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余悸:在忐忑不安中,我与病毒多次相遇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作者:丁恩丽
从2020年新冠病毒瘟疫席卷全球,我们每个人都在与新冠病毒周旋与搏斗。病毒看不见摸不着,到处都有。
 
尽管德国一次次封锁,但是感染率还是不断上升,对待病毒似乎这个国家也束手无策。那我们就如同在病毒的枪林弹雨中,一次次突围。而我们家也是在惊险中与病毒一次次地擦肩而过。 

 

回国探母

2020年9月,母亲病危,我不得已必须回国,都说在乘飞机途中被感染的风险很高,可是我闯了。

飞机上的装束是这样的
 
 
经历了住机场酒店的风险、在机场排队检验的风险,还有证明和认证齐全却在上机前几分钟才拿到入境中国的核酸绿码。
 
这一切都在挑战着我的承受力,而焦虑却是新冠防疫的大忌。然而我在挑战中成功穿过了枪林弹雨。
 
那个时候中国疫情早被控制住了,外国入境人员必须隔离14天,再次平安无事度过。
 

女儿同学感染新冠

 

当我在家陪伴母亲时,德国家里传来消息,女儿的同学被确诊新冠阳性。而且这个同学恰恰又是我们的邻居。就在被确诊的前一天,我女儿恰恰和她乘一辆车去学校。
 
同学被确诊的当天夜里,女儿才等到学校校长的电话:你必须在家隔离14天上网课。
 
我人在万里之外,这个消息与我是晴天霹雳,终究我们家还是没有躲过新冠的枪林弹雨。
 
中国这边,妈妈命悬一线我又无法离开。我心急如焚,每一天的等待都是折磨,天天微信问女儿的情况,而德国学校方面没有任何作为。
 
女儿被隔离了一个多星期后,才得到学校的通知,进行核酸检测。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得到测试结果:阴性。
 
半个多月才有结果,要是真的被感染了,黄花菜都凉了。不过还好,终究我们还是躲过了一劫。
 
女儿的同学,发热、流鼻涕还有咳嗽,甚至还有短暂的味觉丧失。但是,没有去医院,只是在家庭医生的指导下,隔离在家治疗。
 
与这位同学而言,这次的新冠感染,就像得了场感冒。

 

养女去表哥家玩

 
2020年12月,我回到德国。
 
这里的新冠病毒感染率直线上升,德国政府不得不执行硬封锁,而且还持续到3月7日。
 
在我们下萨克森州,学校延迟到3月下旬才开学。
 
就在这曙光即将来临之际,3月4日,我们家养女丽萨的表哥来电约丽萨去玩。我想孩子们在家闷得时间太长了,去就去吧。反正德国封锁政策规定,一个家庭允许有一个人来拜访,那么,丽萨去姨妈家不违封锁规定。
那天晚上丽萨回来很高兴,还带回来了姨妈做的意面色拉。我还给丽萨包了菠菜素包子,因为丽萨吃素已经一年了。一家人吃得热热闹闹,开开心心。

 

女孩们被隔离

 
第二天,3月5日,上午10点左右,丽萨从家里楼上打电话下来说:表哥学校在例行核酸检测,他被查出新冠阳性。
 
平地一声惊雷,就像一滴水掉进了热油锅。那一刻我惊慌了起来,悔不该让丽萨去她表哥家,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已经发生了。
 
怎么办?德国的防疫,令人一筹莫展,这个情况也不知道向谁汇报。那天又是周末,只能先让丽萨在家隔离。又因为平时女儿和丽萨接触太多,所以,女儿也只能在自己房间里隔离了。 
 
我的心啊!七上八下,终究我们家还是没有能躲过病毒的“暗枪冷箭”。唉!这一年过的什么日子呀?竟然如同坐过山车!本来静好的日子,说炸就炸了。
 
可是,我先生还是不在乎,我可是真焦虑,只好对他宣布:下午我就打电话给我们的医生朋友,他有一个化验室,我去问他怎么办?
 
先生看我要亲自出马,只好主动先跟朋友打电话了。

 

医生朋友说:丽萨昨天刚刚接触了患者,就算被传染的话,暂时也查不出来,要一个星期左右后再测试,才能知道是否被传染了。这个周末就这样隔离吧。星期一,他会把测试剂送过来,但是,要等5、6天后才能测。
 
唉!可怜的孩子,被关在房间不能出来了!

 

伺候两个姑娘

 
德国的这个疫情什么时候是个头?孩子们被关在家差不多一年了,这回范围更小了,只能呆在自己房间里!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疫苗什么时候才能打上?
 
我把我在中国隔离的那一套,原汁原味地搬来了。
 
我每天就像隔离点的工作人员一样,带着口罩送饭放在门口;她们需要什么打电话给我;每天自己测量体温一次。
 
刚好周末两个姑娘也没有作业,好像她们还蛮享受的,仿佛有手机万事足,只听到她们和同学们不停地打电话聊天。
 
我把这件事发在微信朋友圈了,国内家人得知后,显然比我更紧张,说:要是你们这样在中国,你们一家子,表哥一家子早就被带到专门机构去隔离了!所以,你们德国控制不了疫情。
 
我说:是的,我们也没有安全感。你们看,我们家不是一次次地被病毒威胁吗?我们现在就期待疫苗的普及。
家里人说:我们中国有疫苗,可是很多人还不愿意打呢?
在南京机场工作的侄儿说:机场领导求我们去打,我们这个部门就三个人去打。
 
环境不同,人的想法差别真是太大了。
我们在焦虑中度过了周末。

 

检测不准确

 
话分两头,那边丽萨表哥,对自己的阳性表示怀疑,因为,他啥症状也没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症状患者?他家里还有一个80多岁的外婆。
他们家也是被这个阳性搞得鸡飞狗跳,如临大敌,他们不想就这样束手就擒。
经过查找资料发现,学校的这个快速检测有20%不准确。于是,他又去医生那里做了一次测试,并且全家都进行了核酸测试。星期一下午,全家得到测试结果:阴性。
阿弥陀佛!两个女孩也解除隔离了,我们家已经三次和新冠病毒擦肩而过了!
新冠病毒还没有过去,疫苗还没有普及,我们还要在病毒的枪林弹雨里穿梭多久,我们要有多少幸运,才能继续与病毒擦肩而过?

 

 

图片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