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四顾】世界母语汉堡大汇集 不要让你的母语消亡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记汉堡第5届国际母语日活动

作者:顾强

汉堡第5届国际母语日活动于2019年2月21日至24日举行。

1948年,巴基斯坦政府把乌尔都语作为巴基斯坦唯一的官方语言,这一决定引发了东巴基斯坦民众的抗议。在孟加拉语言运动中,有五名学生于1952年2月21日遭受军警枪击死亡。1999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0届会议决定将每年的2月21日定为“国际母语日”。国际母语日自2000年以来每一年都会举办,以促进世界和平和语言多样性,并保护所有母语。

2月24日,周日,汉堡教育部长Ties Rabe出席了在阿托纳Altona区政府大楼内举办的活动并致辞演讲。身着中国民族服装的汉华中文学校汉华少女合唱团代表汉堡市华人及各华语社团在会场演唱中国歌曲《弯弯的月亮》和《青花瓷》。

汉堡教育部长Ties Rabe先生

据联合国介绍,由于在自我认同、沟通、社会融合、教育和发展方面所蕴藏的复杂内涵,语言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然而,语言所面临的挑战或全部一同消失的威胁正日益严峻。当语言消逝,世界上丰富多彩的文化多样性也随之褪色。此外,我们也失去了确保更美好未来所需的宝贵资源——机遇、传统、记忆、独白的思维和表达方式。

据语言学家估算,世界上约6000种语言中,至少有43%濒临灭绝。在教育系统和公共领域中占重要地位的语言,实际上只有几百种;数字领域中使用的语言,更是不到100种。

Altona Rathaus

语言是保存和发展人类物质和非物质遗产最有力的工具。各种促进母语传播的运动,不仅有助于语言的多样化和多语种教育,而且能够提高对全世界各语言和文化传统的认识,以此在理解、容忍和对话的基础上,促成世界人民的团结。多语言和多文化社会通过多种语言以可持续的方式传播和保存传统知识和文化得以存续。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介绍,世界上每两个星期就有一门语言消失,并带走与之关联的整个文化和知识遗产。随着越来越多的语言从世界消失,语言多样性越来越受到威胁。在全球范围内,40%的人口无法用他们所说或所了解的语言(母语)接受学校教育。尽管如此,以母语为基础的多语言教育正在取得进展,在公共生活中推广多语言的努力日趋多见。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多语言教育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学前教育阶段。

在周日汉堡的“国际母语日”活动上,活动的赞助人、汉堡大学国际和跨文化对比教育科学研究所名誉教授Ursula Neumann女士说到,在汉堡有大约200种语言存在,世界上不包括方言有6000∼7000种语言。在汉堡,有30∼50%的家庭是多语种(2种及2种以上)家庭,但是在汉堡只有5%的中小学学生能学到他们家庭来源国的语言。柏林是汉堡的榜样,在柏林有32所公立学校提供9种语言课程。

汉堡大学国际和跨文化对比教育科学研究所名誉教授Ursula Neumann女士

汉堡教育部部长Ties Rabe在发言中说到,威廉·洪堡说过,“语言是走向世界的钥匙”。人们都说德语是最难的语言之一,就在几年前,汉堡的邻州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颁发了一项有关牛肉标贴监控的法律≪Rindfleischetikettierungsüberwachungsaufgabenübertragungsgesetz≫,这一词汇竟然有63个字母!难怪一位美国作家说德语是会令人发疯的语言。他还说到,德语里面一些谚语可以让外国翻译手足无措,如mit dem ist nicht gut Kirsche essen*(1),还有jemandem nicht das Wasser erreichen*(2),Man fällt es auf Wolken *(3); Da haben wir jetzt den Salat! *(4) 。

接着,他指着身前演讲台上的阿托纳城徽说到,阿托纳的城徽与汉堡不同的是,它的城门是畅开的。借此他比喻这里是一座开放的城市,既欢迎外人进来,也鼓励从这里走向世界,汉堡是港口城,是德国通往世界的大门。以上事实也给政府带来挑战,在汉堡的中小学校里,有50%的学生直接来自外国或者他们父母中有一方的根在外国。因此,有27%的学生在家中不讲德语。汉堡小学4年级的毕业生中有1/5的学生不能正确阅读德语文章。在他与其它州的教育部长联席会议中,有一些部长都说汉堡教育部难度大,有些州外国学生的比例只有10%。对于教育部来说,让有外国根的学生掌握好德语是他们教育部的任务。

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如果他家移民去其它国家,他当然也想保持德国文化的传统,圣诞节时能够继续会唱德国的圣诞歌曲。

他指出,外裔人来到汉堡,带来不同的文化、语言,这不会造成社会的贫穷,反而使得社会变得更加富裕(全场掌声)。

继续说到,汉堡政府绝不会关闭城门,而是让其继续保持敞开。教育部也会充分考虑让外裔孩子有机会学习母语。如果有15%的家长提出要求开设他们的母语课程,教育部就会争取去做,也可以让某种外语成为中学毕业考的考试科目,他不久前就看到有中文替代其它语言作为高中毕业考试的一门科目。他也看到,有些外国领事馆在给中小学生提供语言课程,他感到这是教育部的缺口,这应该由国家(公立学校)来办。外裔人来到汉堡给当地社会创造了财富,作为政府尊重外裔人的愿望,大家共同生活在这座有着美好生活价值的城市中。汉堡拥有360所公立学校、15000名教师、20万学生,遗憾的是,并不是都做的很好,我们看到这点,我们在攻克。

2月23日,周六,在汉堡的易北爱乐音乐厅举办老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100周年冥诞纪念活动,在1500名参加者中有现任总统施泰因迈尔、老总理施罗德和多名知名人士,活动的主持人是有着印度血统的汉堡记者Julia-Niharika Sen,她是北德电视集团汉堡新闻节目Hamburg Journal主持人,她就是一个很好的融入典范。让我们大家共同在汉堡感到幸福,你们的母语属于汉堡。

会场外的大厅和走道内,许多国家的民间团体和语言学校向来宾展示他们的活动,并提供各国特色餐饮。来宾们互相交流母语的传承和教学经验。

笔者注解:

* (1.) mit dem ist nicht gut Kirsche essen,若是中文直译则为“与某人无法吃樱桃”。其实它的意思是“与某人很难相处,你最好不要与他搞。” 句子出处:某些人吃樱桃肉后将樱桃核往你身上吐,以此作为对他人的屈辱来显示他的优势。

* (2.) jemandem nicht das Wasser erreichen,意思是达不到其他人的水平,没有竞争力。

* (3.) Man fällt es auf Wolken 字面直译为“跌到云上”,准确的翻译则是“大感意外”。

* (4.) Da haben wir jetzt den Salat! 字面翻译为“我们现在有沙拉吃了!”,其实是指没有做好一个过程而遇到糟糕的结果。如,由于疏忽大意,现在搞得糟糕透了。

分享: