个国家,以后跟自己再无关联,眼泪就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陈梁说完他的故事,眼神落寞,不自觉地看着窗外的曼谷灯火。他冷峻的下巴和落寞的眼神,在这一刻,生动而迷人。

“可以告诉我吗?你那一天放哪一首歌?”我轻轻地问。

“为什么想知道呢?不过一首我们喜欢听的歌。”陈梁喝了口咖啡,说。

“因为它打动了我。我们平凡人也有动人的时刻。你的故事让曼谷的夜色都美丽起来。”

他笑了,拿起一张餐纸,提笔在上面写了一行字,递给我,说:“我们走吧。明天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 我们走到大街上,陈梁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为我打开车门,他又变回那个干练的同事。在车窗的暗淡光线下,我打开了那张餐纸,《爱如潮水》跃然纸上。我悄无声息地折好纸条,放回口袋里,叹了口气。

“不问你为何流眼泪,不在乎你心里还有谁,且让我给你安慰,不论结局是喜是悲…….” 张信哲的歌声从台北飞到了温哥华,又从温哥华来到了今夜的曼谷,一路至爱永远是你。这是一个令人很难忘的咖啡夜晚,告别的方式有很多种,而陈梁的方式,任谁都无法不动容。我忽然明白,对他来说,应该是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咖啡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