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四顾】留德华创立的obike共享单车公司破产! 创始人跑路了?汉堡万辆单车大甩卖!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汉堡贱卖oBike自行车背后的故事

作者:顾强

编者按:

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以来,在中国风靡一时“共享打车”争相进入欧美市场。仅德国,就有好几家共享单车公司,比如:ofo小黄车、摩拜单车、oBike等。不知道是不是水土不服,这些公司在进入德国后,并没有得到德国人的欢迎,反而被德国人称为“经济白痴”。

随后,负面的消息接踵而至。先是ofo小黄车于今年7月宣布推出德国市场,本公众号曾对此做过相关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共享单车德国铩羽:ofo小黄车国内欠费,海外撤离!

【深度德国】深度德国:德国再提“黄祸论”,这与共享单车有何关?

【德国经济】你知道德国哪家企业最值钱吗?竟然就是它……

中国共享单车即将登陆法兰克福 五家中国公司前来探路

紧接着,oBike也突然宣布破产,创始人跑路,路边成排的自行车变成无家可归的“孤儿”,德国政府为此头疼不已,汉堡市政府甚至决定以低价大甩卖来处理这些自行车,引发德国“抢购自行车热潮”!以下是生活在德国汉堡市的、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顾强先生的报道:

汉堡的朋友这两天在忙啥?说来别不相信,都去买自行车了。啥!?买自行车?对!有些人一买就买好几辆呢。啊?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总部设在新加坡的无站式自行车共享公司oBike倒闭了。许多正好需要自行车的汉堡及汉堡附近的人都去买这家公司遗留下来的自行车了。

自行车共享公司oBike的自行车

为何设在新加坡的公司倒闭了,远在万里之外的德国却卖起了这家公司的自行车了呢?俗话说,说来话长,可这次却是“说来话短”。因为,从这家公司想进入汉堡市市场到它的倒闭仅仅才七个月。

据中国≪经济日报≫2017年11月刊登的消息说,记者从欧盟旅游协会获悉,11月份,oBike将在捷克共和国、希腊、芬兰、法国、匈牙利、意大利、挪威、波兰、葡萄牙和瑞典等十个国家推出共享自行车。在此之前,oBike已在奥地利、比利时、德国、荷兰、西班牙、英国、瑞士等欧洲国家开展业务。

可谁曾想,就在七个月后的2018年6月份,oBike突然停止了运营,随后宣告破产了。

oBike(车身颜色跟ofo小黄车同样都是黄颜色,在此暂且称它为另一家的“小黄车”吧)宣布破产了,在德国城市的“小黄车”怎么办呢?于是汉堡就出现了最近几日赶集般的买“小黄车”现象。

在汉堡边上的小镇Barsbüttel一间仓库内,停放着1万辆崭新的“小黄车”。这间仓库的业主是一个名叫Harald Ploß的德国人。他经营的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生产花园家具,然后将这些家具在德国销售。2017年,oBike将1万辆“小黄车”通过海运集装箱运到了汉堡。一个中介人找到Harald Ploß,询问是否能将这些“小黄车”寄放在他的仓库内。之后几个月,Harald Ploß一直没收到他出租仓库的租金,于是便打电话给oBike,但oBike公司的电话号码已经无法接通了。此时,oBike公司已经于今年6月份在新加坡停止了运营,随后申请破产。

Harald Ploß仓库现在堆着10000辆自行车

 

oBike公司破产后,这1万辆自行车被瑞士的一家名叫Umzug24的公司买去。Umzug24公司便委托其合作伙伴Osman Tazik公司处理这一万辆“小黄车”。至今为止,6000辆已经卖给了一家挪威公司。

Harald Ploß老先生得到了200辆“小黄车”。他将50辆贡献给了位于莱比锡附近的一家难民营,另外150辆还不知道有谁能得到。剩下的3800辆从本周一(8月13日)开始正以每辆69欧元的价格在出售。于是,许多中国朋友都去买车了。

微信朋友圈都在传

前天,一位朋友去买了一辆“小黄车”,她告诉大家买来车后请千万不要使用车上的原装锁锁车。其原因是开锁需要通过蓝牙与手机连网,人家公司都倒闭了,开锁的网络服务也就终止了。笔者好奇,也寻找到了oBike的官网,其德文网址为https://www.o.bike/de/,官网虽然还存在,但不能点击下载其租车用的App了。

还有其他朋友也都去买车了。当她登上去Barsbüttel小镇的公交车询问站名时,司机就问她是否去买“小黄车”?待她买了之后再搭乘另外一辆公交车回汉堡,不料司机主动说到他夫人也买了一辆。在回汉堡的公交车上,一共搭上了四辆“小黄车”。结果她在汉堡换地铁时,地铁站上的一名老妇人好奇地询问:“你也去买了小黄车了?” 看来这几日买“小黄车”在汉堡竟然是世人皆知啊!

朋友坐火车带回来的“小黄车”

 

oBike的联合创始人石一是与德国有渊源的年轻人,在此不妨说说他的故事。

石一于1989出生在上海。在他出生的当年,他的父亲离开了上海前来德国攻读日耳曼和英语文学专业。两年后石一的母亲也来到了德国。石一在其上海的外祖父母家一直长到11岁,之后也来到了德国。当时他的父母在德国的城市Neu-Ulm经营一家中国餐馆。石一进入德国学校后是该校唯一的中国孩子。当时,他不会德语,他的父亲给了他一本中德字典和一本20年的德语语法旧书。放学后他就在家努力学习德语。在学校他抄写老师写在黑板上的内容,回家后就查字典搞懂他课堂上没有听懂的内容。一个月后他能用简单的德语与人交流了。在他13岁时,他的父亲送给他一台用过的手提电脑,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是Neu-Ulm市的公共图书馆。他每天下午还在父母的餐馆里洗碗。他也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图书馆利用无线网络上网查看他要看的东西。他也学会了几门计算机语言,学会了怎样编写网页。他发现可以帮人家建立网页而获取报酬。14岁的时候他创建了一个网络论坛,从而从谷歌获得了250美元的支票。到了16岁的时候,他已经建立了30多家网站,每个月他能获得4000∼5000美元的广告费。2007年,18岁的他进入了法兰克福歌德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但是,三个学期后他辍学了。他不是不能坚持大学的学习,而是他的网页建设、在线促销、网上贸易事业发展的越来越大了。2009年始,他乘着航空公司的商务舱开始涉足国际市场,并首次前往新加坡。

从此之后,持中国护照和德国居留的石一便开始萌发了在亚洲发展的念头了。他对新加坡情有独钟,2017年初与三位合作伙伴在新加坡创办了共享脚踏车oBike。公司成立后的短短9个月内,oBike这家起步公司不但攻进了11个国际市场,包括韩国、马来西亚、泰国、澳洲以及欧洲多个国家,还在2017年8月的B轮融资中获得4500万美元(约6052万新元)注资,创下东南亚有史以来最高数额的B轮融资金额。

现在太多的原oBike客户都想找到他,问他要追回49新加坡元的押金。但是,谁也不知道,石一现在在哪…….

除了汉堡,慕尼黑、法兰克福的城市也对面临着如何处理“oBike小黄车”的问题。慕尼黑目前大约有7000辆,政府很生气,把这些车当成是城市垃圾,要求招募志愿者处理这些“自行车垃圾”;法兰克福市政府正在考虑把城市中停放的数百辆自行车送给慈善机构或是拍卖。

现在,网上甚至有人提议,把路上这些共享车的锁撬开,把车统统拿回家,反正留着也是占地方。“热心”的网友还专门发布了撬锁方法,图文并茂,简直太专业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